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辞盘坐在院落之中,抬头看着一望无际的星空,一颗颗璀璨的星辰围绕着月亮,闪闪发光。

心头在想,要怎样才能快速的提升自己,现在还是前期,单独以战甲之力或许能够对敌,但是日后可却不好说。

到了大洞境,劈山断海,强大之人无一不是挥手间就能震碎山河,自问一下,除非是造出原子弹,不然做不到这种程度。

况且战甲的最强的招数便是炎灵炮,可是炎灵炮需要时间运转积蓄能量,没有几个向那日金洲那般毫不防御,成为不动靶。

曾经世界的编制中,主力战机旁都会有两架僚机守护侦查。

或许可以锻造一些小巧的机器人,同时具有侦查和不高的战斗能力,对敌时也能起到骚扰的作用。

既然是炮灰机器人,季辞舍不得用稀有金属打造,全部选择黑玄金,虽然比不上稀有金属,但是还算是坚硬。

一不做二不休,季辞干脆做笔大的。

三个空中侦查机,体型小巧,采用了风元石加持,速度更快。

两个陆地侦查机器,季辞以黑玄金加木金锻造,外形酷似蜘蛛,八条腿携动可以胜任于各种地形,树木颜色能够起到更加隐藏效果。

八个辅助作战的小型机器,外形一致,只有季辞头颅般大小,纽带式的行走方式更加快捷,攻击较弱却能喷射金属网等能够控制敌人的东西,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总共花了四天的时间,季辞才将这些小东西锻造出来,用神识试探过了,大约能操控距离是五千米以内。

季辞不得不羡慕柳青,能够拥有精神类的异元素。

这些辅助机器都能化作一颗手指大的圆球,季辞将他们装入战甲背部的装置中,凭神识可操控。

七天很快过去,今日便是季辞的第二轮赛事。

当玄老宣布规则之后,所有人都为之一惊。

这次不再是一对一的淘汰赛,所有人都会参与战斗,而坚持到最后的四人才会醒得胜利。

胖子抱怨,这道墟洞天为了省事也太草率了吧,这样的方式就算是玄真境的高手也会被多人围攻导致失败。

季辞说道:“其实这样也合理,让新生早日尝受到大浪淘沙之感,修仙之路不是一对一的公平决斗,日后遇到这样的情况肯定很多,管他如何,接下便是。”

“季子!胖哥!”不远处一个人影挥手跑了过来。

“猴子?!”两人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

“你不是跟随冰魅长老修炼吗,怎么过来了?”胖子不解,柳青为何突然出现在这里。

柳青满面春光,早已没有当日的憔悴之感,开口说道:“师傅说了,修行之路靠个人,她已经将修炼神识的法门传授于我,如今全靠我自己了,也不用一直跟随她,只是有问题的时候可以去找她解惑。”

季辞心里无奈,人比人气死人,相比自己那甩手师傅,柳青这才是真正的师傅啊……

暂比赛就要开始,时告别胖子和柳青,季辞走向候场。

一个少年走向季辞,面色冷酷的说道:“合作吗?”

季辞望着少年,正是第一场比赛中一击治敌的少年。好像叫什么什么鹤乐?

这少年看样子也就十六岁左右,道墟洞天招生有规定,每届只招这一世的天才,考核之前都会检查骨龄,因此眼前这个强大的少年不会是那些化作少年模样活了几千岁的老妖怪……

季辞疑惑,“不是说混战吗?没说过要组队啊?”

少年冷冷的说道:“规则也没说过不能组队,你看周围的人都开始寻找队友。”

季辞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少年,明明一副孤傲的形象,却跑来找自己组队,“你也说了周围都在找队友,为何你不去找他们回来找我。”

鹤乐眼神犀利的看着季辞,说道:“其他人我瞧不起,你还行,而且你身上有秘密。”

看着季辞眉头一皱,鹤乐补充道:“放心,我不会多问,我只想胜出,得到好的资源在道墟洞天中好好修炼。”

这鹤乐不是一般人,季辞的直觉告诉自己,可看他没有害自己的心思,又看了看周围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的师兄弟,季辞点头答应。

“祝我们合作愉快~”

面对季辞的微笑,鹤乐看也没看的转头离去,“好好准备吧,马上开始了。”

望着这古怪少年的背影,季辞越发对此人感兴趣。

玄老头宣布比赛正式开始,所有人陆陆续续的走上擂台。

容纳了上百人还这般宽阔,可见擂台之大,不过剩余的空间并不多,代表所有人都只能硬碰硬,没有躲避的空间。

“他们怎么好多都站在一起?”胖子看着台上的局势立刻反应过来,“不对!他们作弊,都在组队!”

