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老转身看着并排躺椅胖子和柳青怀中的季辞和鲁极,取出两枚丹药。

“这是断续丸,给他们服下吧。”

武灵儿结果丹药,送入两人口中。

鹤老摇头,之前的战斗自己在远处已经感应到了,这超越了玄真境的灵气威能真是眼前这身穿奇异法器的季辞做到的吗。

但是就算是法器又如何,连洞真境都未踏入,就算给了他神药,以后也是废人。毕竟就连洞真境的修为,这般伤势,没有几十年也是恢复不过来的。

鹤老向武灵儿嘱托道:“他们这般不易多颠簸,你们在这附近找一地先等伤势好转一些在回道派吧,穿白衣这位估计十日之内就会好转,至于这人,可能……”

“可能什么?!”三人同时问到。

鹤老看着已经失去意识的季辞,说道:“此子五脏六腑裂碎,气旋也消失殆尽,除非有神药,不然命不久矣……”

说完化作一只仙鹤扶摇直上,乘风远去~

两人服用过丹药后伤口已经不在溢血。

胖子和柳青将两人抱起,随即柳青说道:“走吧,先找个地住下,这荒郊野外的天也快黑了。”

武灵儿不愧是小富婆,除了灵值,就连灵源石身上都有一大堆,找了一家环境不错的客栈,几人住了下来。

将昏迷的两人安置好后,三人走出房间坐了下来。

“都怪我!怪我!!!要是我强一点,我也能飞,就不会让小季辞受成这样了!如今能救季辞的只有神药!可是这神药到哪儿去寻啊!!!”胖子不停的拍打着自己的脸颊,自责无比。

柳青拉住了胖子,看着胖子通红的脸说道:“胖哥你别这样,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去寻找神药!这样是季子才能快点好起。”

武灵儿出奇的没有嘻嘻笑笑,安静的坐在一旁,托着头沉思着。

长了这么大,季辞这个突然出现的师弟是唯一一个愿意做自己朋友的人,他千万不能够再出事了!

武灵儿突然起身,向两人说道:“你们在这儿守着,神药交给我……”

说罢武灵儿匆忙的下楼冲出客栈。

望着武灵儿消失的身影,柳青振作道:“胖子,灵儿一向是说到做到,如今神药只有靠她了,咱们也做点什么吧。”

胖子沮丧的点了点头,两人找来干净的丝巾,打了一盆温水走进屋去……

半个时辰,武灵儿已经快要接近道墟洞天所在的神山中,四周无人,吹响了口哨。

哨声清脆悠扬,回响在山川之中,随后一声兽吼传来,巨大的身影快速的穿梭在山林之中,在武灵儿头上一块悬崖上纵身一跃落到了武灵儿身旁。

“小不点,走!去道墟阁!”

巨猿没有考虑武灵儿是什么情绪,也不管道墟阁是什么地方,将武灵儿托起坐在自己肩上,双腿一蹬跃上树冠,一路攀爬,朝着道墟阁的方向冲去。

道墟阁,乃是道墟洞天教主武成空修炼修行之地,道墟洞天中所有人都知道武灵儿是武成空的女儿。

却只有季辞知道,武灵儿从小便一直居住在后山木屋之中,从未去过道墟阁,心里也猜想武灵儿和武成空中间一定发生过什么事,才导致这对父女一直不相往来。

如今武灵儿为了要救季辞,不惜独自前往道墟阁,寻求自己十多年来未曾说过一句话的父亲。

“吼!”一声兽吼震彻天际,巨猿带着武灵儿来到了道墟洞天的最深处,道墟阁!

一道金光从古阁中飞出,扫中巨猿,轰倒在地。

武灵儿飞出,侧身滚地,安稳的站了起来。

巨猿就不那么幸运,胸口中一道醒目血痕,不断有血液流出,灰白的长毛染红一片。

“孽畜!当日救下你是让你做道墟洞天的镇教神兽,不是让你在我道墟洞天撒野。”古阁中传出一道威声。

巨猿捂着胸口哀嚎着躲到了一块巨石之后。

武灵儿见小不点受伤,心中怒火中烧,双拳紧捏,却强忍了下来。

朝古阁喊道:“弟子武灵儿!此次前来向教主寻求宝药,救教中弟子一命!”

“弟子武灵儿!此次前来向教主寻求宝药,救教中弟子一命!”

“弟子武灵儿!此次前来向教主寻求宝药,救教中弟子一命!”

……

武灵儿已经双膝跪在道墟阁外,重复着口中的话语,泪水从脸颊划过浸湿了衣领。

可古阁除了之前对巨猿的训斥,再无一点声音传出,仿佛跟随着夜的寂静陷入了沉眠……

可就算是如此,武灵儿始终坚持的喊着,她知晓教主手中有一株神药,乃是当年青云师傅赠送给他的一株稀世宝药。

如今季辞能否活过来,只有靠这株宝药了。

好似苍天都被武灵儿所感动,雷声大作,雨水滴落而下。

武灵儿顶着滂沱大雨,继续跪地球药。

小不点轻声的从巨石后走了出来,四只大手撑在武灵儿头顶,为其遮风挡雨。

流月城客栈中。

屋外大雨倾盆,胖子和柳青一阵忙碌,终于将季辞一身的战甲卸下,为其擦拭了周身的血迹。

“也不知灵儿那边如何了……”看着季辞平稳的神态。仍然处于昏迷之中,心中担忧,怕自己兄弟就这般模样离开自己。

不断安慰胖子和自我安慰的同时,柳青发现了异样。

“胖哥!你看!!!季辞的断臂是不是长了一点?!!!”柳青乍呼到。

“咦?好像是有一点点!”

此时季辞的断臂比之前受伤时长出了一些。

“不对啊!季辞连洞真境都没踏入,就连玄真境自身恢复的情况,这么重的伤势也要大半年,季辞这怎么就长了一些出来。”胖子有些疑惑,更多的是惊喜。

“要不我们等明日看看?说不定明日灵儿就回来了,季子就有救了。”不太相信季辞能有超越玄真境的恢复能力,两人把最终的希望的压在了武灵儿身上。

雨总会停下,换来的是新一日的阳光明媚。

当阳光洒向大地,万物复苏,苍天的泪水也化作一缕青气回归了天空。

武灵儿声音已经沙哑,一夜未眠仍旧坚持的。

“嘎吱~”

古阁的大门推开,走出一位身穿道袍的青年。

如若季辞在场一定会认出,此人就是那日和武灵儿一起从自己手中救回小不点之人。

武灵儿终于盼来了希望,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冲到青年身边,“白尘师兄,教主在吗!我有事相求!”

白尘沐浴着第一抹朝阳,摸了摸武灵儿的脑袋,从怀中取出一个雕刻精美的玉盒。

宠溺的对武灵儿说道:“小丫头,你傻不傻,师兄可是第一次见你为了别人来道墟阁,昔日师兄邀你过来你都是拒绝的。”

武灵儿坚定说道:“他是我的朋友!”

白尘摇了摇头,将玉盒递给武灵儿,“这里面是你要的东西,快去吧。”

武灵儿想也没想便结过玉盒,跃向小不点的肩上,回头向白尘说道:“师兄,这次谢谢你了!”

“要谢就谢你……”白尘话还未说完,武灵儿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丫头是生平第一次啊~”古阁中负手走出一位器宇轩昂的中年男子,正是武成空。

白尘闻声行礼,问道:“师尊可知师妹所救何人。”

武成空双眸望着远方,好似能看到武灵儿极速离开的模样。

笑道:“青云老哥啊,当日赠我九天玄灵草,却曾想如今又转手到了你自己人手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