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头子整整打了一个多小时,我没出一声,让我求饶,不可能。打着打着他也打累了,我径自走回了我的房间。

  老头见我离开本想拉住我继续打,但是年纪比较也大了,只好喘着气看我回屋。

  都一大把年纪了,我是皮糙肉厚,您要是打出什么毛病,可不要怪我啊,看着老头累死累活的样子吗,我恶狠狠的想。

  我回到房间,脱光衣服,今天跟同学打,有被老头子打了一个多小时,我想看看我这身子变成了什么样。

  我的房间只有一张穿,镜子这东西对于我来说是奢侈品,我只能站在窗户前,把它当做镜子。

  一看吓了一跳,到处都是淤青,后背也火辣辣的疼,我再也支持不住了,蹲在地上抱着肚子,希望这样可以减轻疼痛,明显这是在骗自己,但是没药,再说有药也没人帮我擦,只能自己硬扛着。

  我现在只希望快点睡,这样就不痛了。全身酸痛直到半夜两点才睡着。

  就这样从许婷那走,我始终觉得不妥,觉得应该做些什么,我心里想着许婷,我不知道她今晚是怎么过的,真的就在那旅馆住一夜?我不知道,于是我很早就起床了。

  我想去看看,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很早就出门了,我来到星期五旅馆,不敢进去,只能在外面看着,希望她还好。

  更=新`最B}快2上y:酷匠F.网&Z

  到了六点左右,天也亮了,我蹲在地上等着,手里拿了两杯豆浆,一杯是买给许婷的,虽然只有一杯豆浆,可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再买多一点我就没钱乘车了。穷啊,没办法。

  我无聊的喝着豆浆,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我回头一看是许婷,我笑了笑。

  许婷很惊讶的看着我,她应该也不会想到,我会来这里,还给她带了早餐。

  我把一杯豆浆递到她面前,“就一杯啊,多的没了,我也只有喝一杯豆浆。”我说的是实话。

  许婷楞了一会,但还是接过了豆浆,伸手说:“吸管。”

  我买的时候忘了,这有点始料未及,尴尬的看着许婷说:“你等着。”说完就拔腿跑向那个卖豆浆的摊子。

  那老板一直说要再买一杯才肯给我吸管,我不管直接抢了一根就跑了。

  许婷看到我后面那老板大声的咒骂皱着眉问道:“没吸管,也能喝啊,不用去抢的。”

  我擦,不早说,抢都抢了,那这是给还是不给呢,我拿着吸管给也不是还给那个老板也不是。

  许婷见我这傻样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还是接过了我的吸管。

  “谢谢。”

  “哈哈,不用,不用。”

  我们手里各拿一杯豆浆走在路上,今天是礼拜天,没啥事做,准备送她回家。

  “你昨天,真的住在这里了?”我好奇的问。

  许婷白了我一眼:“不然呢?”

  我想想也是啊,昨天她跟家里说住在同学家了,回去的话不是穿帮了么。

  我看着远方不敢看许婷的脸:“昨天,我说的有些重,你也别往心里去啊。”

  “是我太幼稚,不怪你。”许婷不知道是不是一个晚上想通了还是怎么的,今天说的话句句在理。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我继续上我的学,你继续为你的男人努力,这样的结局最好。

  我把她送回家,一个人在外面瞎溜达。老头子在公司忙,妈妈因为我跟哥哥都已经长大了,所以爸爸帮她买了一个店面,她在那里打理,也算有份事做。所以家里白天没人,我也不想回家。

  想到我的书包还在学校呢,于是我回到了学校,起码把作业写完。我好在努力学习,不管有没有人相信,但是我真的想要上学,这是做给我自己的,不需要别人相信。

  礼拜天的学校格外冷清,那时候的学生都不太喜欢上学,能够放假都巴不得远离这个地方。

  我偷偷溜进教室,我的书包还在,我送了口气,就怕班主任脑子秀逗把我的书包扔了。

  我看了眼书包里面东西都还在,正当我拿起书包准备回家的时候我在门口看到了一个人,应该说是一个女人。

  我一看就知道,她全身都散发着成熟的味道,没有小女生青涩的表情,她盯着我,我也盯着她。

  她是谁?难道是老师,我在办公室没见过啊。

  我背起书包她出声了:“今天才过来拿书包?”

  “恩,昨天忘了。”

  她格格直笑,说我傻。

  我没理她,还是快点回去吧,走到门口她拦住了我,我皱眉问道:“有啥事?”

  “小伙子很有意思啊。”

  我现在确实很有意思,完全可以有鼻青脸肿来形容,脑袋上老大一个包,鼻子和嘴也破了皮。

  又一个歇着没事做过来嘲笑我的,我对这种人都懒得理,说:“我要回去了,麻烦让一让。”

  现在的男学生一个个脾气都很冲,动不动就对喷,打架,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有多厉害,可是我没有,我可不想得罪人,更不想打架。

  可是,可是这女人要是再敢拦着我,我他妈的不介意喷他,哥的脾气也不是很好。

  “我叫莫雨。”

  “上官保。”

  我们两个出奇的一致,她一说她的名字,我就蹦出了我的名字。这默契真不是盖的,我擦,我咋这么听话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