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看得腻了,我就看碟片,那时候已经有了碟片,我家里有很多,大多是动画片,什么葫芦兄弟啊,奥特曼啊什么的,有好几十部,都是给小孩子看的,对于快十八岁的我来说,看这些有些不正常了。

  但是我依然看得津津有味,发觉以前咋没发现这么好看呢?一遍又一遍,看了自己都数不过来有几遍了。

  爸爸发现我在家里看着小儿科的东西,觉得事情有些严重了,如果再这么发展下去,我可能会变神经病。

  有一天,爸爸放下手头的工作,他公司很忙,虽然有哥哥帮忙可是依然每天都很晚回家。

  这次他难得抽出时间陪我去看医生,其实我没什么病,医生嘱咐爸爸妈妈说要我多接触接触人,这样就会慢慢好起来。

  他们商量下看看是不是要让我上学去。妈妈找我谈话,说:“小保,我知道你在怪我们让你去少管所,可是如果不这样,你就不知道错,现在出也出来了,就应该重新开始。”这种教育我已经听了无数遍。

  我没有什么反应,妈妈苦口婆心:“现在是下半年,等明年开年就让你去上学。”

  听到上学,我有了反应,别人都是十五六岁就上了高一,明年开年那我就十八了,这不等于留级,留了两年?

  我又哭了,我只想快点上学,这地方我呆够了,我就想再也不想回家了。

  我知道这事爸爸的主意,妈妈见我哭有些着急,但是没有安慰我什么,爸爸决定是事从来没有人能反驳。

  32酷6匠网97正*版+首发

  后来有几次,我听到有些懦弱的妈妈和爸爸吵了几次,吵架的事就是我上学的事。

  后半年我过得最漫长,因为心里有了些期待,再过半年就可以上学了,每次在窗前看到那些骑车上学的人,我都很羡慕。

  整整两年,这时间过得贼快,夏天到了,我上学的时候到了。我的心砰砰直跳。

  妈妈帮我买了新衣服,新书包,新鞋子。爸爸驱车带我来到了学校。我一看就傻了。

  我中考的时候考的很好,是重点高中的分数,可是我看了眼前的学校,是一间很普通的高中,不是我考的那所。

  “这是什么学校,我考的是重点高中。”我问道。

  原来,那所重点高中知道我的事后,坚决不让我过去了,爸爸动用了很多关系还是不能进去,后来就选择了这所高中。

  我心中那个气愤啊,凭什么,我赖在车里就是不出来,打死也不出来,爸爸一个耳光就甩在我脸上吼道:“你以为就你做的那些事还能上原来的高中?”

  “有学上就不错了。”爸爸咬牙切齿,看来是真的有些生气,这所学校还是他放下老脸求很多人才有的机会。我说不去就不去?

  我被爸爸打惯了,也没什么反应,但是还是听话的下了车。

  我们来到了校长室,爸爸跟校长谈了很久,我就像傻子一样站在后面,那老校长不时的看我,那眼神我看到了怜悯,看到了惊讶,更看到了一丝丝厌恶。

  不一会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人来到校长室,他是我的班主任,我爸爸热情的和他握手,攀谈了起来。

  说什么,我以前做了很多错事,除了进少管所和杀人,其他我做的那些坏事都一股脑全说了。

  我擦,这还让我有什么脸,我气得脸通红,但是我不敢出声,因为那些事我确实都做过,而且做得更过分,爸爸也算给了我面子了。

  “张老师,我这孩子,毛病很多,希望您多多管教,麻烦你了。”

  那张老师小道:“孩子嘛,没事,以后好好学习就行了,你就放心吧,我会好好教他的。”说完笑着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

  爸爸见我没什么反应一下子就火了骂道:“兔崽子还不向老师问好?”

  “张老师好。”我鞠了个躬。

  张笑着摇手,“孩子很怕生啊,不过不久就会好的,上官保同学好好学习啊。”

  他们又谈了很久,我只是看着窗外,这就是我的学校吗?心中虽然对没有上重点高中有些难过。可是能够上学我还是非常兴奋。至少不用在被关起来了。

  以前,我觉得街上的黄毛,蓝毛,很牛X,都不用学习,就有漂亮的小妹,活得潇洒自在,那时候的我真的很想成为他们这样的人。

  经过这两年,我对这种人不再羡慕了。因为我得到了惩罚,以我的自由和朋友作为代价的惩罚。

  这所是市二中,是一个很普通的高中,虽然只是普通的高中,可它还是高中,不是那些职中可以比的。那时候能考进高中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个我还是知道的,我中考能考的这么好,不是天赋而是努力,我不想被哥哥看扁,不想落后他太多。可惜事与愿违。

  张老师带我到了他的班级是高一六班,每个班级差不多有五十人左右,一个年级是七个班级。

  我深吸口气,不断安慰自己不要怕,不要怕。

  但是当我走进教室,看到五十多双眼睛看着我的时候,我的心那跳的啊,手心里都是汗。

  毕竟两年没接触到人了,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说不紧张纯属放屁。

  张老师拍拍手说道:“各位,这是我们新同学,叫做上官保,以后他就是我们七班的一员了,大家要好好相处。”

  “上官同学,你…”张老师看了底下的座位,看了眼最后第二张空桌子说:“你就坐那吧。”

  我看了眼,是靠窗的座位。我点了点头走了过去,把书包放下坐了下来。

  就这样我变成了一个高中学生,虽然我已经十八了,比在座的人大了整整两岁。

  现在的学生都是一个人一张桌子,但是因为人多教室少,所有两张桌子间的距离很近,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小太妹。

  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应该说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她穿的太花哨了,头发更是染成了暗红色,在阳光底下,显得很妖艳。

  再看她的脸蛋,蛮漂亮的人,长得丑都是学习尖子生,长得漂亮的大多都喜欢混,都打扮得很大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