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血泊之中,双脚发软,浑身上下到处都是热乎乎的血液,有别人的,也有自己的,右手更是拿着一把一尺多长的砍刀。脚边躺着多少人来着,我自己都忘了。

  看着周围围观的群众,我有些想笑了,这下我算出名了。这算什么事儿啊!

  为什么我会这样呢,还要从几个小时前说起,我叫上官保,复姓很少,但是都很有钱,我也是这样,家里很有钱,都是我爸的,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刚刚中考完,我和几个好兄弟说好一起去街上的游戏厅好好玩玩,我很有钱,都是我爸的,他每天都给我很多钱,所有我有很多小朋友围着我转。

  我们有四个人,人称四大天王,好吧,其实是我们自己这样说的,别人还不知道,因为这个名字出现还不到三十分钟。

  可恶的中考总算完了,其实我蛮聪明的,考的很好,重点高中的水平,对于成绩我很有成就感,我老子也对我的成绩很满意,给了我整整两千块,那时候的消费水平这是巨款。

  一般的家庭一个月的开销都不到一千五。而我身上却有他们一个月的花销。

  8最4f新、章G节上P酷,b匠“网

  我们四个人来到一个叫做“玩吧”的游戏厅门口,看着这些朋友每个人都一脸兴奋的样子,我也高兴了起来。

  “小保,走着,好好玩玩。”杨帆拉着我的胳膊使劲往里拉着,保这个名字我非常不喜欢,保这个字和宝是同音,我怕别人误解是个女的。没办法老娘起的。我只能接受。

  “你不要叫我小保。”我怒道:“这能乱叫?”

  说完我还不忘偷偷瞄了瞄周围,还好没有被人听到,不然还不被人笑坏大牙?

  我甩开杨帆的手对着周云和周凯挥挥手示意一起进去。可还没踏进门口,就听到不远处有个老太婆在叫。

  杨帆不满叫道:“谁啊,大清早的大喊大叫,人家还要上班呢。”

  大家被他这话逗乐了,周云是个好管闲事的人,第一个冲了过去,就像个狗仔,屎大点的事他都乐意去看看。

  我也很好奇,那老太婆杀猪般的大叫难道是被人非礼了?

  “我看是被人劫了。”周凯自信的说道,他和哥哥一个喜欢瞎看一个喜欢瞎说,一唱一和很搭调。

  不一会周云就跑了过来,“呀,抢劫,抢劫。”

  我靠,我惊讶着看着周凯,这也太准了,周凯习惯性的点了点头,看来很得意,他差不多每次都是瞎说的,没想到这次居然蒙对了。

  杨帆不乐意了,“这还得了?朗朗乾坤居然有人敢抢钱?还是老太太的,这是我们不能不管,一定得管。”

  中考的压力没了,青春的冲动来了。

  “作为社会的大好青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是应该。”杨帆吼道。

  我发誓我被他这句话弄的热血沸腾,我们四个人就这样被这股冲动牵引,一起朝那个方向冲了过去。

  我们挤开人群,就看到一个黄头发的小混混挥拳殴打着一个六十多岁的小老太太,这老太太皮包骨头,瘦的就像个火柴。

  看着那些人都只是看一场戏一般,我冷笑一声,都是人渣,我第一个冲过去,一脚就踹了在了那黄毛的脸上,他可能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管闲事,还没抬头看清老子的长相,我的弟兄就扑了过来。

  “你妈白生你这人了,老太太的钱都敢抢。”

  我们四个人一顿拳打脚踢。说真的群殴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确实非常非常过瘾。

  我越踹越使劲,其他几个也充分发挥英雄主义精神,打的嗷嗷直叫爽。

  那个老太太早就拿着自己的包跑的老远了,我心想,你这老人家,俺们帮你出气,你不说谢谢也就算了,呐喊助威也行吧,就这样跑了。

  一个精神不集中,这黄毛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居然发疯一样啊了一声,冲了出去。

  “看来还得打的重些。”杨帆贱贱的说道。

  看来还没打够第一个就向着黄毛跑的方向追了过去,说实话,我打的刚刚起兴,被他就这样跑了,也有些觉得不过瘾,于是也跟着追了过去,周云和周凯两兄弟看来和我的心情是一样的。

  还别说,这黄毛跑的真快,还好我练过长跑,短短五分钟,我第一个追上了,二话不说就是往他后背踹了过去。

  今天踹人踹的很有感觉,而且命中率也是相当高,果不其然,黄毛当场倒地,一个狗吃屎,看来门牙是不保了。

  他吃力的转身,怨毒的看着我,我皱着眉骂道:“你不服?有本事起来。”说完我又向他的踢了过去。

  “小保,小保,你慢些,等兄弟一起啊,别一个人抢独食啊。”后面的周云跑的气喘吁吁,眼神中那兴奋劲,看来真是没打够。

  我笑了笑,也没再动手,等了一会他们都来了,嘿嘿,四打一有些无耻,可他抢人钱更无耻。二话不说,四个人又是一顿老拳。

  接下来,我最悲催的事就发生了。

  就在我们正使劲的时候后面来了人,我数数有七个人,个个头发五颜六色,我看了眼躺在地上的黄毛,见他一脸坏笑看着我们。

  完了,居然有救兵。

  其中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叼着烟,看起来老霸道了,第一个叫道:“小兔崽子,敢打老子的兄弟?你们活得不耐烦了?”

  后面的人也叫嚣了起来:“让这几个雏流流血,帮他们的娘好好管教管教。

  我暗叫不好,我们只是刚刚初三毕业,只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孩子而已,他们都是社会青年,当时我就怕了,现在跑还来得及,恩,正当我做出决定带着我的小兄弟跑路的时候。杨帆拿臭嘴又开始发作了:“你以为你是谁啊,有种来啊。”

  周云和周凯也都叫了起来。看来他们都以为自己已经无敌了。

  我也只能说了句脏话。这话不是对黄毛他们说的,是对我们自己说的,可他们都认为我是对着那些小混混说的。立马来劲了。跃跃欲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