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口,邱白黎震惊,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样震惊的事了。

  远处,突然出现一些阴暗的云朵以及蒸汽,好像是灰色,又好像是黑色。

  蒸汽中,隐约能看到一队手拿制式铁枪的部队,一队只有十人,这些士兵,一个个身穿暗灰色盔甲,看不清楚脸面,只能看到一对冒着绿光的眼睛。

  “阴兵。”邱白黎缓缓从嘴里吐出俩个字。

  “师叔,什么是阴兵?”李大牛更加好奇了,今天所遇到的所有事,已经超出他的想象了。

  “阴兵过路,阳人回避。”邱白黎轻轻吐出这么几个字后便不再回答了,而是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的阴兵。

  李大牛闻言,猛然想起,老一辈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有地府的存在,所有人死亡后,统统进入地府进行轮回。

  可也有人推断过,根本没有所谓的地府,没有所谓的轮回。

  而阴兵,向来是个传说,是阴曹地府的卫兵。

  往日传说,今日得以见面,李大牛还有些激动。

  “你激动个什么劲儿?”邱白黎看到李大牛的神色,有些无语。

  李大牛笑道:“阴兵哎,阴兵,我第一次见啊。”

  邱白黎没好气的说道:“你不想要命了吗?没听我说,这是不详吗?”

  纵然邱白黎多加解释,李大牛还是难以理会那种感觉。

  邱白黎无语道:“阴兵过路,阳人不回避,会被当做阴灵收走,换言之,你直接死亡了。”

  “哈?”李大牛冷在原地,一时间后背冷汗之后,心中默念:“阴兵大哥,不知者无畏,不知者无畏。”

  “那师叔,世界上真的有阴曹地府吗?有轮回吗?”李大牛问道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邱白黎望了一眼天空道:“轮回,虚无缥缈的东西,貌似不存在,可阴曹地府我却听说过。”

  邱白黎实话实说,他曾经纵然是剑尊,他却也只听过阴曹地府,却从来没有闯过。

  传言,曾经有一尊大圣,曾经大闹过地府,最后好像被镇压了五百年之久。

  可见,地府不是一个是人都能闯荡的地方,而且,邱白黎从来没有听闻过阴曹地府的位置所在。

  可见其隐秘程度,想到的高,连剑尊都难以寻其踪迹。

  得到邱白黎的答案,李大牛不再询问,而是跟在邱白黎身后,悄然躲了起来。

  而此时,城中再次发生了巨变,城中竟然弥漫起那种灰黑色的尘雾,瞬间一股阴寒之风在城池的大街小巷中呼啸而过。

  凡是接触过的人纷纷打起了冷颤,那不是一般的冷,而是来自内心深处,骨子里的冷。

  “好冷啊,师叔。”李大牛牛犊子般的身材都难以抵抗这种寒冷,更不要说别人了。

  在这寒风的催化下,陈白萱竟然醒来了,低声道:“冷。”

  李大牛闻言,脸上浮现欣喜,赶紧将陈白萱抱的更紧了。

  可纵然如此,陈白萱依旧很冷,那种来自骨子里的冷,难以抵抗。

  “师叔,怎么办?”李大牛询问邱白黎,他只能依靠邱白黎。

  “难以抗拒,我也没办法。”邱白黎这次无奈了,他剑魂没有彻底复苏,再加上第一次和阴兵打交道,一时间竟然有些无能为力。

  不一会儿时间,城池中出现了很多阴兵,不过这些阴兵并没有像邱白黎所说,见到活人就拉走。

  他们好像看不见活人一般,刚刚有一名姑娘从一对阴兵身边苍茫走过,那些阴兵视而不见。

  邱白黎有些纳闷儿,于是悄悄跟了上去。

  这些阴兵到了那些死尸跟前,给死尸身上贴上一道黄纸符,瞬间,这些尸体站立起来,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师叔,他们会动啊,难道还活着?”李大牛被吓傻了,那样强悍的生物竟然复活了,那他们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了吗?

  “莫要惊慌,他们只是被操控,如同赶尸一般。”

  没错,这些阴兵就是在赶尸,将一具具尸体赶往同一个方向。

  “他们要去哪里?”邱白黎疑惑,决定跟上去看看。

  时间不长,他们来到了城中央的位置,也就是刚刚邱白黎和四宗发生矛盾的地方。

  广场最中央的位置,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座巨大的石门,石门中,有星光闪烁,萤火勾动。

  仔细一看,好像是一副星河画卷一般。

  “洲际通道?通往哪里?”邱白黎被震惊,洲际通道是一种穿梭于空间的方法。

  相当于是传送门一类的,但要比传送门的距离要远的多的多,是穿梭于广袤无垠的各大洲的一种传送方式。

  能出现这个东西,那么必然后面是连接了一个遥远的地方。

  “千辛万苦,耗费这么大力量,建造洲际通道,就是为了运送尸体?这些尸体有什么用?运送到哪里去?”

  一时间,一连串的问题浮现在邱白黎的脑海之中,他十分想现在弄懂,可他知道,这是不现实的事。

  与此同时,广场中出现了人类的踪影,赫然是净莲教的魏华。

  邱白黎原先没有怨气,对待所有人只有杀和不杀俩种。

  不知道什么时候其,邱白黎既然对这个老妇人有了一丝怨气,好像就地斩杀,可每次都不能如意。

  只见魏华虽然年迈,可她速度极快,直接从到了一对阴兵面前,晃悠了一番以后,见到阴兵没有反应,赶紧向着远处招手。

  不多时,净莲教所有人都过来了,而且还有虚武教的人,此时,这两个宗教竟然好的能穿一条裤子了。

  四大长老围绕着阴兵指指点点,而魏华直接开口道:“他们的兵器虽然是制式的,但我感觉很强悍,能不能夺取一柄?”

  “我见过,一具尸体不听话,长枪所向,一枪灭杀。”魏龙附言。

  远处的邱白黎听闻这话,瞬间警觉,赶紧喊道:“不可。”

  可他出声太晚了,两宗四大长老齐齐出手,直接将面前四名阴兵的长枪抢夺过来。

  瞬间,整个城池中阴风呼啸,鬼哭狼嚎,好像有鬼王出现一般,让人心惊胆颤,身体颤粟。

  而此时,一道黑光闪过,魏龙惨叫一声,一条手臂飞上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