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朝校门口看了眼,好家伙,放学都不用回家的,门口被站了满满当当,我仔细看了看,许婷果然也在里面,和高二的一个男的在那说笑。

  本来想翻墙跑的,可一想今天要是跑了,他妹的明天找人在教室把我打一顿,那我的脸就彻底没了。

  高齐和几个同班同学也在,看他笑得这么开心,我恨不得吐他一脸唾沫。他是第一个看到我的,一见我出来,二话不说就跑去告诉了许婷,看他那讨好的表情,一副狗奴才像。

  许婷朝我这边看了眼,跟身旁的男生说了些什么,就走了过来。

  “你叫上官保?就你上课偷看婷婷的?”许婷身边的男的质问道。

  我见他们七八个人,我还是服软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许婷立马就骂了起来:“瞧你这贱样,谁让你偷看我的?”就在我还在继续被她骂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就甩了我两巴掌,这声音干脆响亮,看来是抽的人多已经变成了一种行为艺术了都。

  不管是谁被人打耳光都不会好到哪里去。我也一样,当时心里就怒了,偷偷看了眼许婷这贱人,最不想看到的事发生了,我这怨毒的眼神正好又被她看到了。

  这小妮子的眼神也贼好了点。许婷见我这眼神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指着我的鼻子骂道:“咋的,你不服,还想打我?”

  他们人多,她知道我不敢,所以嚣张的很,嘴里的话也越说越难听,我去,这女生满嘴脏话将来一定没人要了。这嘴完全就没个把门的,什么难听就往外蹦。

  连我这大男人听到她骂的话都有些脸红了,更多的是愤怒。

  我在门外就这样被他们打了两巴掌,被许婷这贱人骂了整整二十分钟才把我给放了。

  他们的气算捋顺了,可哥们现在很郁闷,见他们嘲笑般的看着我离开时,我真有个冲动就是冲过去把许婷这娘们按在地上狠狠的抽她嘴巴。

  我在门外傻乎乎的站到他们都离开了,我才起步回家。左想不通,右想不过,这个仇不报我上官保算是白活了,可是又回头一想,这女人在学校好像混的很好,又把这年头给压下去了。

  本来想搭车回去的,可是我不想,这个家没有温度,只有责备和冷眼,越快回家就是越快面对这些。

  我徒步走在回家的路上,摸了摸脸,应该看不出来了,正当我准备加快脚步回家的时候,好家伙,我看到了许婷,见她在一个小吃店门口买点心,没错只有她一个人。

  酷9$匠N"网`。唯$i一Q@正版,n,&其他j都是2盗pz版

  当时我的脑子立马混乱了,我报仇的机会来了,我已经冲动得连后果也忘了,我只想打她一顿,好好的出口气。

  见她吃完点心走了,我悄悄的跟在后面,小样,现在只有你一个人,看你怎么嚣张。

  天空已经慢慢暗了下来,许婷走进了一个胡同,我一看机会来了,书包一甩,直接冲了过去,我以前练过长跑,虽然几年没练了,但还是很快。

  许婷走在有些幽暗的胡同根本不会想到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揍她。

  我像风一样冲到她背后,就在她发现背后有人回头时,我右手高高抬起本来想就这样直接抽上去,但看到她那惊恐的笑脸,妈的,我的心居然软了下来。

  绝对不是害怕,是心软了,我并没有抽上去,而是捂住她的嘴,怕她大叫喊人。

  “别动,不然我撕了你衣服。”我把她顶在墙上,我得意的看着她。

  许婷看清我的脸,明显慌张的眼神变成了平静了,看来她根本就不怕我。

  也算白活了,我看她那眼神完全不怕我会对她怎么样。难道我的长相真这么衰?不会啊,我的哥哥上官辉长得很帅啊,我是他弟弟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我对自己的长相有些不确定了。

  事已至此,不给这贱人一点教训,那我就不是男人,我见她根本不怕我的样子,于是松开了手。

  许婷深深的吸了口氧气,可能刚刚差点被我捂窒息了吧。

  “上官保,你还是不是男人,居然过来堵我,不怕明天我找人打死你么?”许婷有恃无恐的指着我的鼻子说道。

  这语气就好像已经吃定我了一样,我心里那个气啊,这他妈现在是我站优势,她凭什么这么嚣张?

  很好,我的怒火又成功被她激起,我冷冷的说道:“许婷,在校门口骂的我很爽吧,现在只有你一个人了。”

  嘿嘿,我一个大男人对付你一个小女人应该没多大问题,我当时的不知道有多开心。

  可是这丫头好像天生就不怕我,一开口又是一通狂骂。

  我草,这次还不光是骂了,脚也用上了,一直踢着我的小腿,“上官保,你信不信,明天我找人去教室再抽你俩耳光?”

  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一下了就火了,“许婷你这是在逼我知道不,你嘴再这么贱,我发誓现在就把你掳走,再好好的折磨你。”

  这话已经够狠了,不怕她不怕我。

  可是我还是小瞧这女人,她不怒反笑:“在校门口你这怂样,你敢?借你俩胆你都不敢。”

  “我不敢?在门口要不是你人多,以为我会怕你?”我大声狡辩道。

  许婷又笑着说,“现在就我一个人了,你准备怎么办?”这是赤裸裸的瞧不起我啊。这还能忍?绝对不能忍。

  我心想,刚刚不是说要斯了她衣服的么,恩,没错,老子要撕了她的衣服,不对,衣服太轻了我要扒了她的裤子。

  想到这个主意,我的嘴都笑歪了。许婷见我在那傻傻的笑,仿佛看白痴一样问:“你这傻货,有完没完,不打我,我可走了。”

  不能让她走了,就算拼了明天被人打的头破血流也要制裁许婷。

  我收起笑容,邪气道:“你不是不怕我么,我倒要看看我扒了你的裤子,看看你还敢不敢这么凶。”

  显然许婷没想到,我会扒她裤子不由红着脸骂道:“你这流氓,你要是敢,我就告诉老师,报警抓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