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行驶在三号公路上,夕阳西下,汽车越往前越黑,似乎在驶向黑暗之谷。车上的仁自然没有心情欣赏着美景,心里装着的是去向未知地方的茫然。在这之前一个月,仁因与一群在浴室大小便的人打了群架(其实是他们三个打仁一个)之后就被开除了。校方在告示上说“该生出手狠毒。”

  下了车,仁拖着行李往前走,走向一间刚成立几年的私立学校。这是一个小镇,放眼望去,往好里说是古色古香,往坏里说是腐烂不堪。街道上的地面都是青砖铺成的,来回几个转弯,竟有点迷宫的感觉。仁拦住一个行色匆匆的行人问:大叔,志远学校怎么走。那人盯了仁一下:直走右拐。说完又匆匆地走了。

  酷》匠#网f》首~`发

  仁苦笑了一下,直奔学校。来到学校发现自己是第一个来这鬼地方的人。晚上独自一个人睡在宿舍里,宿舍很大,有点冰冷的感觉。半夜朦胧欲醒的之时,忽然听到楼梯间有“嚓嚓”的拖重物的声音,仁在楼梯旁的第二个宿舍,但以仁的警觉还是听到了动静,而且这东西还在往上爬。仁悄然走到楼梯边上,看到一个人拖着两大包行李往上爬。

  夜色黑暗,仁看不清是什么人,便喝了声:干什么的。那人一直低着头,猛然听到有人喝一声。抬头一看,是一个威猛的身影,腿一软,后退了几步,幸好有墙在后面让他靠着。仁一步一步走向他,他哆嗦着说:大哥,要钱可以,要色不行。仁不理他,问:什么人,干什么的?他答道:学生,昌良。仁一笑:逼娼为良,好名字。接着问他:怎么半夜才回学校?昌良回答:下午就来了,这鬼学校找了好久才找到。仁一把拿起他的行李,说:跟我走吧。然后他跟着仁到了宿舍,仁打开灯一看,这小子还挺帅的,怪不得刚才那么说。

  昌良坐在床上休息,一本正经的对仁说:我的名字是昌荣善良的意思。仁也没什么心情继续开玩笑,对昌良说:我是董仁,叫我仁就行了。昌良突然“吱吱”的笑了起来:不叫你人,难得叫你鬼啊!然后发现仁发出要你命三千的眼神,自动闭上了嘴巴。。

  仁帮昌良铺好了床就都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