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身上有没有什么灵器仙器神器的。”胸毛道:“快帮我把这锁链斩开,锁链是灵器品质,宝器没有用的。”

  “我有太一神剑,不过玄气不够,指挥不动。”杨让老老实实的道。

  “你个白痴,怎么做宗主的,人家炼骨期就能用神器了,你炼骨期连个仙器都用不了。”胸毛品德非常差啊,动不动就骂人,杨让现在明白他师傅为什么要赶他出门派了,连杨让都想把他轰出去。

  “谁炼骨期能用神器,不可能。”杨让当然不信。

  “黄正就可以。”

  “黄正是谁?”

  “是你大爷。”

  “握草。”

  “你个白痴。”

  “---”

  杨让很无语,要不是看他被绑在那里,真想揍他。

  “白痴,白痴---玄幻宗的脸都被你丢尽了。”胸毛不停的在骂,好像看杨让很不顺眼。

  “够了啊。”杨让怒了:“别以为你是长辈就能骂我,再骂我翻脸了。”

  “哟,小子还有脾气的。”胸毛笑道:“我这人说话就是这样,你要是听不贯----有种你打我啊。”

  “拷。”杨让忍无可忍。

  杨让捏着拳头,走到胸毛身前,他那贱贱的表情,非常欠揍。

  “打我啊,打我啊---”胸毛很贱,不停的求杨让打他:“不过不准打我的脸,我胸毛哥,靠脸混饭吃的。”

  “----”杨让气的不行,想来想去,终究是他师叔祖,跺了跺脚,走到边上,气鼓鼓的坐下。

  胸毛见杨让不理他,又来逗杨让。

  “你,哪个啥,你叫杨让是不是?”

  杨让不理他。

  “我说你白痴,你是不是不服气?”

  杨让咬咬牙,忍住。

  “你个白痴,说你白痴,你还不服。”胸毛又破口大骂。

  “闭嘴。”杨让朝他怒吼,真的快到忍不住的地步了。

  “你就是白痴,S叉,白痴,S叉---”胸毛大声骂。

  “你说你被人骗了多少次?杨家村被玄幻宗的骗了吃毒药,带着萧凡杀老炎,长生鼎被太上秘籍拿了去,我问你,你不是白痴是什么?”

  “----”杨让一下子呆在那里。

  “我骂的你有错?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普通人,以后可能要进入玄门的世界,玄门的世界处处险恶,你为什么这么容易相信人?”

  “麻婆说是我女人,你就信了?丁寡妇说是我女人,你也信了?”

  “我说我是胸毛,你也信?你怎么知道我就是胸毛?万一我叫腿毛,脚毛呢?”

  “----’杨让继续呆在那里。

  “人家说吃一堑长一智,你被人骗了这么多次,还不张记性?你不是白痴是什么?”

  “你这种人到了恒古大陆,三天不到连法宝都被人骗光,四天不到就横尸街头。”

  “恒古大陆是什么地方。”杨让呆呆的反问。

  “S叉---”胸毛回应杨让两个字。

  “我说恒古大陆,你就问我是什么地方,你怎么知道我是不是骗你的?”

  “---”杨让几乎崩溃,不知道说什么好。

  “如果你是普通人,不要相信耳朵听到的,如果你是玄士,就算眼睛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

  “玄门的世界,诡异多变,人可以变鬼,鬼可以变人,你看着是人,很可能他真是条狗,动物也能成就玄士,野兽也会学有神通,眼睛看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的,现在别人说什么,你就当什么,你不是白痴,谁是白痴?”

  “那我怎么办,以后别人说的话都不相信?”人与人之间交往,最重要的是信任,杨让什么话都不信,那还怎么生存?

  “不是不能相信,是不要轻易相信,你太容易相信别人。”

  凭良心说,虽然杨让讨厌胸毛骂他,但是他说的话,如灌顶醍醐提醒了杨让。

  一直以来,杨让都太容易相信别人,尤其是见到漂亮的女人,更容易心软。

  “你骂的对,我就是白痴。”杨让终于低下头。

  如果杨让不是这么相信丁寡妇,他的长生鼎也不会被她拿走。

  丁寡妇不过抱了抱杨让,杨让的心就软了,放松了警惕。

  “我知道你嘴上服气,心中不服,一定要说我也被丁寡妇暗算了。”

  “你知道吗,丁寡妇十六岁就跟了我,跟了十二年后,等我到了太一山,才出手暗算我,你知道她多能忍?”

  “拷。”杨让闻言倒吸一口冷气。

  一个女人跟了你十二年,肯定是当亲人一样。

  “我要不是来太一山,她就一直隐藏下去,她也从来没提过太一山,是我自己要来太一山上玩的,结果被她和萧凡偷袭。”

  “玄门的世界比你想像的还要可怕,不是至亲至爱的人,都可能变成敌人,一件法宝,一套功法,都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思想,就算是亲人,有时为了一件法宝都会出卖你。”

  “我现在是教你,教你将来,怎么在玄门的世界生存下去。”

  “玄门世界生存法则只有一条,适者生存,实力为上。”

  “只要有强大的实力,就不怕任何阴谋诡计。”

  “你懂了没有?”

  “懂了,谢谢师叔祖提醒。”杨让不停的点头。

  胸毛虽然没什么品德,人品又差,喜欢骂人,但是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

  “孺子可教也---”看到杨让这时的表情,胸毛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

  “王大鹏这斯虽然找了你这蠢货当徒弟,但总算为我们玄幻宗留下了血脉。”

  杨让眼观鼻,鼻观心,就当没听见他骂自己的话。

  “师叔祖,那我们怎么办,怎么出去?”

  “你急什么---”胸毛道:“太一山这件法宝是从天外星河落下,本来就不是太一教的法宝,他萧凡以为改个名字就是太一教的东西了。”

  “要运用太一山,有两个条件,一是要大量的极品晶石,二是要大量的杀人血祭,还要杀道门中人。”

  “萧凡没有晶石,只有靠杀人血祭。”

  “你刚才帮他杀了许多人,所以使他能运用太一山。”

  “但是无论用晶石还杀人,都和用电器一样,充进去的电用完了,他就要重新充电。”

  “天下道门高手今天被你几乎杀绝,他想以后充电都难,如果我没猜错,太一山在他手上,最多还能用几天。”

  “就这几天,他一定会来对付我们。”

  “他们会怎么对付我们?”杨让傻傻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