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我们回猎妖佣兵团。跟好我。”天年淡淡的说道,脸上出现了一抹满足的笑容。

没有人知道问鹰此时想的什么,眼神凌厉,少了几分受伤后的颓废。

两个人站在火刃上看着地下来往的人群,不免心中想起来在南山杂役处的日子,想起来浪里这个小瘦子,还有云霓姐姐。脸不自觉的就红了起来。

时间这样一分一秒的流逝,猎妖佣兵团的府邸出现在2位的眼前。

只看见问清一个人站在了门外,眼圈有一些微红,怕死刚哭过不久,咬着自己的嘴唇,就这样呆呆望着。

“问清我回来了。”

问鹰故意把声音提高了几分,问清听到急忙的跑了过来。、

天年带着问鹰降落到地面上。

问鹰急忙跑女儿的身边,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是为父让你担心了,以后这整个兽谷只有我们猎妖佣兵团了,再也不会有什么受伤了。”问鹰提高了音量,声音中充满了豪气。

“你们身上没有受什么伤把,爸爸你胳膊的上?”

说完问清的眼圈更红了,眼看就要落下泪了。只看见问鹰挠了挠自己的脑门说道:没有什么大碍,这一次多亏了天年小哥才能成功的出掉狼牙佣兵团,杀了狼青。

天年脸色有一些发红,不好意思的说道:没什么,你父亲才是真的厉害,我只是捡漏子而已。

“走吧问清,回家看看你黑湖叔叔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问鹰说完拉着女儿的手往府邸走去。

天年收起来自己的火刃在后边紧紧的跟着,。

天灵草,地龙枝,还差两位药,离内门弟子比试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不能在这样浪费下去了。师傅这个时候也不螚一直帮着我,哎,看来还是看我自己了啊。

入眼处,黑湖和阿龙两父子都躺在了床上,只有两个丫鬟小心的照料着。

“天年小哥,这桌子上说我抓来都是药,能否现在就给我儿子熬药了。”黑湖挣扎着就要起身,天年马上摆手示意。

问鹰看着黑湖说道:我们把;狼牙佣兵团处理干净了,以后都不会有什么人在伤亡了,这个兽谷我们一家独大,多谢谢天年小哥,要不是他,我恐怕就要回不来了。

黑湖的脸上出现了久违的笑容,“黑湖谢过天年小哥。”

天年的脸色红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只能装作高人的模样说了一句:没有关系。

“师傅,快如入我的身,给人家熬药了。”

“你这孩子,我不是跟你讲过?最近不要一直烦我,老头子我现在需要休息。”黑袍老人有一些不满的说道。

一股白色的灵气再一次进入道天年的身体里。照着药方配药以后,转身对着阿龙说道:小孩,快在这药浴里边泡着,一个小时以后我再把你体内的的毒给你逼出来。

“不知道这药效·可以维持多久的时间?”阿龙问到。

“三天,足够了,你的腿就算天王老子来了那也就不回来,何况是我一个刚刚到达一宫竟的人,你的腿一个月前如果找到我,或许还能有用,可惜了,筋脉全断。”

整个绿色的药浴被阿龙体内排除来的脏东西弄得全部都是黑色。

“好舒服,这药浴怎么会如此的沁凉。”

阿龙脸上出现了一抹不可思议的神色,天年淡淡的说了一句:起身吧,一个小时的时间到了。”

阿龙在问鹰的搀扶下回到了床上,擦了擦身上的药液,天年开始调动灵气,一章拍在了阿龙的后背上,越来越多的灵气不断进入到阿龙的身体里。

脸色变的越来越痛苦,反观天年的脸色也很是不好越来越多的汗流了出来。

突然阿龙一声惨叫一口绿色血直接喷出来。

天年看阿龙体内的毒已经排除赶紧,一直悬着的心也是放了下来。轻叹了一口气。

感受到自己的身体第一次那么轻盈,阿龙的神色有一丝激动,对着天年就要行礼,运气感受道自己此时已经到达化实竟的巅峰,马上就要到达一宫竟。

“多谢天年小哥再造之恩,阿龙没齿难忘。”

天年淡淡的摆了摆手转身对问鹰说道:问鹰大哥,这里的事情我也给你处理的差不多了,我要去兽谷一趟然后回仙门了。

问鹰的脸色有一丝疑惑不过还算很好的压制下去了。

“不知道天年小哥要再去兽骨所谓何事?”

“火云龙香,冷香丸。不知道问鹰大哥有没有这两味药材,如果有的话,天年不胜感激。”

“火云龙香,冷香丸有到是有,不过因为太过于稀有,我也只是每种只有一株罢了,不知道够不够?”

只见问鹰从自己的身上的包裹里拿出来这两位药材送到了天年的手上。

“上品的火云龙香,中品的冷香丸,哈哈哈赚到了,不错不错省下了那么多时间,舒服。”

天年的脸上笑容更胜对着问鹰说到:那就谢谢问鹰大哥了。”

“天年先行告辞。”一个抱拳转身就要往门外走去。

“天年,留步,在下还有一事想求。”

身后的问鹰急匆匆的赶了过来,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来一个香囊送到了天年的手上。

“这个香囊的主人叫玲珑,如果你见她就把这个香囊给他,说黑湖,问鹰一直在找他。

天年看着手中的香囊陷入了沉思,过了半晌才说道:天年知道了,那黑湖大哥我们后会有期。来日要找你喝上几杯。“

“一定!后会有期。”

天年转身走出了府邸,一把火刃直接踩在了脚下,身后是红色的流光。、

“看来抽空就要去那头熊哪里看看了,忙完内门弟子大会快些启程吧,不能让别人捷足先登,肥水不流外人田。”

从兜里拿出来两枚续灵丹直接放到了嘴里,浓郁的药力使天年身体就是一震面色变得红润了起来。

“这个狼青,手段果然狠辣,差点毁我内力,该死,该杀。”

新书开坑,求求大家的支持,小和尚在此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