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问张露的心事,也不想问,到底是怎样的事才会把一个女生变成这样,可能已经超出了我这个年纪能够解决的范围了,又何必了解呢。

  我和她看完电影,我没有再陪她,她一个人不知道去了哪。

  当然,又一次的逃课带来的后果不用想,回到家又是给老头子一顿揍,只是真有些吃不消,连续三天被打可不是一般人能抗得住的。还好我抗住了,我也有些佩服自己了。

  我想念书,我想正常的生活,但是在这个家是不可能的,我准备离开这个家。我就是这么幼稚,我知道这是叛逆心理,可惜我也控制不住自己。

  晚上的时候,我吃完饭,就出去了,我要去拿我的钱。

  “玩吧”多么令人怀念的地方,两年前我跟杨帆他们还没来的及进去就出事了,我再次站在这个游戏厅门口,可谓是百感交集,我在外面转了两年的时间还是回到了这里,如果没有这个地方,也许我现在都快毕业上大学了,如果没有这个地方那么“四大天王”也许依然会无忧无虑的一起玩耍。

  现在,物是人非了,不变的只有这个叫做“玩吧”的游戏厅,就在我还在门口想着心事的时候,被一个声音拉回了现实。

  “保哥!”

  我睁开眼看向出声的地方,一个中年人一瘸一拐的向我走了过来,满脸的激动。

  他的名字叫做刘正涛,人家都叫他刘瘸子,是这家游戏厅的老板。

  他一把抓住我的手哈哈大笑:“保哥,多年不见,依然潇洒啊。”

  “刘瘸子你还没死呢。”我也有些开心。

  “没呢,没呢。”刘瘸子立刻苦着脸说:“我还在等您来拿东西呢,怎么会这么快死呢。”说完又哈哈大笑起来。

  刘正涛很高兴,我看的出来,我跟他两年没见了,如今重逢,我哭了。

  “别介,别介啊,保哥,哭啥。”刘瘸子一下子慌了。

  刘瘸子一把拉住我就往里面拖,嘴里一边说:“走我们进去聊,别人看见堂堂保哥哭鼻子,多没没面子啊。”

  刘瘸子带我走进游戏厅大声的说了句:“今天免费玩一晚上,不要钱。”

  顿时游戏厅里的人都大叫了起来。

  “老板有魄力。”

  “老板娶媳妇啊,这么爽。”

  刘瘸子“呸”了一声笑骂道:“再啰嗦双倍。”

  众人哈哈笑了起来。我跟着他来到了里屋,他立马把自己的座位让给我坐:“来,保哥坐这。”

  “不好吧。”我犹豫道。

  我被他强拉着坐了下来,他急急忙忙的帮我泡了杯茶,这才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我们两个人顿时都沉默了,我不想说话,他是不知道从何说起。

  我看着桌子上的茶发呆,刘瘸子是看着我的脸发呆,我们有太多的事要说,那从哪来说起呢?我不知道,他也不知道。

  过了很久,他才叹了口气说:“保哥啊,你不容易啊。”

  我实在没有控制住,真没控制住,嚎啕大哭:“只剩下我了,只剩下我了。”

  刘瘸子也哭了,我们两个人哭得像个娘们。

  哭了一会,我笑了起来,骂道:“老子哭,你跟着哭做什么。”

  “看着保哥伤心,老刘我没忍住啊。”

  一直被他叫着保哥有些不要意思说:“以后不要叫我保哥了,我才多大。”

  刘瘸子点根烟问我要不要,我不要,他自己抽了起来说:“当年那事,你是爷们,我佩服,叫声保哥,应该,你受得起。”

  “想当年,保哥您一个人拿着刀杀进杀出,活脱脱个关二爷,多威风啊,现在谁还敢有这本事。”老刘吹捧道。

  “哪有这么夸张。”我苦笑,那事我现在已经有些模糊了,连自己为什么会最后一个站着的都忘了。

  “周云他们死了。”

  “我知道。”刘瘸子狠狠的吸了口烟说:“当年说好要到我这玩的,我看着你们就在门外,正想出去迎接,没想到你们就这么跑了。”

  “后来我才知道,你们把那群人渣给砍了,真痛快。”刘瘸子又给自己点跟烟说:“后来电视里播出来了,我看到电视吓了一大跳。”

  我抬头看向老熟人,刘瘸子他可能是我在这座城市最后一个朋友了“你知道我做这事的后果么。”

  刘瘸子重重的点了点头:“知道,这我比谁都清楚。”他伸出自己的右腿那是他的瘸腿,指着它说:“我这腿就是我年轻的时候图个痛快被人砍的,如今瘸了。”

  “你这老刘原来以前也是个混子啊。”我调侃道。

  “所以没有人比我了解你。”

  我把桌子上的茶一口喝个干净重重放下大声道:“我这俩年过得像条狗。”

  他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到我面前说:“谁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只要活着都不容易,保哥你做那事,也许后悔了,但是没这事,那活着还有啥意思。”

  不错,我知道就算回到那个时候,我还是会义无反顾陪着那三个兄弟冲出去,想到这我笑了出来。

  最新3章…a节‘上#酷+E匠网

  刘瘸子也笑了起来:“如今保哥安好,我刘瘸子打心里开心。”

  他从一个纸盒里拿出了一沓钱放到了我的面前离开了,我看着他的背影,有些落寞。

  他....也许年轻的时候跟我一样,也许他也跟我一样心里有难以解开的心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