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到处有一股难闻的味道。

  丁小点处于的病房一丝声响也没有,他觉得有点奇怪,病房那么多仪器为什么没声音。丁小点用手支撑起上身,环顾了下四周,病房里暗暗的,只有窗外透出的一丝光亮。丁小点活动了下手臂,行动没有任何问题,体温正常,唯一不足的就是小腿上被咬的一大块肉。

  “嘶……这破医院包扎技术真好,血都快逆流成河了。”

  丁小点忍着痛站起身看见旁边的监护仪的插头竟被拔下。

  “那么不负责。”

  丁小点一瘸一拐的准备出去,谁敢在这破地方继续待下去!

  突然惊叫从一间病房传出,这可是丁小点醒来听到的第一个人声。他颤颤巍巍地打开门。“丁小点被眼前的景象惊的缓不过神,一所救命的天堂变成了地狱。又传出了一声尖叫,不过叫的半途中突然被止住了,丁小点扶着墙循声过去,一路上只看到地面上一滩滩乌黑的血迹,布满了苍蝇蚊子。丁小点只想赶快找到刚才尖叫声所在的地方,但医院的走廊布满了掉落的药瓶,往日医院不应该都是人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丁小点摇了摇头,壮了壮胆打开了一间病房,里面的景象让他捂住嘴强压下涌上来的恶心感,迅速关上门在走廊干呕起来。

  稳住了后丁小点走到了那间刚才穿出尖叫的病房。

  丁小点刚抬起手想转动把手,里面的人仿佛注意到了,紧张的叫了一声:“谁!”

  丁小点听见里面不止有一人的脚步声,他后退了一步,冲里面说:“我叫丁小点!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里面的人沉默了一会儿,丁小点听见有人正在谈话,便又敲了敲门。门开了,门前站着一个女孩,她把丁小点赶紧扯了进来,轻手轻脚关上了门并锁上了。丁小点对她的举动有些疑惑,转头一看,好嘛,小小的屋子坐了四个人,三女一男。都是帅哥美女,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丁小点抹了把汗。

  “你是医院里的人?”女孩浑身上下打量了下丁小点,“就你一人?”

  丁小点点了点头,问题就立马蹦了出来:“这医院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不知道?”女孩松了口气,“我叫毕夏,几个小时前有人不知道为什么,发了疯见人就咬,医院停尸房里的死人全都活了过来。”

  陛下?丁小点一瘸一拐走了进去,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丧尸?”

  毕夏点了点头:“你不知道吗?医院死去的人都苏醒过来了,大家都很兴奋,还没来得及欢呼那些人都开始咬人。”

  另一个女孩说:“我在房间找到了收音机,政府说丧尸是从中午在街上就已经出现了的。平常不管我们,一出现丧尸政府立马把医院给封锁了,因为医院是丧尸发源地。我们出不去了。对了,我叫苗苗。还有点哥,你的腿……”

  丁喻危看向丁小点的腿,血已经渗出纱布。丁小点缩了缩腿,笑着挠挠头称狗咬的。

  “对了,介绍下吧。我和山薇是高中同学,他是王耀,我一朋友。至于苗苗我们是刚认识的。”毕夏简单的介绍了下。

  清了清嗓子防止冷场,说:“既然大家聚到了一起,就应该思考下如何对付这些丧尸啊!”

  山薇的话让大家都沉默了。

  鬼知道这种事情会发生在世上。

  这种病毒无缘无故会发生也肯定是有原因的,丁小点把脑袋里这十九年看的所有小说都搜刮出来了。

  “人们一旦被丧尸咬伤或者抓伤,那么,丧尸病毒就会飞快的通过血液传播到你的全身,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变成他们的同类,当然,前提是你还没被他们分尸。”这是丁小点网上看到的一点,本来丁小点就不屑看这个,结果真的用得上。

  丁小点突然想到刚才的尖叫,说:“刚才我听见你们房有叫声,什么情况?”

  毕夏看了眼那个叫王耀的男子,他点了点头,毕夏松了口气,指向病床上躺着的人说:“是小菲。”

  “我们来医院,就是陪小菲来打孩子的。”山薇叹了口气,“毕竟我们还是高中生,小菲的男朋友抛下她母女跑了。小菲承受力再大也禁不住这折腾,最后来打胎。谁知小菲承受不了这打击,精神方面……出了问题。”

  果然没我想的那么简单,再好的团队也总会有这么一两个麻烦。

  “顾着聊这些,我们还没想办法接下来应该要怎么办呢。”毕夏深吸了一口气。

  √酷#*匠zw网!p正版首K◎发f

  谁知道老天到底要做什么,在天朝,想要活下去就必须拼命。

  丁小点站起来,腿上那被咬的地方只是麻麻的,完全没有醒来后那种疼痛。丁小点的名字虽然充满着弱者的气息,但说来也是从小在姐姐的魔爪下长大的,自然也是有一段辛酸的历史。长大后丁小点的姐姐丁诺去学了医,自然也就教过丁小点一些关于医学方面的东西。

  苗苗摆弄着医院翻找出来的收音机,也不知是不是上个病人留下来的东西,但是这个收音机是唯一给我们提供信息的唯一方式了。

  丁小点走向小菲的床,毕夏正思考接下来该做什么,突然听到撕扯衣服的声音。

  “你在干嘛!”山薇刚想说话就被王耀捂住了嘴。

  丁小点几下就撕掉了小菲床上的被单,坐在地上慢慢的绕开纱布。丁小点仔细检查了下伤口,毕夏看到了后倒吸了一口气。丁小点把纱布扔在了一边,简单包扎了一下。

  “你会包扎?”苗苗放下收音机惊讶的看着丁小点。

  “我姐学医的。”丁小点突然想起了家,发生了这种事,自己被送进医院这件事爸妈肯定不知道。也许……他的爸妈早就……

  丁小点想了一想,在这件事发生了后,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丧尸站立起来为的就是食物,而他们的食物——我们活着的人需要的就是食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少年坑说:

“对!食物!”丁小点猛的一拍手。

“我去你吗想吓死老子啊。”

苗苗正专注摆弄收音机,被丁小点突然拍手吓的爆了粗口,完全没了淑女形象。

“这不是重点。我们现在只能呆在这病房一时又躲不了一世,我们要找到一个安全又能有充足食物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