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红色的头发,有些苍白的脸蛋,此刻她就坐在靠着窗户的座椅上,手里拿着一个小背包,低着头,肩膀起伏有序,看来是睡着了,只有她一个人,这么晚了还有谁会来呢?

  灯光有些昏暗,但是我还是认出了她就是张露,这女人来医院做什么,我第一反应就是她肯定是被人打了,不然到医院做啥。

  “张露?”我走到她的身边轻声叫道。

  她没有反应,依然睡得很香,晚上的天气有些冷,单薄的衣服让她显得有些瑟瑟发抖。

  我看了看周围,这些护士和医生仿佛没有看到一个小女生在角落里受冻,虽然我不太喜欢这个女生,但是现在她看起来有些可怜,我在她身旁站了一会,叹了口气把外套脱了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然后坐在她身边等她醒来,毕竟是同学,偶尔关心一下也是应该的。

  不知道等了多久,我只知道连我都有些困了,这个时候,张露居然倒在我的腿上了,是不是坐着睡不舒服啊,我是站起来也不是,叫醒她也不是,我的心肠始终还是太软了。

  “咦?”这是什么,我看到有一张白纸因为她倒下的缘故,从她的背包里漏了出来,正好掉在我的脚边。

  我弯下腰捡起来看了一眼,这..到底是什么?我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这张纸上的东西让我对张露有了些不同的看法。

  上面有很多字,但是最惹眼的对于我来说就只有两个字“堕胎”。

  张露来医院是来堕胎的?不会吧,我看着这个倒在我腿上的女生,只有十六岁的女孩子,她莫不是疯了?

  “呜..呜..”哭声,没错是张露的哭声,她在我捡起这张纸的时候就已经醒了,她趴在我的腿上大哭了起来。

  只不过她哭的位置不算太好,她在我的裤子上面使命的哭,我很清晰的感觉到我的下面湿了一大片,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尿裤子了呢。

  只是我还能做什么呢,只能由着她哭,我的两只手也不知道摆哪,只能放在空中不知所措。

  “上官保,你是个混蛋,你是个混蛋。”她边哭边骂我。

  又不是我搞大你肚子的,你骂我做啥,但是我嘴里却安慰道:“是,我是混蛋,别哭了。”

  张露突然起身看着我,就这样一直看着我,我也看着她,看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你来堕胎不能赖我啊,我能在这陪你已经算是很好了,你还想咋样。

  我还是没忍住问了句:“你来这是..”我还是没说出后面的话,怕她伤心。

  “你说呢,你不是都看到了么。”张露的脸色更加苍白。

  我抓这这张纸有些发烫,这东西实在太让人出乎意料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沉默。

  “很早的时候,我就让你帮帮我,你这混蛋就是不肯。”张露又哭了起来。

  我看着她伤心的模样心里也不太好受,她年纪还小就碰到这事儿,也难为她一个小女生了。

  “别哭了,到底啥事,我帮你。”说的是真话,如果你看到一个女生独自一个人来医院堕胎,那么你会怎么想,我敢肯定,你一定会认为这个女生太不自爱了,简直就是自甘堕落。

  可是我不会这么想,如果你问我为什么,那我用张露以前跟我说的话回答你:我个她是同类人。现在我无比肯定这一点。

  张露的眼睛都哭肿了,“你没有看不起我?”

  “不会。”大实话。

  “为什么?”张露问道。

  我笑着说道:“要是我看不起你,早就拍拍屁股走了,还在这跟你说什么屁话啊。”

  张露被我逗乐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张露指着这张纸说道:“我要打掉我肚子里的小孩。”

  说完咬着嘴唇又说道:“但是我身上的钱不够。”

  我倒,刚刚在医院被那混蛋医生坑了五百,现在还来?但是我就是犯贱嘴里却是说:“差多少。”哥现在不差钱。

  张露抬起头有些高兴的说:“你真的会帮我吗?”

  我点了点头,既然说出口的话,哪有收回的道理,虽然也有些肉痛。

  张露迟疑的说道:“一千。”

  好家伙,刚刚打的用了一百,被那医生骗了五百,如果我的数学老师教我的没错的话,那我身上现在剩下的是一千四。

  我直接数了一千给了张露,“诺,给你,我现在就剩四百块了。”我拿出剩下的钱给她看,我可没撒谎。

  8酷;匠网《首发

  “你哪来这么多钱啊。”张露问道。

  想到这钱,我苦笑了一声:“这钱两年前就存在了,只不过我现在才能拥有。”

  这话说的有些玄乎,不过我还能怎么说呢。

  我站起来,看了眼裤子,果然湿了一大片,张露看到也脸红了起来。

  “走吧,我带你到医生那去。”这种事越早解决对于女生来说越有利。

  “你会陪我吗?”张露问。

  “会的。”我实在不忍心她一个人去做那种事,你可以说我贱,但是我没坏心。

  我们两个人进了妇产科,被里面的老太婆数落了一顿,“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这么不当心啊,这种事要做好保护措施,现在可好女生受苦,你们男的是不是很开心啊。”

  我只能低着头说:“是,是,都是我的错。”哪个混蛋把张露的肚子搞大了,老子跟你没完。

  张露也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也不能说什么,只能可怜的看着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