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老从评委席飞落而下,稳稳的落在擂台中央。

“好一场精彩绝伦的比赛,通过这场战斗,我们再一次看到了道墟洞天新一届的实力,恭喜巧匠院的季辞获得胜利!”

擂台下响起了欢呼声,武灵儿和胖子欢呼雀跃,相拥在一块。

不对!武灵儿率先反应过来,一把推开了胖子。

看着胖子痴痴的眼神,武灵儿瞬间脸颊红晕,“看什么看!再次本小姐把你眼珠子掏出来!”说罢抬脚狠狠地踢在胖子的裆部,转头就走。

下体剧烈的疼痛感使得胖子捂着满地打滚,冷汗不断冒出。

武灵儿闷哼一声转头就走。

从擂台回来的季辞见胖子独自一人坐倒在地,双腿紧紧的夹着双手,面色苍白,表情难受,急忙跑了过来。

“出什么事了?谁人伤你?!!!”季辞心急如焚,难道是陈吉二人想要借陈喆之手毒害自己没有成功,转回来向胖子下手!

“是不是陈吉?!我去找他!!!”季辞起身就要向之前看到陈吉的方向寻去。

胖子一把拉住季辞,痛苦地说道:“不是…是灵儿……”

“灵儿?”季辞愣在了原地,才发现胖子捂住的位置,没好气的说道:“你个色胆包天的死胖子!对灵儿做了什么事?遭报应了吧!”

“没…没有啊……先扶我起来。”看着痛苦的胖子,季辞觉得好笑,但是想了想武灵儿的脾气,怕是下手不轻松啊。

啧啧啧,季辞将胖子扶了起来,“走吧,走两步就没事了,大不了以后努力修炼,当个碎蛋下也好。”

面对季辞的调侃,胖子实在是没有和他一怼高下的精神,现在只想早点回去脱下裤子看看真的碎没有……

一路上胖子抱怨道:“小季子,你和武灵儿怎么突然怎么好了,我可告诉你兄弟妻不可欺啊,你要是跟我抢灵儿我可提菜刀和你拼命。”

那天发生的事季辞也答应过武灵儿要保密,笑道:“胖子,你这次是不是真的喜欢武灵儿啊。”

胖子一把抓住了季辞的双肩,认真的和季辞对视,诚恳的道:“兄弟,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应该了解我,我说这次我是真的喜欢武灵儿,你信吗?”

“不信……”

胖子人设瞬间倒塌,一屁股坐在地上,哭闹道:“没天理了!我是真的喜欢灵儿啊,你们为什么都不信我!!!”

其实季辞心里早就看出这次胖子是真的认真了,说道,“好了好了死胖子,我信还不行吗,赶紧起来,你要丢人可别带上我?!”

季辞偷瞄着附近路过的人,纷纷都向自己这个方向投来怪异的眼神,尴尬异常。

“真的?!”胖子一个胖鱼打挺站了起来,搂住季辞的脖子。

季辞无奈的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兄弟懂我!那你帮我想想办法追书她吧,一直这样下去也不行啊。”胖子说道。

季辞摊了摊手,“这种事外人根本没有办法,只能靠你自己,不够我提醒你一点,好好修炼!”

胖子心喜,难不成自己变厉害了,武灵儿就会对自己另眼相看了?

可是接下来,季辞看了看自己的裤裆,随即说道:“把肉体练强,踢着就不会这么痛了。”

“姓季的,胖爷和你拼了!”

两人一路追追打打回到了住处,几日不见的鲁极终于出现了,手中拿着一块黑疙瘩来到季辞面前。

“小师弟,你看这是什么!”一改平日慵懒的语气,兴奋的说到。

季辞一开始是纳闷,随后眼睛越睁越大,“大师兄!这…这不会是青蛟金吧!”

鲁极点了点头,“正是!”

季辞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手中的黑疙瘩,“你这是从哪儿来的?”

说到这鲁极开心的不得了,解释道:“我这阵子不是下山去灵匠屋逛了逛嘛,想淘点稀有金属,结果逛到个小贩的地摊旁发现了这青蛟金,结果那小贩不识货,我趁着没人发现,赶紧用一百颗灵源石买下了。”

季辞心中感叹,原来以为只有自己有这种气运,一块黑玄金换来一块虚空神金,没想到大师兄也有这种气运,虽然青蛟金算不上神金,可却是锻造武器的不二选择。

青蛟金传言是青蛟化龙时,蜕化的龙角所变,锻造的武器都无比的坚硬锋利,劈山断海就在挥手之中。

听鲁极所言,季辞突然问道“灵匠屋是什么?灵匠住的地方?”

鲁极笑道:“哪有这么多灵匠,只是至从中州出现过灵匠后,为了激励所有人,以此命名,灵匠屋就是那位灵匠所创立,是一个属于巧匠交流的协会,对了,你等这段时间的武斗会结束,也可去登记加入灵匠屋,当时那位灵匠创立灵匠屋后,为了方便系统的判断以为巧匠的水准,也为巧匠划立了等级,按照修灵者的境界划分,一共九阶,八阶为准灵匠,九阶为灵匠。”

季辞不解,如果说修灵者是因为曾经出现过超越九品都职境的存在,才将如今的境界划分为都职境最高,那那位灵匠大人为什么不直接将灵匠设计成十阶呢?毕竟十全十美嘛

鲁极摇了摇头,说道:“那位灵匠大人曾经说过,到达了他的高度,会发现锻造之路还有很高的一层台阶没有人踏入过,因此他不敢这样做,怕有伤天和。”

季辞点头,原来巧匠之路也是漫漫无期,原以为灵匠就是镜头,现在看来是自己多想了。

“这青蛟金我们还没有能力锻造,先收起来,日后再使用吧。”

这是要交给我?看着鲁极想也没想的将如此宝贵的东西放在自己手里,交代自己收起来。

季辞心头一阵暖意流淌而过,或许真如那日给武灵儿所说那般,在这虽然充满了名与利的世界,来之不易的友情,或者爱情,是最让人心暖的。

后来季辞才从胖子口中知道,原来鲁极从小便被老爷子收养长大,视如己出,鲁极也把老爷子当做亲人一般,当知道自己和老爷子和鲁极的关系后,心中已然已经把自己当做弟弟。

接下来的七天时间,季辞几人都没有事,胖子败在天机伞下被淘汰,柳青传回消息,告知几人自己已无大碍,并且退出了武斗会,放弃晋级名额,如今已经拜冰魅长老为师,跟随修行一阵子后便回来,让几人放心。

听到这个消息后,季辞三人都会心一笑,因为早就猜到会这样,柳青因祸得福得到机缘,作为朋友,打心里为他开心。

而唯一成功晋级下一轮的季辞,下次比赛要七日之后才开始,这几日时间季辞决定将功夫花费在研究方面,既然决定走这条路,就要做到最好,在这个奇异的世界,将曾经因为没有办法实现的科学猜想都研究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