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辞脚踏游龙步,杀意暴涨,火力全开。

背部八个炮口展开,火源石加持灵气炮齐射,八团火球向锁定的目标射去。

伴随这一声声惨叫声,八个洞真境低阶的妖王随从到底不起。

或是头颅爆裂,或是胸膛穿孔,惨不忍睹,季辞是真的怒了。

独自一人来到这个世界,这些朝夕相处的兄弟伙伴便是他的逆鳞!

“杀!”熊王薄吼,命令随从扑杀而去。

季辞冷语:“大师兄所受伤害,要你们加倍奉还。”

游龙步在腿部战甲的加持下,不再是简单的步伐,季辞宛如龙行,步步升威,手中宝刀寒芒四溢。

割喉!穿心!断颅,季辞所过之处寸草不生,鲜血染红土地,将身覆暗红色战甲的季辞衬托得像是地狱来使。

两分钟不到,所有随从死得干干净净,再无声息的躺在这片竹林之中。

铁臂熊王心惊,虽然这些随从都是低等下人,可是数量如此之多却被对方以残忍的手法毙命。

更恐怖的是自己从未看过这等手段,那些飞出来的火球是怎么回事,就算是灵术也未曾有人如此频繁的施展。

“你到底是谁!道墟洞天可没有你这号人物!”铁臂熊王虽然有些心惊,却仍未乱了方寸。

季辞冷笑:“我?我是要你命的人!”

说罢季辞全是散发出点点紫色微光,虚空跳跃,从原地出现在熊王的右侧。

熊王不惧,不挡反攻,铁臂狠狠向季辞砸去。

轰!

第一次接触,将周遭的粗竹震碎。

季辞极速后退,眼前这熊王果然不一般,巨力惊人。

熊王桀桀怪笑,锤了锤胸膛,随后身影猛涨,全身上下表皮石质化,头颅上铺盖了一层石盔。

熊王大笑:“我看你这铁疙瘩如何破开老子方向。”

铁臂石熊一族天生防御力惊人,神力盖世,一双铁臂便是他们的武器。

季辞在次横渡虚空,来到熊王身后,手臂炮口齐轰,却只在背部留下一丝丝焦痕。

“桀桀,铁疙瘩,我算看出了,你最多也就洞真境实力,你以为凭借你这身法器就能胜我?”说话间熊王双臂上托,泥土之中飞射出无数铁块碎片围绕着熊王高速旋转。

“老子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玄真境六重天的实力!”

“金属风暴!!!”

熊王大喝,金属飓风向季辞袭来。

灵术!季辞大惊,左臂蔓延出一块完全由灵气构成的光盾,阻挡在身前。

“额啊!!!”季辞承受着飓风的压力,左臂战甲功能齐开。

——咔嚓——

破碎之声传出,光盾碎裂,季辞被金属风暴卷向高空。

身处风暴中心,战甲虽坚硬无比,却挡不住玄真境六重天施展灵术加持的金属碎片。

抵挡了大部分碎片的分割,战甲布满划痕……

不行!要想办法破开熊王的防御!

季辞承受着剧痛,控制蜘形机器,缓缓靠近熊王。

既然全身都布满石皮,头部却带着石盔,头部定然是最弱的地方。

蜘蛛机器人巧妙的越过障碍,依靠吸盘装置从熊王石腿上向上爬。

防御提升的好处是感知降低,这是铁臂石熊一族的优点,如今也是缺点。

蜘蛛机器人快速爬过身躯钻入石盔之中。

正当熊王感受到头部的异痒,金属风暴之中的季辞低喝一声:“爆!”

蜘蛛机器人自毁爆开,石盔炸碎,这等威力缺不能对熊王造成致命的伤害,可疼痛感和巨大的轰鸣声震碎耳膜。

熊王抱头跪地大吼。

失去灵气的加持,金属风暴消失,季辞从空中落了下来。

此时季辞也不好受,部分碎片穿破战甲扎入肉体之中,如若不是季辞肉体强过常人,这次肯定就栽在这儿了。

鲜血不断从战甲孔中流出,季辞启动战甲冰源石,内部喷射冰雾暂时将伤口冰冻起来。

手握长刀一瘸一拐的走向熊王,“伤我师兄,今日你必死!”

季辞手起刀落,正准备斩下抱头痛叫的熊王头颅。

谁知这时熊王突然伸出右手抓出了宝刀。

抬头看向季辞,双眼充斥着血色不断流出。

“这是?!血脉爆化!!!”

面对熊王暴走,季辞下一反应是速度,可是为时已晚,熊王铁拳轰向季辞胸膛,直接轰飞出去。

“额啊~”季辞艰难的站了起来,头盔下嘴角鲜血溢出,面部装置脱离,漏出五官,季辞疯狂咳血。

熊王刚才一击直接将战甲轰得凹陷,冲击力震得季辞五脏六腑寸寸皆裂。

熊王仰天怒吼,化作原样,一头高大的石熊,脚下泥土深陷,向季辞走来。

只有一招了!

季辞对准熊王,不断运转灵气,想要以炎灵炮轰杀眼前暴走的熊王。

灵气不断积累,炮口火光闪耀。

熊王暴走,冲向季辞,铁拳直轰炮口。

“轰!”

炎灵炮被堵,直接炸开,季辞惨叫,左臂炸断,战甲之中血肉横飞。

还好有战甲挡住了爆炸的威能,季辞在空中翻滚几圈后栽倒在地,艰难的活了下来。

熊王只是退后几部,随后又怒吼着走向季辞。

爆炸就算是熊王也未能幸免,半张脸也被轰得血肉模糊。

死亡之前人总是能保持平静,季辞看了看不远处的鲁极,早已失血昏迷过去。

看来自己这辈子也只能到这儿了。

季辞双眼轻闭,熊王抓住季辞脑袋与脚,举过头顶,想要将其撕碎。

就在这时!一只飞羽穿破虚空,射穿了熊王铁臂。

熊王吃痛,双手一松,季辞重重的摔倒在地。

“小季子!!!”空中传来呼喊,胖子柳青和武灵儿坐在一头白鹤之上俯冲而下。

“季辞!!!”落地后胖子连滚带爬抱起季辞,其余两人也围了过来,此时季辞早已神识混乱,微笑着说,“你……们来……了,快…快救大师兄……”

说完季辞昏迷了过去。

三人抬头看向不远处昏迷的鲁极,柳青狂奔过去将鲁极抱起,感受到鲁极胸膛的起伏,痛哭道:“鲁极师兄没死!没死!!”

“老子要杀了你!!!”胖子泪流满面的痛哭到。

双手一震,霸王神盾露出锋利的盾刃,要向熊王冲去。

被白鹤化成的老人挡在身后。

此刻一向混世的武灵儿看着季辞满脸伤痕,左臂消失不见,血肉模糊,眼泪夺眶而出,向白衣老人哭喊道:“鹤爷爷!你一定要为季辞报仇!!!”

鹤老转身看了看季辞,随即冷漠的看向身前捂臂与自己对峙的熊王,说道:“你当我道墟洞天无人吗?!”

熊王不语,双眼不断流出血泪,怒吼着要向鹤老冲来。

“血脉爆化?”鹤老一愣,随后袖袍一挥,一柄长剑飞出,直接穿破了熊王的头颅。

没有一点多余的举动,熊王直直的倒了下去,道消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