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不熟悉的人的东西,胡狼是不敢随便乱吃的,他虽然不知道人心的险恶,但是胡安他们却是时常对他说,不熟悉的人的东西和食物是不能乱动的。那老人也许是看出了胡狼的顾虑,也并没有勉强,只是坐在那儿慢慢抽着旱烟,当他一袋烟抽完以后,起身去了胡狼身后的那个房间,好奇的胡狼跟了进去,这应该是这老人的厨房,但是与其说是厨房不如说是个杂物间,里面什么东西都有,吃的和用的全部混在一起,所谓的灶也不过是几块大石头上架了一口锅而已,一生火满屋子都是烟,熏的人眼泪直流,但是那个老人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胡狼受不了这么大的烟,狼狈的出去了。

出来之后他仔细的打量起了这堂屋的摆设,那张太师椅和旁边的桌子是这屋里唯易还称得上是家具的东西,正对门的墙上挂着一副黑狼的图片,这让胡狼不由得多看了几眼,从小和狼一起生活,他对狼有一种特别的亲近感,那头狼站在一处悬崖边上,目光眺望着远方,似乎在等待什么一样,那座山好像很高,云层都在它的下面,画中还有一轮朝阳,正在渐渐的从云层边上升起。当时他并没有注意到这幅画和现在的这座山很像,因为山的形状完全不一样。

不一会儿,那所谓的厨房中传出了一阵阵饭菜的香味,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太饿的缘故还是那个老人的手艺好,反正胡狼觉得很香很香,老人从厨房走了出来,手里端着两碗看着像青菜炒饭一样的东西,放了一碗到桌子上,也没有管胡狼,就自顾自的吃了起来,看得胡狼在那儿直咽口水,最后实在忍不住了,也不管那个老人会不会害自己了,走到桌子旁边端起那碗饭就狼吞虎咽了起来,老人看到这幅景象也只是摇头笑了笑,一碗下肚,但是胡狼感觉肚子还没有吃饱,有些意犹未尽的放下了碗,老人似乎看出了什么,淡淡的说到

“锅里还有,想吃自己去盛,”说完之后又拿起了他的旱烟抽了起来。丝毫不管胡狼接下来会干什么,最后胡狼为了肚子,也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的问题了,知道把那老人锅里的东西全部吃完之后才放下了碗,当然,他很自觉的把碗给洗了,这里这么高,水源完全就是靠天下雨。所以茅屋后面有一个很大的蓄水池。

那个老人吸了一袋烟,就自顾自的下了自己的菜地,根本就不待见胡狼。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他也不好意思白吃东西不干活,所以还是慢慢跟上老人干活去了,山下正下着鹅毛大雪,而山顶上却是风平浪静的。

胡安夫妇找了整整一个下午,眼看天就要黑了,可是人还是没有找到,最后他们还差点让自己在山里迷了路,无奈他们只有放弃了寻找,因为他们知道胡狼的野外生活能力有多强。只是他们内心还是忍不住为胡狼担忧。

夜色渐渐来临,那个老人再次做了晚饭,也许是知道老人大概不会害自己,胡狼的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也不用老人招呼就在屋里忙着收拾了起来,这倒不是胡狼有多勤快,而是因为胡狼发现老人只有一张床,如果不收拾一下,今天腰上自己就没有地方睡觉就了,山下还在下雪,因为笼罩在山边的云层还没有散去。老人吃过饭以后反常的没有再抽烟,而是走到了山顶的边上,面朝东方望着,时不时的叹气,突然,胡狼发现,这一幕和墙上的画好相似,如果那副画里是一个人而不是狼的话,就完全一样了。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老人慢慢的回到了屋中,一盏昏黄的油灯下,印照出两张人脸,胡狼抬头望向了老人,突然愣住了,狼!真的好像狼!这是胡狼对这老人最直接的感觉。也许是不习惯这诡异的静谧,胡狼率先打破了沉默,

“老人家?您多大岁数啦?”胡狼小心翼翼的问道。

“多大岁数了!我只知道我活了很久,具体多大岁数我也记不清了,”老人幽幽的说到,似乎语气里有种说不出的惆怅。见问不到答案,胡狼转移了话题,

“老人家,那您为什么一个人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呢?”

“这个!好多事都记不清了,太久了,我只记得我到这儿是为了寻找什么东西来着,哎,太久了,记不清啦!”

“好了,小伙子,天也不早了,睡吧,”说完径直走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胡狼躺在自己做的吊床上始终睡不着,老人给他的感觉还不错,但是这个地方给他的感觉很不舒服,在这里他总是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心悸。迷迷糊糊的最终还是睡着了。

  最:新章qy节m上h酷$"匠4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