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非二人相互看了看:“前辈将上册和下册分开交给我们,应该也有着寓意,他见过因为利益厮杀,他想让我们进行抉择,是我杀了你,或者你杀了我,将金册合二为一,还是和平的解决这事。”

  沈乐一,急忙将下册交给韩非:“别,我可打不过你。”韩非笑了笑:“逗你呢,你先学吧,我需要整理的东西太多了,暂时没时间学。”

  说着将上册交给沈乐一,这也算是一种完全的信任吧。

  开玩笑,肯陪着自己跳崖的沈乐一,韩非怎么可能对他吝啬,即便沈乐一将兽神真诀独吞,韩非也不会说什么。

  韩非:“分开找吧,只拿对自己有用的,如果用不到的千万别拿,一定要对得起前辈的那句,人品肯定。当然,以你的身份,不好的东西,你也不削去拿。”

  沈乐一:“那是自然。”

  分别在建筑群中寻找起来,只不过找来找去,几乎都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路过一个凉亭,韩非脚步停了下来,看了看棋盘上的棋局,数了一下子数和步数,应该到白棋走的了。

  仔细的思索了一番,并且在伏羲的指点下,拿起一个白子,放在棋盘上的一个点上。

  哗,棋盘瞬间亮起一层光芒,同时在桌子旁边摆放着的,冒着热气的茶杯,突然发生异响。

  韩非低头一看,茶杯里面的茶水居然在逐渐减少。

  这TM可把韩非吓了一跳,这也就是在这个世界,如果是在原来的地球,韩非能直接被吓晕过去。

  只见棋盘上的光芒逐渐消失,连带着连棋盘都消失了,最后里面出现一个棕色的小盒子。

  小盒子足有半米长,巴掌宽。

  韩非缓缓的拿起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是一把精美的金色短剑。

  短剑长约半米,通体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精通炼器的黄帝说道:“上品的后天灵宝,还算不错,以后用它来破防,还是一种不错的选择,当然,也可以用来与你的残剑融合,让残剑的品级提升。”

  “不过目前来讲,暂时还没那个必要,即便给你提升到中品灵宝,以你的实力,也根本驾驭不了。”

  韩非被浇了一盆冷水,顿时蔫了下来。

  不过得到一个上品后天灵宝,还是令韩非很是高兴。

  “谁说下棋无用?好在我这么多年,对下棋还有些研究,否则想要取得这把短剑,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看来这里的宝物想要取走,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足足在这里徘徊了好几个时辰,韩非也才得到一把短剑,和一个珠子。

  装珠子的盒子的介绍写到:“风血珠,七十八级风系妖兽风血兽的内丹。武者佩戴身上,可吸收风血珠上的风属性力量,提升自身的风属性功法和风系威力。”

  韩非低声道:“风属性?”

  本来看到介绍,韩非想要将其送给沈乐一,但转念一想,沈乐一的风系加持已经够多的了,况且他还不是风系武者,风血珠给了他,还真是浪费。

  而且韩非想到了另外一个可以赠送的人,她才是真正的风属性武者,更加需要这颗风血珠。

  将风血珠收起后,韩非又在一个茅草屋中,找到了一株散发着光芒的仙草。

  韩非惊叹道:“幻兽宗都消失多久了?这株仙草居然还是这么生机勃勃,表面还有灵气流转,肯定不是凡品。”

  炎帝:“至源升魂草,七品草药,炼制七品丹药所用的。”

  韩非又问出了惊人的话语:“我能现在吃吗?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炎帝早已经见怪不怪:“可以,而且对你来说直接吞服比炼丹的效果好。毕竟你修为低。”

  韩非低声道:“如果直接吞服,我能有什么变化。”

  炎帝:“至少提升五级。至源升魂草是对魂力的提升,而魂力却是限制武者快速突破的主要原因,其次才是肉身。”

  “但你的肉身远高于同级武者,这也是你的优势,所以只要提升魂力,那么境界突破也就没有什么束博了。”

  韩非拿着这株至源升魂草有些犹豫。沉默半晌,还是将其收了起来。

  韩非:“我刚刚突破到聚灵境十重,而且短期内应该还会突破,大境界上,我不想依靠外力,所以等我突破到武元境的时候再说吧。”

  炎帝:“群主能有这种觉悟最好。”

  将至源升魂草收了起来,继续在建筑群中寻找着自己需要的东西。

  只不过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正在寻找的韩非与沈乐一,突然被一阵光芒所包裹。

  当光芒散尽之后,韩非和沈乐一便出现在了起源沙漠上。

  而且根据位置的判断,这里就是两人进入的入口,只不过那个深坑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还是无尽的沙漠。

  沈乐一惊叹道:“如果不是我得到的东西没有消失,我真的以为这一切就是一场梦。”

  韩非:“我又何尝不是呢?灵柩,真的是强大的可怕,即便这样强大的幻兽宗,都被灭了,可见对于我们来说,现在的境界也仅仅只是开始。”

  说着韩非充满憧憬的看着天空,他太喜欢这个世界了,一切充满了未知,却让他热血沸腾。

  上一世,自己做惯了乖孩子,上大学,考博士,做研究,如今韩非才发现,其实骨子里的自己,也是个好战分子,喜欢这种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

  “走吧!”

  沈乐一:“去哪?”

  韩非低声道:“去做一些该做的事情。”

  只不过韩非刚刚将仙鹤召唤出来,却发现身后传出扑通一声。

  韩非疑惑的回头,只见沈乐一跪在了自己身前。

  沈乐一:“老大,如果有朝一日,你打败了我父亲,能否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他一命?乐一愿誓死追随你,永远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韩非眉头一皱:“乐一,你先起来。”

  沈乐一摇了摇头。

  韩非叹道:“你起来吧,我答应你。其实这些天我也很纠结,一个是你父亲,一个是萱萱的父亲,他们欲要对我下杀手,我如果有能力杀他们,又不能不顾及你们的存在。”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两个会不会顾及你和萱萱的存在而不杀我?”

  沈乐一沉默了。

  韩非说道:“我只能答应你,到时候我尽量不杀他,如果他冥顽不灵……”

  缓缓的将沈乐一扶起,意味深长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