挥舞的拳头引发出道道拳风。

  常人可能看不出二人的交手究竟孰强孰弱,但眼光毒辣之人,却是能够精准的看出安宇杰此时落入下风,拳法杂乱无章,输赢,只是魏如风一念之间的事。

  “我说过,你不是我的对手,但你为什么就是这么蠢呢!”魏如风阴喝道,然后左手化为一掌刀,就要劈上安宇杰的后脑勺。

  掌刀打向安宇杰后脑勺,却被一道突然散发而出的金光弹飞了。

  “嗯?这是个什么功法?凭我纪家的底蕴都是没有记载,你这个出身卑微的小子怎么可能会有?”魏如风道。

  安宇杰听到魏如风自称纪家,疑问道:“你说你是纪家的人?可你明明姓魏啊!”

  魏如风看了一眼安宇杰,道:“既然被你看出来了,那我就告诉你吧。我是纪家的护卫队副队长,魏如风。而纪冰冰,是我纪家的大小姐。我来帝星学院也是负责保护大小姐的安全。”

  听到魏如风的一席话,安宇杰和魏如风逐渐化敌为友,毕竟魏如风来自纪家,而且魏如风也是为了保护纪冰冰才出手打伤的迁变和白一卿。

  虽说魏如风有些冲动了,但是魏如风当初可能也是认为安宇杰想要对纪冰冰图谋不轨方才出手打伤迁变和白一卿。

  接着,魏如风又问道:“你刚才施展的是什么功法?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

  安宇杰挠了挠后脑勺,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前些天身体发生了异变,然后就这样了。”

  见安宇杰不说,魏如风也没有多问。

  “告辞!”说罢,魏如风化作一道风跑了出去。

  安宇杰看着魏如风离开的身法,有些惊羡。

  安宇杰从床底下将熟睡的五行拖了出来,然后对准五行的头就是一阵爆栗。

  五行吐出蛇信子表示自己的不满,但安宇杰却是将之忽视,最后五行迫不得已将安宇杰缠住才逃脱。

  “如果不是你个崽子睡着了,我才不会被魏如风偷袭呢!”安宇杰骂道。

  五行将身子盘了起来,道:“谁让你笨呢?”

  口吐人言!没想到五行已经达到了口吐人言的地步,这可是七星魔兽方才能够达到的地步,没想到才几个月时间,五行就已经达到了口吐人言的地步!

  “五行你晋级成了七星魔兽?”安宇杰问道。

  更Uq新@最pf快$!上dl酷匠*t网f

  五行摆出一道唯吾独尊的样子,道:“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安宇杰大笑,五行可是他的一大助力,如此一来,安宇杰又多了一些底牌。

  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株殒蛇花,撕成几份后递给了五行。

  五行眼中尽是贪婪,安宇杰才将殒蛇花放下,五行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之吞食了。

  将殒蛇花吃完后,五行又爬到了床底下休息了。

  “真是条懒蛇!”安宇杰大骂道。

  走出宿舍将门带上,然后安宇杰走向了学院练武台,准备在这练习一下最近学会的几套功法。

  练武台是每个学院都会准备的,用于给学员温习自身所习功法,类似于武库中的擂台。

  “喝!”疯狂的施展着震天杀、十字快剑、裂天掌、天圣崩、屠妖掌、破天指等功法,而玄气竟是没有枯竭这正是练武台的奇效。但是一般懂得铸器术之人,就能够明白其中的玄妙,乃是运用了一种特异石头,由武圣之境注入一丝玄力,便能永恒恢复玄气,但是这种东西却是不能够移动,需要在一个地方固定三天左右才能使用,否则,大路上也就不会出现玄气枯竭而被杀的事件了。

  渐渐地,安宇杰的疯狂施展,引来了大多数人的围观。

  “嘿,没想到这安宇杰还不错,你看,这十字快剑施展的,那叫一个行云流水,好像已经领悟了剑气吧?”

  剑气,乃是由剑器本身散发的气息,练习至大成,剑身可出现一种霜气,而剑气之上,就是剑意,威力不用多说,即便是小小的武君,也能越级挑战武王!

  安宇杰对于剑气的领悟,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近乎接近了小成。

  “哼,小猫小狗也敢卖弄。”冯昊然冷哼道。

  显然,冯昊然并没有发现安宇杰已经领悟了剑气。

  冯昊然跳上练武台,拔出一柄浑身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剑,道:“我这把剑乃是一柄六品武器,乃是由学院铸器大师蒋青峰大师亲自出手铸造的。你那柄七品武器,在我面前不值一提。”

  不待安宇杰回话,冯昊然便是施展武技。

  “青炎杀!”化作一道青炎的冯昊然极速冲向安宇杰,很快便来到了安宇杰面前。

  冯昊然就要击中安宇杰,安宇杰却是侧身一剑,刺中了冯昊然左臂。

  左臂流出的鲜血,以及剧烈的疼痛,使冯昊然无法继续使用青炎杀,当下只能作罢。

  紧接着,冯昊然大喝一声血龙杀,变成了一条血腥的大龙。

  只见冯昊然在安宇杰身边快速地奔跑,由于速度太快,竟只能看见一道血腥的屏障。

  安宇杰使出十字快剑,并旋转,直接破掉了冯昊然的血龙杀。

  被安宇杰攻破,冯昊然显然还是不甘心,当下便是冷笑道:“小子,几天不见有所长进啊!既然如此,那就试试我新学的剑法吧!这可是蒋青峰大师亲自传授与我的。”

  闪烁金色光芒的剑,剑身忽然间盘绕一条血龙,样子甚是可怕!

  “万兽剑法!”冯昊然喝道,旋即一剑刺向安宇杰。

  噗嗤!

  安宇杰中剑后又结结实实地挨了冯昊然一记重腿,只觉得喉咙一甜,然后喷出一口鲜血。

  这一下,安宇杰却是被彻底激怒了。冯昊然先是伤他兄弟,又是伤了自己,二者结合,安宇杰更是想要将之斩杀。

  “傻X!为什么偏偏要招惹我?路那么宽,你为什么偏偏要来招惹我!”安宇杰近乎疯狂了,一拳接着一拳向冯昊然挥去,冯昊然挡下记记重拳,却又要马上挡下安宇杰的重腿。

  疯狂!

  每一记重拳重腿都打向踢向冯昊然要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