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纷纷向季辞三人包围而来,三人对视一眼,毫不犹豫的将后背交给了对方,背靠背形成一个三角形不停的拼杀着眼前围来的对手。

如今场上加上季辞三人也只有二十余人。

战斗到了炽热化,只见鹤乐星步踏起,短暂的滞留在了半空中。

大喝一声:“星球陨落!”

所有人都抬头看向天空,灵术!

果不其然,就如季辞心里猜想那般,这神秘的少年已经踏入玄真境。

凭空出现了无数颗硕大的陨石,极速下坠,宛如满天星辰遗落而下。

“躲躲躲!”

除了季辞三人,擂台上所有人都是轰炸目标,想逃已经来不及了。一时间擂台尘烟遍布,擂台上传出阵阵哀鸣声。

鹤乐从半空中落了下来,身形不稳,季辞赶忙搀扶。

这一招灵术差不多快要抽干鹤乐体内的气旋,如今只有芝麻大小在体内勉强支撑着。

玄老横空飞来,袖袍一挥,将尘烟散去,看着擂台上的惨状,心生怒火,运转灵气便本就虚弱的鹤乐施压而去,“你眼中可有比赛规则!!!”

面对无形的压迫,就连一旁的季辞和塞恩也有些难受,鹤乐却示意季辞松开手,独自挺向前,冷酷的向玄老回应道:“你可见他们有何人身亡?”

鹤乐的表现先是让玄老一愣,随后用神识扫过,心中大震,这群人虽然大多数重伤,可无一人死亡。

可这些都是未来可能大有成就的天才,光这些伤就要养几年了,玄老有些不知所措,自己宣布规则时,只是说过不能下死手,可鹤乐这一手出乎自己的意料以外。

看了一眼鹤乐,又看了看季辞两人,玄老头头疼,这下不知道怎么像教主解释了,身下哀嚎阵阵,玄老头袖袍一挥转身而去。

季辞三人相识一笑,这一场比武三人都受了不轻的伤,塞恩全身上下都是血横,不是他皮糙肉厚估计早就倒在这儿了。

季辞腹部被捅了三刀,脖子上有一处最为明显的血痕是被一柄长枪刺中。

想必两人,鹤乐虽未受外伤,可体内灵气差不多消耗殆尽。

“那是个啥?”塞恩指向擂台中央,一柄宝伞下一个原本晶莹剔透却被轰得焦黑的人形蚕蛹发出破碎之声。

先是一只玉手撑出,随后爬出一个人。

这不是天机伞吗?季辞望着胡冰卿艰难的从地上爬起后,不失仙态的向三人笑了笑。

季辞楞住了,难道他一开始就躲在这蚕蛹中吗,看蚕蛹上不止灵术轰击的痕迹,还有各种武器砍刺留下来的。

三人辛辛苦苦大战一场,反倒是这姑娘安安稳稳的度过,可能如若不是鹤乐最后的爆发,就算是蚕蛹也有些吃不消,胡冰卿不就是笑到最后的人了吗。

看着自己人两次在原本是为武灵儿锻造的天机伞下吃瘪,季辞心里不是滋味。

即便没有玄老头宣布结果,可所有人都知道最后的胜出者是台上依旧屹立的四人。

这场战斗,鹤乐之名彻底在道墟洞天中传开,十五岁玄真境,这是所有人都未曾见过的。

其次便是塞恩,人形战车的凶名让所有人的为之一震。

季辞的表现并不出众,也很少有人提及。

偷奸耍滑的胡冰卿因为是女生,而且长相貌美也没受到什么抨击,唯独只有武灵儿,知道这件事后叉着腰从上三代诅咒到了下三代……

四人伴随着台下热烈的掌声走下了台,季辞与塞恩和鹤乐分别,期待七日后决赛的争锋,三人都约定到时候不会留手。

季辞找到了胖子和柳青,嬉笑着便住处走去。

“诶?大师兄,你怎么在这儿?”季辞三人不解,为何鲁极独自一人坐在大门的门槛上,托着脑袋,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鲁极摇了摇头,叹气道:“唉,你们终于来了,进去看看吧……”

难道是出什么事了?陈吉带人找上门了?

季辞几人赶忙走了进去。

“小家伙!你给本小姐站住!居然偷吃我的松花糕!”

还没走几步就传出一阵咆哮,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季辞有些惊疑的走了进去。

果然!

“小祖宗,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季辞看着已经被打乱的乌烟瘴气的厅堂,此时武灵儿正在追逐着小萨。

武灵儿见季辞几人回来了,一蹦一跳的来到季辞面前,随后赶快换脸,装作声气的说道:“你家小家伙,偷了我的松花糕,你赔我!!!”

松花糕?什么松花糕?季辞望着一脸委屈的小萨,身上还被强行套上一件粉色的衣裳,两个蝴蝶结扎在耳朵上。

“你不是打算赖账吧,不赔松花糕也行,你给我锻造一件武器补偿我,照着这个来。”说罢武灵儿取出一根细长的皮鞭拍在桌上。

季辞看了看周围,一阵无奈,答应道:“行!我给你锻造就是了。”

武灵儿满意的点了点头,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喝了起来。

季辞眉头都快翘上天,说道:“姑奶奶?我都答应了,你还赖在这干嘛?”

武灵儿放下茶杯,笑道:“你什么时候给我锻造出来,我什么时候走,我看你房间不错,这几天我就睡那儿了。”

季辞悍然,“你睡我房间我睡哪儿?”

武灵儿指了指角落的一间杂货屋,“那儿不是还有一间吗?你收拾收拾搬到那间不就得了。”

说罢武灵儿放下茶杯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得勒,这丫头是想赖在这儿了。

武灵儿突然回头说道:“对了,我的武器你可别随随便便的,像那种狗屁天机伞那样的垃圾,缺什么材料你告诉我,时间不急,慢慢来~”

古灵机怪的武灵儿特意拉长了慢慢来这三个字。

看着武灵儿回了房间。鲁极叹气道:“看吧,早就说过让你们不要招惹这小魔女了吧……”

这时柳青突然说道:“其实她和我们住一起不是好事吗?这样一来之前的陈吉,还有那个什么叶桐也不敢来招惹我们了吗?”

鲁极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不过有武灵儿在,四个大男人总归不方便。

季辞却不这么想,心里还是很开心武灵儿能够搬过来的,因为只有自己知道武灵儿之前的生活是怎样的,一个小丫头从小便住在后山中……

胖子认真的点了点头,激动的说道:“看来胖爷的机会来了!”

“切!”三人都知道胖子是什么意思,直接无视。准备帮季辞把杂货从房间中腾出来。

“你们什么意思!瞧不起胖爷是不是!”胖子叫骂这也加入其中。

武灵儿没有睡,安静的躺在床上,嘴角洋溢着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