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江子娴却不得不承认,杨潇那贱贱的面容已经深入她的心底。

  “你个魂淡夺走了我的第一次,难道就不打算负责吗?”

  越想江子娴越是委屈,漂亮的眼眸充满了泪水。

  “子娴,你怎么了子娴?”

  就在江子娴陷入回忆之际,一道声音把江子娴拉回现实中。

  来者赫然是一名都市时尚靓丽女性,女子叫做立刘芬,是江子娴私交好友。

  纵使刘芬是江子娴闺蜜,但这件事情江子娴也没告诉刘芬。

  “刘芬小姐来了,来,我们一起举杯共饮!”坐在江子娴对面的一名西装革履男子轻声笑道。

  江子娴强忍住眼泪不流出来:“不好意思,高公子,我身体不舒服,不能喝酒!”

  听闻此言,男子脸色略微有些难看:“子娴,这几天你一直来这里不吃也不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里是夜市摊,江子娴每次抵达都不吃不喝,情况实在是怪异。

  开口男子叫做高飞,中原市十大豪门之一高家少主,未来高家继承人。

  高飞在中原市年轻一辈之中也算是鼎鼎有名的领军人物,早些年海外留学,在商业有着极高造诣。

  令人惊讶的是,高家为高飞介绍帝都豪门小姐,竟被高飞拒绝,而高飞则是选择追求白手起家的江氏集团创始人江子娴。

  对于高飞而言,帝都豪门家的小公主自然是别有魅力。

  但,也仅仅是有魅力罢了,毕竟,任何有追求的男人都不喜欢花瓶。

  在他看来,长得漂亮是优势,活的漂亮是本事。

  而白手起家的江子娴,就是那种不仅人漂亮,还活的漂亮的存在,这如何不令高飞怦然心动?

  这几日江子娴一有时间便在这里等候,高飞听闻,每次都前来来陪伴。

  询问江子娴,江子娴总是笑而不语,情绪悲伤,他也不好继续追问。

  刘芬是江子娴的闺蜜,同样与高飞关系不错。

  刘芬知道高飞一直在追求江子娴,她自然也想撮合两人。

  “对啊!子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听高公子说,你这几天都在这里守候,难不成是在等什么人?”

  尽管不愿承认,高飞却不得不面对现实。

  他明显感受的出来,能够让一个商业女传奇情绪如此低落,恐怕除了情,绝对不会因为其他。

  所以,江子娴必然是在这里等人,而且,还是一个男人。

  想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居然在这里连番守候等待一个男人,高飞不由得愤恨不已。

  面对闺蜜刘芬的质问,江子娴并未敷衍,她闭着眼睛痛苦的点了点头:“芬芬,你说的没错,我在等一个人,或许一个一辈子都有缘无分的人。”

  或许一辈子都有缘无分的人?

  此话一出,高飞与刘芬全都格外震惊。

  到底是谁?会让江子娴这个商业女传奇如此魂牵梦绕?

  高飞浑身颤抖,他终于还是从江子娴口中听到了自己最不想听见的事实。

  “子娴,你能告诉我这个人是谁吗?我不甘心,到底是谁?”

  他乃是中原市十大豪门之一高家少主,中原市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更是出国深造过。

  这样优秀的他居然打动不了江子娴,一股浓浓的挫败感高飞无比抓狂。

  “是啊!子娴,这个人到底是谁?”刘芬继续追问道。

  她也想知道,到底是何方神圣如此吸引着自己的好闺蜜。

  “他...他叫什么名字,具体我也不清楚!”

  江子娴痛苦的闭上了双眼,一行清泪缓缓流淌而出。

  嘎!!!

  听到这话,高飞差点没噎死。

  卧槽!自己心爱的女人等待的人居然名字都不知道?

  要不要这么扯淡?

  当江子娴睁开双眼后,湿润的眸子痴情的看着手上的黝黑戒指,脸上尽是温柔之色。

  “戒指?”

  顺着江子娴的眼神,高飞这才注意到江子娴手上有个黝黑戒指。

  仔细扫视,高飞脸上尽是鄙夷之色。

  到底是谁那么恶趣味?居然送给别人一个破戒指?

  这戒指平淡无奇,根本就是废铜烂铁,没有任何价值。

  看着伤心欲绝的江子娴,高飞脸色格外阴沉。

  他绝对不允许自己心爱的女人爱上别人,也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女人为一个男人伤心欲绝。

  就在下一刻,高飞打开手机,发出一条短信:开始行动。

  “嗤啦啦!”

  迅速的,一辆面包车杀了过来,面包车上面走下来一群五大三粗的大汉。

  为首纹身大汉色迷迷盯着江子娴,振奋道:“这个妞不错啊!身材很正点,兄弟们,走!”

  挥了挥手,一群大汉走了上来,为首纹身大汉一只手搭在江子娴香肩之上:“靓妹,哥哥看上你了,跟哥哥走吧,大鱼大肉哦!而且,哥哥晚上还可以跟你谈十几亿的合同,惊不惊喜?”

  “哈哈哈哈...大哥眼光真不错,这小妞真漂亮,你看那性感的身材,真带劲。”

  一群大汉色迷迷的盯着江子娴凹凸有致的娇躯,嘴巴里面尽是污秽之语。

  江子娴眼神中浮现一抹惊慌,她没料到居然再一次遇到流氓。

  高飞戏谑一笑,轮到我上场表演了。

  “啪!!!”

  高飞一巴掌狠狠拍在了桌面上,指着为首大汉怒斥道:“一群上不了台面的粗胚,还不赶紧把手给我拿来,我给你们三秒钟,再不滚蛋,我保证你们会为你们的愚蠢而忏悔。”

  一群大汉全都暴怒不已。

  “小子,你他么很拽啊?”

  “就是,还不给我们老大跪下道歉,小心我们老大一怒,怼死你个鳖孙。”

  这群大汉浑身煞气,吓得旁边的刘芬面色苍白。

  高飞浑然不怵,冷哼道:“真是给脸不要脸,是时候给你们一点颜色瞧瞧了,老虎不发威,当我是哈喽KT啊?”

  一群大汉早就跟高飞商量好了。

  “兄弟们,这小子真是不知死活,给他一点颜色瞧瞧。”

  “盘他!”

  “敢打扰我们老大泡妞,你他么活腻歪了!”

  一群小弟一拥而上,而高飞也不迟疑,怒吼一声冲了上去,一拳打倒一名大汉,一脚踹飞一名大汉,动作极为潇洒。

  不足二十秒,七八名大汉全部倒地,陷入哀嚎。

  干掉一群小弟,高飞怒视着为首大汉:“还不滚?”

  “好...好小子,你他么给我等着,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为首大汉脸上闪现一抹惶恐,带着一群人飞快逃离现场。

  刘芬满脸崇拜:“哇哦!高公子你太帅了,子娴,高公子这样的男人你还不好好珍惜?错过了可就没了啊!”

  “刘小姐谬赞了!”高飞脸上浮现一抹得意。

  就在这一刻,一道衣着朴素的玩世不恭身影出现在人潮中。

  “是他,真的是他!他来了,他终于来了。”

  江子娴直接无视掉高飞,娇躯一颤,冲了出去。

  “嘎!”

  见到江子娴并未被自己威武霸气一面震惊到,反而追向陌生男子,高飞顿时眼神呆滞,内心一万头草拟玛汹涌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