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仁和露到了另一栋楼,这栋楼与教室的那栋楼成90度角。两人在与教室楼层同一层的走廊处蹲下,仁拿出玩具望远镜观看起教室的情况。夜色一片漆黑,不过晚休后,仁故意走最迟,没关望远镜正对的窗户的灯。这样,看着窗户的反光,仁就可以看到教室内一大半的情况了。

  仁心想:这次我不信你还不现身。

  仁蹲着观察了一会,露一把抢了仁的望远镜。仁也懒得理她,坐在走廊上,背靠着扶手休息,正想入睡,腿被人踢了一下。仁睁开眼,不耐烦地说:你干嘛。露说:那有我在这里工作,你睡觉的。仁说:是你自己抢着干的。露说:反正你不许睡,陪我聊天。仁看睡不成了,就点了支烟,一时间烟雾四起。露不满地说:你这人啊,喂,你在谋杀我知不知道。仁说:你死了,我顶多是过失杀人罪。露轻蔑地说:你真猥琐。仁说:过奖过奖。

  过了一会,露兴奋地说:有人来了。仁一听,马上夺回望远镜,任凭露又踢又打也不放手。仁看着窗户,那人进去了,奇怪的是,她不是在走,而是以一种飘的形式在前进。她来到昌良的座位边,仁更加睁大了眼睛从窗户看她的一举一动,只见她连手也不用出,书就自动翻开了。纸条从她半透明的手中滑落,夹在了书中。仁一时惊呆了,忘了露要看。露在一旁看仁不想给她,起身准备冲下去。仁反应过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说:去哪?露说:去看看是谁啊。仁怕让她遇到那个会飘的东西,就说:你不用去了,你已经证明你不是那个人了。这时露意识到仁正抓着她的手,连忙说:你放开我的手。仁一听,马上松开了手。尴尬的笑了笑:我不是故意的。露愤愤的说:你明天最好把所有的事情解释清楚。说完就走了。

  第二天,仁告诉昌良,写纸条的另有其人,不是露。昌良有点失望地问仁是谁。仁说太暗了,看不清。仁叫昌良给纸条他看一下。他把一堆纸条给仁,仁拿起一张,上面写着:我很喜欢你,我一直在默默地关注着你。仁想起昨晚的情景,后一句话真不像说假话。又看了一张:你的忧郁,善感,以及眼睛的迷茫深深地打动了我。再一张:你写回信夹在书上可以吗,我会看到的。仁知道昌良一直没有这么做,便找了一张后来的纸条:你不写也没关系,我知道你想些什么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仁放下纸条,心想,这些话不像出自人之口,难道…­

  E`酷匠"W网9;唯s一@Y正版E1,其!;他z:都p是5》盗}版HQ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