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见的人是我哥哥的老婆也就是我的大嫂。我的哥哥上官辉比我大十岁,就在去年,他带回了他的老婆,非常漂亮,我见一眼就喜欢上了她,可我不敢说,哥们也是男的,也爱美女,毫无疑问我那大嫂就是个大美女。

  可惜啊,可惜,她是我哥哥的人,不久他们就结婚了,在婚礼现场,我老不是滋味,一肚子的火。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对我那哥哥更加讨厌了,他有了一切,有爸爸妈妈的爱,现在又有了这么漂亮的老婆。

  这就是嫉妒,赤裸裸的嫉妒,他们到我这桌来敬酒,可是不争气的我还是站起来说了些那些祝福的话,现在想来都觉得自己很贱。

  看着大嫂那幸福的表情,我那个失落无助啊,是我老婆多好啊。

  一起生活的一年中,她好像发现我喜欢她,那时候的人都比较保守,对这种事情看得很重。

  每次我和他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她都是寒着脸,可有人在了就对我嘻嘻哈哈。我觉得她很虚伪。

  想着,想着,爸爸的骂声,渐渐得我也好像听不到了。我只是在想,我大概以后再也看不到她了。

  到了晚上,我一个人根本睡不着,本来想拼了,跳窗跑了得了,可是这是五楼,我不敢跳。就这样浑浑噩噩我在医院又呆了一个星期,我身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

  在出院前,我在浴室里好好的洗了把澡。我身上伤口都已经结了疤,在医院的时候没好好看,现在一看,乖乖,这镜子里的身子还是我自己的么,完全就像是从战场上回来的。

  胸口后背,满满都是长长的刀口子。尤其左肩那一道,直接从肩膀划到了肚子,当时肠子居然没有拽出来也算是祖上烧了高香。

  我整整洗了一个小时,才从里面出来,换了件新衣服。出院的时候,在医院门口等我的不是家人而是警察。

  我记得当时爸爸就说了句没有我这样的儿子,看来他们是不会来了。

  一个小胖子警察走到我面前告诉我上车。我上车坐在后面,这是我第一次坐警车,这滋味真不好。

  我觉得自己屁股里的屎都快拉出了,可能是因为害怕吧。我捂着脸,两只手在发着抖。

  “上官保,你想知道你的朋友怎么样了吗?”一个警察拍了拍我的肩膀。

  这个问题一直是我心里最想知道的事情,抬头看了眼这个好心的警察叔叔,不知怎么的,我说不出一句话,可能还是因为实在太害怕了,我害怕将要所面对的一切。

  我点了点头,表示想知道。

  那个胖子警察叹气说道:“周云和周凯死了,叫杨帆的现在还没醒。”

  当时我就傻了眼,我之前知道这事,可再听到这消息,我还是不由的倒吸凉气。眼泪流了一地,没有声音的哭,我怕的连放声大哭的胆子都没了,真是窝囊。

  想了想他们,周云喜欢乱管乱看,周凯喜欢乱说乱猜,杨帆喜欢大嘴巴,这些朋友这个时候仿佛已经离我好远好远,我连想他们的资格都没有,因为好像只有我一个人还活着。

  那个胖子警察又了道:“其他几个是当地的流氓,好像也有人丢了命,其余的都给抓了起来。”

  他顿了顿道:“不是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才几岁的人,什么不好学,学那些混混,还砍人,真是幼稚。”

  这些话说完就没了声音。

  我根本没有把这些话听进去,一直在想着杨帆他们。

  我在警局呆了一天,只有我一个人,没有任何亲人,这种被遗弃的感觉真是让人发疯。

  可是我内心最深处还是不想他们过来,我不想看到他们的脸,不想看到爸爸那老是板着脸对我说教的姿态,不喜欢看到妈妈在爸爸后面附和的神情,不想看到哥哥就像看孩子般的目光。这些东西都是我心里最最抵触的东西。

  我一个人录完口供,就被安排进了少管所。

  对了,还有那个突然出现在我背后,然后被我砍翻的医生,他没啥事只是胸口给砍了一刀,现在已经好了。

  以前听中学老师说过,少管所是什么地方,是一个只有人渣才会进去的地方,呵呵,现在我就是人渣了,我和里面的人一样了。

  在里面做什么事都要被管着,头一个礼拜,我差点自杀,这种日子真不是人过的,每天睡不着,每天做噩梦,还有里面的人的确都是些人渣。

  这种日子是漫长的,在我十七岁那年,我出来了,当有人对我说,上官保,你可以回家了,当时我就蒙了。

  听完,我就哭了,这时我哭得很大声,我觉得我所犯的罪过算是都已经还了,可以从新做人了。

  我可以上学了,可以过正常的人的生活了,不知道多开心。

  少管所的门外,我看到了爸爸车,他没有出来,只是看了我一眼,这种感觉就像是看到了个见不得光的东西一样,虽然这样还是不影响我的好心情。

  我没有声音直接上了车。回到家,本以为可以回到以前了,可是我没想到的是,爸爸又把我关了起来。

  他把我关在我自己的房间,不让我出来,门被反锁了,我又被关起来了。

  酷w匠网唯Jp一j正版Z,T(其_他e6都X是o盗_X版#

  他们不允许我再去见任何人,怕我再惹事。刚刚在少管所关了一年,一回家,没想到又进了一个火坑。

  他们关着我也就算了,可是他们时不时的找亲戚过来,这些亲戚有的教育我,有的责备我,慢慢得我就没了声音,什么叫没了声音,就是变得孤僻了。

  我在家里不爱说话,不管什么人过来说教,我只是坐在那,静静的听着,有些时候爸爸责备我的时候,见我没反应,以为我还不知悔改,就出手打我,差点把我从二楼扔出去。

  又过了半年,妈妈看到我变得不太正常了,于是和爸爸商量,是不是该让我出去透透气。

  爸爸就是不同意,说我是装出来的。

  我在家里半年就一直看电视,不管什么节目都看,从新闻联播到动物世界。把一辈子的电视都看干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