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湘西的十万大山之中,一座小茅屋之前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真在屋前不安的走来走去,茅屋之中不时传出一声声女人的痛呼声。

  “啊”

  屋外的男人听见这声音只见额头上渗出细细的汗珠,越发不安。在这焦急的等待中,时间过得确无比的慢,男人还是一遍又一遍的皱眉走来走去。

  “呜哇!呜哇!呜哇!呜哇!”

  男人听见这声音顿时抬起了头向屋里望去。只见一中年妇女满脸笑容的走了出来,手里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好了,母子平安,恭喜你啊,是个大胖小子。”

  “快,快,给我抱抱,”说着从那妇女的手中接过小孩抱在怀中。

  “哎呀,儿子,你可担心死我了。祖先保佑,让你们母子平安。”

  “王婶,我真不知道改怎么感谢你,这点心意希望你不要嫌弃。”说着把手中的几张红色的老人头递了过去,“这点忙,因该的,都是乡里乡亲的”但是她没有推辞,伸手结果了那些钱,也没有看一眼那钱有多少,就直接揣到了怀里,王婶并不是贪图那一点钱财,而是这里的风俗不允许她拒绝,他们这里认为接受有喜事的人家的礼物,可以给自己带来好运,同时也是对主人家喜事的一种分享。

  “王婶,我先进去看看溪儿,记得别走啊,吃过午饭在回去,”说完就抱着孩子往屋里走去,“要让她多注意休息。”王婶在后面提醒到,“知道了,我会的。”说着走进了屋中。

  “蓝哥。”

  “躺着别动,溪儿,来,看看我们的儿子。”说着把孩子放到了檀溪的旁边。檀溪偏过头用嘴轻轻吹着气在那儿逗他。

  那男人本名徐子蓝。是当今金城徐家家主的弟弟,当年为了家主之位,争得你死我活,最终因为徐子蓝厌倦了那种尔虞我诈的生活,携妻子檀溪隐居到了湘西的十万大山之中,才让现在的徐子朝当上了家主,从此再也没有和以前的人联系过。而当初在外人眼中占尽优势的徐子蓝突然放弃家族继承权,让那些人大吃了一惊。也从此成为了金城的几大未解之迷,而徐家之人也闭口不谈此事。

  “孩子的名字你想好了吗?”檀溪抬头问道,“就叫徐贞弃吧,我希望他以后可以放弃名利的追逐,可以安安稳稳的过完一生。”

  “嗯,听见了吗儿子,爸爸给你取名贞弃了。你喜欢吗?”

  “要不要给你家里报个消息啊?毕竟这不是小事。”

  “这事我来处理,你好好的休息,来,快躺下。”

  接下来的几天里,徐子蓝陆陆续续的招待的乡里乡亲们,然后给他远在金城的家中写了一封信,告诉他们自己有了子嗣,还顺便告诉了名字,托人送了出去,远在金城的徐家。

  “子朝!你大哥有消息了!”

  “嗯,”他从办公桌前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一丝慌乱,转瞬即逝。并没有让人察觉,来人是上一任徐家家主的堂弟,现任家主的叔叔徐珈元。

  “元叔?消息从哪里来的?”子朝佯装淡定的问道,“是你哥寄来的信。信中说到他有了一个儿子,叫贞弃。还说他过得很好,让我们不要挂念。”

  “恩,这是好事啊,我们徐家终于又添新人了。”

  “是啊,好事啊,只是真想不通他当初为什么招呼不打就离家出走了,这一去就是三年多啊。三年来我们四处打听都没有他的消息。”

  “也许他有他的苦衷吧。”

  “也许吧,好了,不打扰你了,你继续工作吧,我走了。”

  “嗯,元叔慢走”那人只是向后摆摆手。当那人走远了之后,他对着屋中那阴暗处说到,刘任,你去打听一下徐子蓝的消息,一有收获马上向我报告。

  “是。”然后就看见暗处似乎有什么动了一下,却没有看见人的身影。

  两个多月后,金城。

  “老大,徐子蓝的住处查到了。”

  “嗯?查到了?在哪里?”

  “在湘西的十万大山中。”“湘西的十万大山。难怪我们找不到他,子蓝啊子蓝,你可真会躲啊。但是再会躲又如何,如今还不是让我找到了,你以为你一走了之就可以了吗?”说着,他的脸上露出了阴翳的笑容。

  “刘任,你带人去处理一下,记住不要留下任何痕迹。”

  “是,声音还是从黑暗之中传出来的,看不见人在何处。”

  “檀溪,你怎么下地了,不是让你在床上休息吗?赶快回去躺着。”徐子蓝一脸担忧的说到。

  “蓝哥,我都躺了两个多月了,都快闷死了,你就让我出来透透气吧。”子蓝一想也是,就没在反驳。

  然后放下手里的材刀。陪着檀溪坐在茅屋前的石凳上,“溪儿,不知为什么,我最近总是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你啊,嵇人忧天了吧,这大山之中,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啊。”

  oA酷M0匠Qg网_正~版?D首q发}

  “但愿吧,但是最近我们还是小心一点吧,”

  深夜,子蓝在床上睡不着,总感觉有事情要发生,透过窗户,看着漆黑的大山,突然,他看见外面突然有什么晃了一下,他顿时就坐了起来,慢慢的走到窗户跟前,仔细的看着,慢慢的,他看清楚了,外面有几个人,看身材都是男人,他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

  “溪儿,快醒醒。”

  “嗯,怎么了蓝哥?”

  “快起来,外面有人,我感觉不对劲,我们赶快走,”

  檀溪穿好衣服之后,抱着徐贞弃就悄悄的和子蓝从后门走了。在他们走后不久,屋里突兀的闪现处两个人,然后对着床就连续的开了十几枪,装了消音器的枪发出扑扑的声音。他们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屋里的,门是好好的只有西南方向的窗户开了一条小缝。开完枪之后,两人默契的打开了大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风声说:

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