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夜晚,在一条幽静的大街上,一个不是很高但显得很壮硕的少年背影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此时已是深夜,街上就只有少年一个人。少年名叫敖翔,在四年前他的父亲离开了人世,在父亲去世一年后他的母亲带着他改嫁了别人,并且又生了个男孩,就这样他在继父家里生活了三年。

  如今是六月十号高考结束第二天,他之所以如此颓废是因为他高考很不顺利,发挥失常。如果是正常时候他的成绩不说国家重点大学,起码顶尖二本大学还是很轻松的,可现在的成绩也只能上三本学校了。他的母亲本来对他抱有很大的期望,可是他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对母亲讲,他也只能自己出来散散心。因为他的压力真的好大,父亲离世母亲改嫁,寄人篱下的生活了三年,本以为这次会改变现状,但是天意弄人。

  敖翔就这样漫无目的心不在焉的走着,他走进了一条漆黑的巷子里,这条巷子在前几天由于下雨路面塌陷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洞,在洞口有电缆光缆交织纵横着,道路两旁的警示牌上写着“请绕行”。由于这个洞非常诡异,上级也没有相应的处理措施,只能写一些警示语告诫人们注意安全。

  敖翔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的心里很难过,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洞口的边缘了。敖翔还是那样走着,“哎呀”一声敖翔最终踩进了洞口,他在向下坠,他反应很快,迅速抓住了电缆线,用力向上爬,可是由于电缆线的年久失修电缆的外皮已经老化,怎么可能撑得住敖翔的体重呢。电缆线的外皮开始龟裂脱落,敖翔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开,他触电了。但是他就是不放手,他不想就这样结束,他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完成,他要活着,最终他昏迷了过去。

  当他再次睁眼的时候是在一片满是参天大树的森林里面,这里的树他在地球上根本就没有见过。他喃喃自语道:“我这是在哪,我不是在那个洞口处触电了吗,怎么会在这里”。就在这时远处来了一只像兔子但是却有狗那么大的一只动物,翱翔看见后大吃一惊,撒腿就跑了起来。那个奇怪的动物看见他跑了,它便也跟着他跑了起开,敖翔心里很害怕骂道:“这是什么鬼地方,兔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这里的树怎么会这么粗这么高大,我原来怎么没见过?难道这时是原始森林,但我怎么会在原始森林呢?”一大堆问号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敖翔实在是跑不动了,他便爬上了一棵相对于其他树细一点的树,下面的动物看他上树了,也停止了追赶,向树上象征性的爬了几下,最终失败了,抬头看了看敖翔便低头吃起了树下面的草,敖翔暗道:“还好它不会爬树,不然就麻烦了”。

  敖翔见它不会爬树也不走心中很着急暗道:“它不走饿了可以吃草,可是我该怎么办啊,我还是呼救吧,没准森林里会有冒险队的人在呢”,于是敖翔开始呼救:“救命啊,有没有人啊,快救命啊,有野兽啊”。他一遍又一遍的喊着。

  k酷t匠/网:◇正V版qD首)发%

  此时距离敖翔所在地不远处,一个中年猎人背着弓箭,手里拎着一只刚射杀的不知道该叫什么的动物,旁边跟着一个身材苗条的妙龄少女,他们在搜寻猎物。听到有人呼喊便停下脚步,中年猎人看向旁边的少女道:“丫头,是不是有人呼救,好像有人碰到野兽了,走,我们去看看。”

  他们顺着声音便来到了敖翔所在的地方,当敖翔看到有人来了兴奋的不得了,便对他们喊道:“大叔美女快救我,这是什么品种的兔子啊,为什么这么大?”

  当听到敖翔的话中年猎人和少女听到便看向趴在地上的动物,不看不要紧,一看他们二人便哈哈的笑了起开,并且还在说:“哈哈,太可笑了,他竟然被一只硕兔吓这样,哈哈哈”。

  等他们二人笑完了,中年男人道:“你快下来吧,没事,只是一只硕兔,他不会伤害你的”。听了中年猎人的话,敖翔才将信将疑的小心翼翼的从树上爬了下来。

  此时中年猎人道:“摸一下它的头,这样他就跟你更亲近了”听了这话敖翔试探性的的摸了摸它的头。就在此时硕兔咬在了敖翔的手指上,鲜血流了出来,敖翔刚要发作,却看见硕兔也咬破了自己的爪子,此时两滴鲜血悬浮起开交织在一起,最后不可思议的消失进硕兔的额头里。此时一些信息出现在了敖翔的脑海里,“百兽森林,百兽城,白雪”,接着一个稚嫩的小女孩的声音出现在他的灵魂深处:“你好啊,大哥哥,我叫白雪,大哥哥叫什么啊”。

  敖翔很好奇是谁在跟他说话,他四处张望,寻找到底是谁在跟他说话。“不要找了大哥哥,我就是那个你所说不知道什么品种的兔子”敖翔心中暗道:“啊,怎么可能,兔子会说话了”。

  “大哥哥,我们现在已经建立了灵魂契约,你想说什么不用开口说我都能知道,你如果死了我也就死了,但是我死了你却死不了,最多也就是灵魂受到一点点创伤,这就是灵魂契约”。通过这种方式他们两个就旁若无人的聊了起开,“哦,原来是这样,我叫敖翔,那这里是哪里呢”?白雪道:“这里是百兽森林,百兽森林外面是百兽城”,“那这里是地球吗”,“不是”,“那这是哪里”“玄星”,“啊,难道我穿越了?就我这个倒霉命都能穿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