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观问鹰这里也是没有讨到什么便宜,身上的衣服全部都已经碎裂,披散着头发,嘴角留着血液,脸色有一些的苍白。

  轻咳了一声,把双斧再一次紧紧的握到了自己手里,一声怒吼直接冲着狼青就冲了过去。

  “莽夫,你不怕死吗?那我今天·就成全你。”狼青狰狞着笑着。两个银白色的狼抓在在自己受伤,狼的两只眼睛显得活灵活现。

  |“弑魂!”一声怒吼,淡青色的灵气围绕在狼青的身边。

  一只三米黑色的巨狼一声浪吼直接冲到了问鹰的身边。

  “怒熊。”问鹰也不敢在有什么藏着。直接使出来自己的招式,一熊一狼,用自己的灵气凝结而行直接开始了碰撞。

  *-一分钟后,随着熊的一声呜咽,问鹰败了。

  身体往后一个踉跄,直接晕倒了过去。天年见此,马上冲到了身边,两颗续灵丹喂到了问鹰的嘴里。一股灵气直接传到了问鹰的身体里。

  苍白的脸色才有一些回暖,渐渐的红润了起来。

  “莽夫你去死!这个兽骨只能有一个佣兵团,那就是我们狼牙佣兵团,该退位了,这个时代是不属于你们的,败了那就从此消失吧。”

  狼青说完,狼爪就要冲了过来直接要插在问鹰的心脏上。刀光火石之间,天年火刃挡住了这一次的攻击。

  “你有什么资格评判自己的生死?一个小小的佣兵团团长,只不过在这个下成可以称霸一方,出了下成,你,如同蝼蚁一般。”天年怒气冲冲的说完。

  “既然他陪你打完了,那就让我来陪你打。让你看看什么是蝼蚁活该死,我来杀了你。”

  慢慢的站立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擦干警1自己身上的血液淡淡的一笑。

  “灵腿,炎火。”

  灵腿暴起一瞬间直接到达了狼青的身边一团炎火直接就要打在;狼青的身上。

  “你是否知道这世间万物都有道?而我刚刚踏入风道,所以你这种速度怎么能打到我身上?”狼青笑着说道,眼里有一丝不屑。

  只看见狼青的身上,青色的风开始围绕在自己的周围。

  “极致的速度。风龙卷。”狼青一声怒吼。

  一个青色的龙卷风直接要打向天年,灵腿不停的变换位置,躲着龙卷风。生怕自己被卷了进去。

  狼青如同看笑话一样,坐在自己的狼头王座上,笑着看来回逃窜的天年。

  “明白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在哪里了吗?你的杀招凌厉,可惜你怎么那能跟上我的速度。”狼青笑着说道。

  逃窜了三分钟,天年身后的龙卷风开始消散,身上全部都是汗,感觉到自己的体力消耗有些大,灵腿对于天年现在来说还是很难一直维持下去。

  天年冷冷的看着坐在王座上的狼青,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让天年很是不爽。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考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既然你速度够快,那我就一招杀你。”

  身上全部都聚集在自己的阳火处,身上热浪一层层的往外传出,身上变成了红色,眼也变得血红。

  无数条火蛇夹杂这炎火全部冲了过去。狼青脸色一冷,开始躲避炎火和火蛇的攻击。

  “这炎火你从哪得来的?你必死!。”狼青怒吼这说道,向冲到天年的身边,但有因为忌惮天年的炎火只能转换位置不沾染道自己的身上。

  天年冷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突然间脸色一冷,”就是现在。”

  抓着狼青分神的已瞬间天年拿着火刃冲到了浪青的身边,夹杂麒麟兽吼直接砍在了狼青的身上。

  “你不是速度快?来,继续给我跑,追我,来,说我不配。”天年笑看着狼青笑着说道。

  狼青捂住腿上的伤口,脸色变得极度的难堪,止血丹放到了嘴里,结果伤口并没有一丝愈合的迹象。

  狼青心中不免有一丝慌张,看到自己无法愈合得腿上更是生气,脸色难看能滴出水来。

  再一次越来越多的火蛇,炎火开始被天年调动起来,在意一次冲向狼青。

  “风刃!”想调动风的力量想把这一条条火蛇炎火吹开,怎奈实在是太多了,自己无法愈合的腿伤更是影响自己的躲避速度,一慌神之间,一团直接打在了狼青的身上。

  能够灼烧灵气的炎火带来的疼痛差点使自己失去了理智,躺在地上满地的打滚希望可以把身上的炎火扑灭。

  天年走到了问鹰的身边,伸手扶了起来。

  问鹰有一些虚弱的说道:天年狼青怎么办?

  “炎火会把他活活烧死的,不用管了,我带你回去疗伤。你的兄弟们只剩下这几个了,后悔吗?”

  问鹰底下了头思考了半分钟后说道:早晚都会这样,不可避免的,无非就是你的到来把他们提前了而已。不后悔,招兵买马只是时间问题,以后整个兽骨只剩下我们一家了。

  身后,狼青痛苦的吼叫震得每个人耳膜都生疼。

  “我竟然会被一个十五的孩子打败,来人,给我杀了他们。”

  剩下的200人挡住了两个人的去处。

  手上的火蛇若隐若现,天年脸色一寒随即说道:你们团长都要被我杀死1里面,你们也要来送死吗?自己的命就这么不值钱?给我滚开。

  慢慢的往门外走去,200人脸色变得极度的难看,。慢慢的散开了队伍。

  “你们一群废物,老子养你们是干嘛来这?怕死的废物。我告诉你,你不能杀死我!如果你杀死我的话,一剑宗绝对不会绕了你!你不能杀我。”

  身后是狼青撕心裂肺的吼叫。

  天年揉了揉自己的头,一把飞到自己插在了狼青的喉咙上。

  “阔噪,我做事用你教?”

  一旁的问鹰心中不免就是一惊,这个孩子下手竟然是如此的果断,连狼青都败在了他的手上。这个孩子天赋不可限量,可惜问清早与阿龙定亲,不然,可以成为我的一大助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