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狂暴的死亡之气暴涌而来,杨城主吓得浑身一颤,急忙关上门走了过去。

  袁馨田如杀神一般闯了进来,盛气凌人的站在庭院中。

  “袁,袁小姐,不知三更半夜造访我家,有什么事吗?”杨城主微微低了低头。

  他心里其实明白袁馨田的来意,只是他不敢触及袁馨田眉头,怕激怒她,还是让她自己开口好一些。

  “我家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还有我家人在哪里!”

  袁馨田压抑着怒火,杀气汹涌的大声质问。

  杨异心头一凛,小心翼翼地说道:“实不相瞒……袁府上下所有人……”

  “所有人都被杀了。”

  一瞬间,袁馨田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彻底崩溃,最后一丝侥幸也化作泡影!

  无尽的愤怒,无尽的悲伤,像在心底翻江倒海的搅动着。

  她怔了片刻,随即爆发出一股无与伦比的怒气和杀意,一阵寒意迅速蔓延开来,整个城主府仿佛进入到寒冬腊月般的季节!

  “咕!”

  杨异看她这幅暴怒的神态,心里便知道大事不妙了。

  于是,他赶紧一五一十的说道:“袁小姐,那天杀害你家人的凶手,来自军营。”

  “我知道他姓秦,而且是六品校尉,好像是昭武校尉,我调查过此事,他是十七年前由秦暴虎收养的义子,名字好像叫……”

  “秦刻!”

  嗡嗡——

  袁馨田的脑子里顿时一片怒火和杀意!

  “秦刻?秦刻?剑门宗那个偷袭我的人,也叫秦刻,难道……是他!?”

  她一下子就想到了秦刻。

  唰!

  她的身影一闪而逝,突然伸手一抓,牢牢的掐住杨异的喉咙,脚下一层厚厚的冰将他的双足冻住。

  “袁小姐有事慢慢说,何必迁怒于我?我又未曾得罪你袁家,”杨异战战兢兢地说道。

  “况且,袁家上下所有人的尸骨,我都安葬在南山郊外,已经仁至义尽了。”

  咔咔咔——

  他一边说着,脚下的冰层迅速向上蔓延,将他的两条大腿牢牢冻住,一股寒气冰冷刺骨。

  “你身为城主,我家遇难,为何不告诉我!”袁馨田怒喝道。

  “冤枉啊!”

  杨异激动的解释。

  “我给你写了三封信,可是寄给剑门宗之后,一直没有回音,这不能怪我啊!”

  袁馨田双目微微一眯,稍稍想了一下。

  她闭关的时候,好像跟庾子杨,周青侯,乃至李唐暴他们吩咐过,没有天大的急事,不准打扰她。

  而且,所有寄给她的信,都先压着。

  她的确下过这样的命令。

  “这些不是借口!”

  “我家人都保不住,要你这个城主有何用!”

  咔嚓!

  袁馨田暴怒之下用力一掐,轻而易举的捏断他的脖子。

  “秦刻!”

  “管你是剑门宗的秦刻也好,是军营里的秦刻也罢,我袁馨田,誓要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轰!

  刹那间,她猛然释放出一股霸道狂放的气息,灵气如狂涛巨浪一般席卷整个城主府。

  偌大的城主府轰然坍塌倒地,顿时尘埃滚滚,气浪呼啸,城主府上下一片惊叫和凄惨的叫声。

  袁馨田坐上白鹤,气势汹汹地朝莽荒山的方向极速前进。

  “秦刻!我要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不杀你,我袁馨田誓不为人!!!”

  “哈欠!”

  地焰狮的巢穴之中,秦刻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哈欠。

  “难道刚才那两个炼器宗的家伙,在外面骂我?”

  他揉了揉鼻子,小声的嘀咕。

  地焰狮的老巢非常深,而且空间比较宽阔,两侧约有三丈宽,高有一丈多,看起来像是天然形成的。

  秦刻继续往里面走,一股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空气中夹杂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嗯?”

  忽然,一只巴掌大小,浑身金色鬃毛的小狮子蜷缩在巢中。

  一双赤红色的小眼睛,水灵灵的如同两颗红色的宝石,耳朵耷拉着,身上的鬃毛干净顺溜。

  那只小狮子看到有人靠近,本能的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站都站不稳,一边向后退却,一边发出一阵“呜呜”的警告声。

  嘴里露出短短的,白色的牙齿,一副奶凶奶凶的模样。

  “果然有一只幼狮,”秦刻看到这头小狮子,不禁微微一笑。

  妖兽和动物一样,只要训练得当,可以成为人类很好的助手。

  地焰狮的奔跑速度极快,虽然短跑时的爆发力,不如豹子一类的妖兽。

  但是,地焰狮耐力强,长跑非常厉害。

  而且,地焰狮的战斗力很强。

  如果他能驯服这头小狮子,并把它养大的话,用来当坐骑,或者当战斗力,都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当初攻打蛮越国,蛮越国出动十几只猛象打前锋,结果将我华朝的军队打得落花流水。”

  “妖兽的战斗能力,丝毫不比人类差多少。”

  秦刻喃喃自语,脑海中想起几年前在边疆的往事。

  当初蛮越国用猛象,击败华朝几万军队的往事还历历在目,印象非常深。

  那时候,连他的冲天军都在猛象面前吃过大亏。

  秦刻嘴角一扬,大步走了过去。

  “嗷嗷——!”

  那只地焰小狮子大声的发出叫声,一直往后退,露出獠牙威慑秦刻,仿佛在说:你别过来,我咬死你!

  “来,过来,我不会伤害你的,相信我。”

  秦刻蹲在它面前,露出一抹“善意”的微笑。

  “嗷嗷嗷!”

  小狮子惊恐的大叫,仿佛在叫他不要靠近。

  秦刻见它反抗得这么厉害,不禁挠了挠头,叹息道:“看来要想收服一只妖兽,没想象中那么简单。”

  “不行,我要拿出最后的绝招了。”

  他双目一凝,眉头一挑,紧紧的盯着这只小狮子。

  “你不过来是吧?行。”

  他自言自语地说着,忽然,他拿出一块香喷喷的肉干!

  “看见没?你要不要吃?”

  秦刻拿着肉干在小狮子面前晃了晃,故意引诱它。

  “嗷——”

  小狮子抬头叫了一声,表现出一副誓死不屈的傲骨!

  区区人类,休想用这等下三滥的手段来诱惑我!

  它愤怒的盯着秦刻。

  没过多久,它的目光缓缓落在那块肉干上。

  一人一兽僵持了不到十息时间。

  小狮子忽然一张嘴,露出粉红色的小舌头,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一口咬住他的肉干。

  再也不叫了!

  傲骨也变软骨了!

  “嗯,这才乖嘛!”

  秦刻顺势将它抱起来,这小家伙毛茸茸的,挺可爱的。

  “你娘亲被坏人杀了,以后你就跟着我。”

  “跟着我,以后天天有肉干吃,明白吗?”

  他笑嘻嘻的摸了摸小狮子的头,大步离开老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