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oT匠SY网正?版Xj首;发#M

  其实书店老板的话仁也不太在意,仁本身就对生命抱有一种无所谓的态度,觉得再大的劫顶多夺走自己的一条烂命,况且仁还没想到谁对自己的烂命感兴趣呢。

  一连几天的觉都睡得很好,虽然昌良的纸条依然按时出现,。仁也只是稍加注意,但总不能跟未知“生物”对抗吧,自己又不是那个当了州长的施什么瓦。况且对方也没有恶意,况且昌良看起来也还淡定,至少表面上。

  这天仁也许是睡得太好了,精神旺盛,这天一早睁开了眼。刚往外看,窗外忽然飘过一个白影。这不是那个爱慕昌良的幽灵吗。仁骨碌一声起来跟了出去。下楼,走去教学区。仁一边跟,一边想:她要干什么,放纸条吗?他怎么不发现我?

  穿过两栋楼下面中间的走道时,一个转角,白影不见了。代替的是双眼直直地盯着仁的露,仁很意外,心想这小子在这里干什么?便大喊:喂,小子,挡我路了,让开。仁话没说完,露就突然扑了过来,仁见状一把抓住她的双手反箭在自己的胸前,仁觉得不对劲,说:露,我是仁啊。

  露好像听不到一样,见挣扎不开,就狠狠底咬了仁一口我手臂。仁一痛,松开了手。紧接着仁的脚也被她狠狠地踩了一脚。仁急了,一手抓住她的一只手拉过来,一手顺势拴住他的脖子。露被吊在了半空中,双脚乱瞪着,仁的手也用了点劲,露的喉咙一咽一咽的努力吸气。露的挣扎越来越弱了,似乎快要窒息了,仁也减弱了力气。

  接着仁听到一阵压抑了的惊呼声,抬头一看,发现班上的风、月、行三个人正瞪大了眼睛看我。仁马上意识现在的状况,连忙放开露。尴尬地笑了一下。三人还在扫描着,仁手上有红红的牙印,刚才还那样,是傻子都会想歪了。最后还是风反应过去,假装笑呵呵地说,刚才不说去吃早餐吗,听说今天有豆腐花,很爽口的。另外两人马上附会,是啊,是啊,走了。说完一溜烟走了。

  仁看他们走了,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抬腿准备离开,身后传来一句话:喂,你对我做什么了。仁说:那要问你自己。露跨进几步来到仁面前,说:我做什么了,你要侵犯我。仁说:你先攻击我的。露低下头,说:你看人家有能力攻击你吗,用得着那么狠吗。露声音娇滴娇滴的,还吸着鼻子。仁想到她可能不了解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再说,这种情况,是个女孩子都会委屈了。像是要哭了一样。仁只好赔笑安慰她,说:不要这样,我刚才也是迫不得已的。露依然低着头,吸着鼻说:那你要怎样补偿?仁说:你想怎样就怎样吧。露说:你帮我做一天事吧,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仁心里怀着歉意,想也没想就说:好吧。露听完,抬起头,邪笑着说:做我男佣很惨的。仁马上意识到上当了,痛恨地说:我后悔啊,我经然把你当女生看待了。露说:我就是女生啊,我只不过是个不简单的女生而已。仁说:你简直快不是人了,还女生呢。露说,那我是魔鬼啊。仁说:算你有还有点清醒。露说:经然对主人不敬,罚你不许吃早餐。

  才不。

  有人说话不算数,两天后会全校都知道了。

  你好毒啊。

  没你对一个小女生出手那么毒。

  不好意思,那是魔鬼。再说一次试试,我要公开你罪恶行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