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已经亮了,朱大伯一群人也开始了一天的劳作。

  对于这几天的不辞而别,苟三也表示了非常深的愧疚。

  他对大伯这些人说,这是燕凝雪给自己的一些任务,然后他们也就没有过多的追究他的责任了。

  这些人的实力大多停留在三阶的初期阶段。想要有突破,就必须和自己一样,在外面经过一些试练,单单通过自身的修炼是很难突破的。

  一些能力的突破,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修炼。就如同自己之前的那一些精力在打斗中激发自己的潜能,才能有所突破,而不是单纯的依靠吸纳这个世界的元素力量。

  有的时候外界的刺激往往比自身的修为还要重要。很想将自己的这一群伙伴培养成为自己的得力助手,帮助他完成一些任务,那么归去中庭就一定要把他们也带上才行。

  天空泛着点点的光彩,苟三今天的心情与往常大不一样。

  在得到了灵魂的自由之后,他更加的珍惜与自己周围人的相处的这一段时间。无论是自己的朱大伯还是当初在中庭的刑部大牢解救出来的那一些犯人,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之后,他们之间都形成了更加紧密的联系。

  这一次去西沙,北雪,东水,这几个国家没有带上他们和燕子樱的主要原因就在于他所要面对的可是超过他们很大水平的四阶修为的决顶强者,要是自己稍微有个闪失的话,在前几天自己所面对的那些强者的攻击之下,他就很有可能失去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

  所以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提高自己周围人的实力,这样的话,他们也不用远离自己,为了自己的事情时时刻刻的提心吊胆了。

  “狗屎!你要去哪?”燕子樱娇滴滴的声音从他的后面传来,在经过了昨晚的相处之后,这个小女孩对于自己的态度显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两个人虽然没有做出更深层次的交流但是对于他来说,也以及早就把这个怪巧可爱的小女孩作为自己未过门的妻子来对待了,至于什么时候娶她为妻子,这就是后来的话了。

  “我么?我要去外边走走散散心。”

  “我也要去!”燕子樱说罢,就牵起了他的手,如同一只小鸟一般的靠在了他的肩膀。苟三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才回过神来。原来这个丫头也以及喜欢上自己了。

  都说距离产生美,看来还真是不假通过了这几天离开南雁再外边闯荡的这些天,估计这个小丫头也早就把自己思念了一个遍了吧,哈哈。

  要不然的话,昨晚上爬上她的床的时候,这个小妖女估计会向第一次见到自己一样,直接就一个水龙卷把自己拍飞,而不会那般温柔的任由自己的身体被那个了。

  苟三笑而不语,燕子樱依偎在他的手臂上,两个人就这么亲亲热热的朝着屋外走去,留下了后面的一群侍卫目瞪口呆的目光。

  “寻部大人好!”

  苟三一出门便被一个商人模样的官员打招呼。

  “他叫我什么?寻部?我啥时候成为了寻部,寻部又是个什么玩意?”他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嘻嘻,一定是善良的母亲大人,看在你完成了她交给你的去三个国家探索的事情之后,非常的高兴所以赏赐了你这么一个封号咯!”

  燕子樱捏着苟三的耳朵,一副看呆瓜的模样看着他。

  “得了,你的母亲对我还是真的好啊,哈哈!”苟三脸上露出一丝假笑,紧接着向着外边走去。

  向着自己的大伯一群个人招了招手,这些人也心领神会的跟着他们两个人来到了外边。

  此时的他换出了之前所穿着的那一身黑色的衣服。

  而这身衣服是女王吩咐他的下人给他准备的。没有之前的那一个面具,只是衣服的后边,雕刻者一个大大的金黄色的“寻”字。

  苟三跟随着自己的这些人,来到了他之前所在的那一个山洞之中。

  里面的人一个都不在。苟三似乎也知道了这些人会离自己而去。在前几天自己被那个恶毒的女人签订了灵魂契约的时候,估计她也暗中指使自己的部下离开他了吧。

  而这一个被他们遗弃的根据地,也就成为了他自己的军事基地,他将要在里面做出自己的下一步计划。

  一行二十多个人从不同的方向,按照不同的顺序来到这个山洞,这样的话也就不会让更多人产生怀疑。

  昏暗的灯光之中,映照着他们的身影。燕子樱是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山洞,充满了好奇,而其余人也是因为来到这个地方,充满了震惊的神色,观察着他们周围的这些东西,眼中都流露出非常不可思议的神情。

  等到周围的人情绪稳定下来了之后,苟三就接着吩咐他所要交代的这些事情。

  “各位,明天我们将要回我们的中庭国了。你们是想要回去,还是留在这个地方呢?”苟三语气之中充满了复杂的感情。

  “这还用说吗,老大走到哪里我们就跟到哪里。”

  大牛语言之中充满了坚决,他现在的实力也已经达到了三阶的水平。而很大的程度上都归功于自己老大帮助自己运用它太极阴阳图之中的单魂,提升自己的修为,这样才可以达到这么高水平的强者境界。

  “三子,你真的想好了要回我们的国家呢吗?据说封魔塔已经被神秘力量拆毁了,你回去估计也还会遭受一些不必要的强者的袭击呢。”

  听到这里,他的内心也颤抖了一番。他很清楚,要想拆毁掉一个封魔塔,需要多么强大的力量。

  自己这一次回到中庭国也是凶多吉少,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虽然,自己与他的祖国有很多的恩怨情仇,但是为了那三个魂魄,也为了自己当初与张子枫的约定,她也不得不回去。

  当初逃亡到达南雁国,是因为自己的力量弱小,而现在自己已经成为了这个世界上可以说是顶尖的强者,就没有必要再躲躲闪闪的了。

  某些该要承担的事情,自己不得不面对。想要守护自己的东西,就应该勇敢的去面对,将一切威胁自己的力量完全铲除,这就是自己所应该做的事情。

  在来到南雁国的这几个月之中,让他的心性成长了不少。也早已不再是那几个月之前,啥也不懂的懵懂孩童了。

  “这样吧,你们愿意跟我去中亭国的,就随我一同去不愿意的就留在这个地方,等待我的到来。”

  苟三语气坚决,容不得半点反驳,如同一个发号施令的将军,一番斩钉截铁。

  在这山洞之中,只有他一个人在说话,其他人也都静静地听着她的交流,没有做出回应。

  山东的风吹拂着他的衣衫,将那一根一根的蜡烛吹的火光飞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