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仁就在这个学校定居了下来,独来独往,唯一能说上话的就是昌良。混了一个月,到了月考。考数学时后座的家伙老让仁给他抄,还把仁的试卷直接拿走了。最后一次更是从后面伸出手来一声也不吱就把仁的试卷拖走了,仁忍无可忍,回过头说:臭小子,再拿一次,你死定了。他听了,忽然“嘣”地站了起来:我是女的,不是什么臭小子。仁一看他的胸脯,笑得眼泪也出来了: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哈哈哈…结果就是仁和她被亲切地叫到了校长办公室,在与校长的三方会谈中,得知她叫露。

  ­两个月后,仁就发现,这里四分之一人神经有问题,四分之一思想有问题,四分之一行为有问题,另外的就是父母有问题。仁问露:小子,你属于那类问题啊。露仰着头说:本小姐那也没问题,我是来追求我的理想的。仁视乎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哦,那就是思想问题了。露狠狠的盯了仁一眼。

  )看正rC版Z章节、…上酷匠^网

  这一天,昌良神秘地对仁说:有个女生传纸条给我。仁白了他一眼:关我什么事。良说:那女生很神秘,几天都没露脸。仁说:你才神秘呢,鬼鬼祟祟的,你不会去问一下午休在教室学习的女生啊,她做得这么保密,除了午休之外就没有作案时间了,因为别的时间会有男生在场,消息就会传播了。

  隔了一天,昌良找到仁,说:那些女生说没看到。仁冷冷地说:找不到就找不到,关我什么事。良说:你不会忍心看小弟受到这种恶作剧折磨吧。仁说:第一,我不是你大哥;第二,有人喜欢你,你却不知道是谁,证明你忽略了某个人。最后受不了昌良的哀求,就叫他给那些纸条看一下,仁看了看,发现字体有点草,却又令人赏心悦目,笑了笑说:这是人写的吗。良一惊:那是什么写的?仁说:我在夸这些字,笨蛋。仁顿了顿,又说:那剩下的作案时间只有一个了,那就是晚上,那样,除了她就没人知道了,怪不得那么深藏不露,你埋伏几天就一定有结果了。

  晚上,仁和昌良埋伏在教室尾,等待神秘人的出现。一直等着,到了凌晨一点钟。良对仁说:仁哥,我受不了了,先去一下厕所。大约一分钟后,昌良冲回来了,喘着气对我说:厕、厕所有鬼!仁从蹲着的地方站了起来:什么鬼啊,这么迷信。昌良颤抖着说:你去了就知道了。仁跟昌良到了走廊尽头的厕所门口,良说:你听。仁仔细一听,厕所里头一时传出咝、咝的喷鼻涕的声音,往里一看,厕所装的是低效率的日光灯,看不到什么东西在里面,仁的心不由得紧一下。昌良在身后小心翼翼地问:哥,你要进去看一下吗?仁说:不要叫我哥,哥只是个传说。说完仁就握着拳头进去了,仁刚一进去,马上来个360度转身,双拳握在胸前,没人!仁定眼一看,原来是一个未关牢的水龙头因水和空气挤压发出的声音。仁叫了昌良进来,指着水龙头给他看,昌良不禁脸红着愣住了……

  而第二天纸条依然出现,写了一些责怪昌良不给她回信的话。仁也不太在意,心想,她应该是在我们在厕所时放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猛龙一哥说:

有看的,随便吱个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