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还高高地挂在苍穹,夜依然还是呢样的黑,但我却在和刘恩雨和刘罗锅在打斗地主。

“大晚上的怎么这么多飞机?”刘恩雨骂到,而我,也骂了几句,说来也怪,凌晨3点开始就有飞机降落在机场,要知道,呢时候的飞机超级响的,而且还有战斗机护航,搞得跟老蒋来巡查一样。

渐渐的,黎明到来,我走出烟熏熏的屋子透了口气,然后刘罗锅和刘恩雨也走了出来,刘恩雨则给了我个包子,悲剧的一天就要来了。

因为我们队伍在大练兵中的表现,我再也不会孤单了,因为有四个可爱的小朋友过来陪我一起上课,而给我们上课的,居然是虚无尊者。

一看见他来,骆玉洁就不镇定了,不停的说着老师你好什么的,而且还让我用肢体语言表现了一下,连刘罗锅都大吃一惊,连手中的中华都掉到了地上。

随后,虚无行者说我们不用上课,让我们跟着他去个地方,呢家伙,刘恩雨就沸腾了,把笔记一扔,屁颠屁颠的跟着他跑了出去,而我们,也紧随其后。

走廊上,他跟我们说他叫骆武,不想让我们叫他什么虚无尊者,因为他觉得这个名字很装。。。

走了会儿,我们被带到了一个破旧的仓库附近,这下,杨博园和刘恩雨这两位好基友开始嘲讽了,说什么骆哥真穷什么的,然后他们就挨了我一拳,很显然,这是骆玉洁控制我打得,我本来也想说来着。

可一旁的郝狸狸却死死的盯着呢个仓库,仿佛有什么天大的秘密藏在这个仓库里似的。

我问她这个仓库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而她却说:这里面有好强大的气场,连艾诺尔都害怕里面的东西。说着她拿出了法典,大爷的,本来法典封面呢个高贵典雅的王妃居然没有了,而变成了一个躲在墙角的小女孩,这真是让我一惊。

骆武似乎注意到我们在讨论的事,便对我们说进去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反正也没什么生命危险,估计也就是进去凑个热闹吧。

接着,骆武打开了大门,一道金光闪瞎了我的狗眼,我真为自己的脑残感到惭愧。

只见里面真是金碧辉煌,四周的墙壁上全部都是金色的,而且正前方挂着一个人的画像,呢个人身披黑色的斗篷,左手拿着一把红色的剑,显得异常威武。

仓库中央,不对,这应该叫大殿中央有一个椭圆形的桌子,桌子旁已经坐满了人,随着我们走来,他们的目光都聚集在我们身上。

桌子旁还有6个位置,这估计是给我们准备的,我们走上前去,刚做好,就有个人站起来说:戴旭阳,我本来不想在海悦阁阻止你,本以为你是说着玩,没想到你真的带他们去,你想让他们死么?

站起来的是闫立,挺厉害的一个人,当然这是骆玉洁告诉我的,而且她还说目前在这的所有人都是大神,要是他们打起来,分分钟整个中国都得山崩地裂。

我听骆玉洁解释了半天也听得不耐烦了,本来想站起来问问他们什么事让我们去,可被骆武给阻止了。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我特么的也是听懂了一些,好像是这帮大神要去日本清理门户要带上我的团队去长长见识,这点破事叽叽歪歪吵半天,一个个都跟个女的似的。

5分钟后,我真有点听的不耐烦了,一拍桌子一咬牙直接站起来说道:你们是不是脑残?我去不去管你们什么事?

我这一句话,世界瞬间就安静了,但一秒后,有个杂碎反骂我是脑残,我这暴脾气,跳上桌子就要给他一拳,幸好被刘罗锅给拦住了,不然我可就闯大祸了。

这个人是学员管理员,一句话就能决定一个学生的去向,好像叫法克什么的。

随后,我对着戴旭阳说我们愿意去,什么时候出发?戴旭阳说今晚八点,校机场,代号猎狗。

说完,我一脚踹开大门,直接就走掉,而刘罗锅他们则跟着我一起走了出去。。

晚八点,学院机场处,已经停留的2架运输机蓄势待发,剩下的就是我们登上飞机前往日本,我对我的队员们说这次行动多保持克制,反正一堆大神保着我们,尽量不要动手,他们则点了点头,但杨博园的神色显的很迷离,郝狸狸注意到了这一点来告诉我,而我则说不要对另外的两个人说,见机行事。

飞机起飞,我们朝着虎穴日本前去,我们就是传说中的中国远征军吧,危险的旅程,看来我要睡会觉来压压惊啊,说着,一蒙头,就睡着了。

  O最新n/章节上J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夜想曲说:

求撸撸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