两人不停的寻找这季辞的身影,“在那儿!”,这时季辞站在擂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边上,身边站着一位少年。

“是他!”胖子和柳青都有印象,实在是鹤乐那天的表现太过突出了,又是第一个上场的,不难记住。

“师傅曾给我说过他,这少年可是个小妖孽,才十五岁就达到洞真境八重天的实力。”柳青说到。

八重天?整整比自己高了三重天,看季辞和他的距离,不时低头私语,看来是组队了。

随着玄老一声低喝,比赛开始。

很多人都不得不选择一开始就进入战斗,说实在的。这种方式才是最过精彩的。

擂台之中,季辞和鹤乐背靠着背,季辞戴上手部战甲,火力全开,鹤乐手持判官笔,两人穿梭在密集的人群中游刃有余。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擂台一处的战斗异性了,一个六人组队的团伙围向一个手持狼头巨斧,赤裸上身,的光头壮汉。

壮汉朝着几人一声大吼,挥舞着手中的巨斧竟主动朝六人冲去。

“崽子们,你们被老子包围了!快点放下武器投降!”壮汉叫到。

六人互相对视,这情形怎么和自己想的不一样?

“狂躁!”面对迎面砍来的巨斧,青年挥刀迎去。

“轰!”

两件武器相撞,青年直接被轰飞下擂台。

剩下的五人见状心头一紧,这踏马是哪里跑出来的野兽。

五人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光头壮汉斧身一挥,朝几人冲杀而去,散发出野性十足。

战场瞬息万变,原以为被包围的壮汉来了个反杀,将六人都轰出擂台,这样的战况也吸引了其他队伍的注意。

所有人都知道,组队只是暂时的,只有先将这些强者解决掉,自己笑到最后才是获胜。

十多号人纷纷向光头壮汉围了过去。

“来吧,不怕死的都给老子过来。”壮汉如逆天战神,挥舞着手中的狼头巨斧,丝毫不惧眼前围杀而来的众人。

壮汉吸引了战场,季辞和鹤乐这边轻松了下来,望向大肆挥舞巨斧的壮汉方向,不时有人影飞出。

季辞擦了擦额头的汗珠,感叹道:“这大兄弟是个猛人!”

“死亡冲击!”光头壮汉暴喝,巨斧开路,宛如一人形战车在擂台之中横冲直撞,一个个人影被掀飞,倒地不起,可更多的人加入了围击壮汉的队伍。

随着人数的增加,壮汉双手难敌四拳,体力消耗,有些吃撑不住。

“帮不帮?”季辞向鹤乐问到。

鹤乐没有回答,点了点头。

季辞会意一笑,一跃而起,身形季辞下落。

“轰!”季辞右拳狠狠的轰击地面,落在壮汉身旁。

尘烟四起,以季辞为中心的擂台被轰出了裂缝,将所有围击壮汉的人震退。

季辞回头看向杵着巨斧屹立不倒的壮汉,笑道:“兄弟,够猛啊,我叫季辞,交个朋友如何。”

季辞说话之际,有人想趁机偷袭,

“星步,万星图!”鹤乐脚踏星辰入场,手中判官笔掷出,在空中凭空勾勒出一副星图,一掌推去,星图散开,化作一颗颗星辰轰出,将周围炸开一大片。

壮汉看着突然出手相助的二人,先是一愣,摸了摸崭亮的头顶,随后笑道:“谢了啊,我叫塞恩!”

季辞拍了拍塞恩宽厚的肩头,问道:“还能打吗?”

塞恩双手握斧,吐了口血水,点了点头,朝周围人吼道:“老子要打十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