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一涛也只是从报纸上听说过我发明的技能,以为只是一些障眼法而已,但今天一见,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指着吴一涛,问他是我弄死你还是你自己来,而他没有回答,一旁的杨博园也挑衅起来,谁叫我们人数上占优势呢?把郝狸狸叫过来,几分钟,我们绝对多一个死了的孙子!

  就在我们嘲讽之际,吴一涛居然真的用自己的剑桶了自己,瞬间,伤口流出了殷红的血,在这黑夜中,异常的慎人!

  “这是。。蛊术!”我一听,就知道是骆玉洁在跟我说话,好久没见怪想他的,接着,我就傻不垃圾的向骆玉洁打了声招呼,当然,实在心里打的,而骆玉洁则骂我是不是脑残。。

  唉,我这暴脾气,要是骆玉洁现出真身,我一定要跟她打一架。

  可,正当我幻想的时候,骆玉洁直接用我的手扇了我一巴掌,马上我就清醒,但,清醒的第一眼,我居然看到了这样一个东西。

  吴一涛没有死,而且他的伤口,已经变成了一个血肉模糊的洞!而且里面不时还爬出虫子之类的,我们与他只相隔10多米,这下,我们真的吓尿了,而杨博园则是直接吓晕了。

  我在脑海中赶紧问骆玉洁怎么弄死这不是人的这吊玩意,而骆玉洁则说她师傅会现场演示,我一惊,本能的就要问你师傅是谁,可吴一涛这孙子哪管这些,冲上来就给了我一拳,妈的这还没完,只见从他的洞里爬出一条青绿色的蛇,直接缠住了我,妈的,这下我就吓哭了,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嚣张。

  这时,吴一涛笑了笑,说着举起了自己的剑,只见他的剑也变了模样,或许不能称之为剑,因为,呢更像是一只死人的手。。

  《酷匠@网0正版‘6首}发{

  虽然我是个兵哥哥,崇尚无神论,可特么的见到吴一涛这玩意,还有个屁无神论,我真应该把吴一涛这玩意拍下来给老蒋看看,这样他就不会不还我的3个馒头了。

  他的剑朝我劈来,但,就在这时,一只苍老而有力气的手挡住了呢一剑,吴一涛先是一惊,随后看了看挡他的人,而我,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完全不知道他是谁,但这个背影却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接着,呢人往吴一涛脚下一指,只见他脚下有一个紫色的球瞬间爆炸!根本没有时间反应,也就是指的一瞬间所爆炸的。

  看到这么厉害的技能,我知道这肯定是个牛腩人物。

  然后,他转过头来,直接把我身上的蛇给弄死,我才看清了他的脸。。

  “你不是虚无尊者么!”呵呵,我震惊了,我沸腾了!这特么不是刘罗锅的仇人么!

  而他,则说是他的徒弟叫他来的,他不说我也知道一定是我敬爱的骆姐了。

  说着,他让我往远处站站,说要打爆呢个玩意,而我,点了点头,直接带着尿了裤子的杨博园跑到了旁边的民宅里。

  我在远处观看这场战斗,妈的,这位虚无先生完美的诠释了杀人如杀鸡,压人如压狗这句话,只见吴一涛在这位虚无先生的猛烈攻击下,节节败退,真特么的一副孙子模样。

  而我,确定吴一涛死定了,就和骆玉洁聊起了天,毕竟妹子和兄弟,你想和哪个聊?

  骆玉洁说知道我打不过魔化的吴一涛,所以叫来了他的师傅。后面的我是听懂了,但我却没有明白魔化是怎么一回事,就问骆玉洁,而骆玉洁则说魔化是需要借助一些法术来完成的,就比如说蛊术,各种牛腩的变异啊,我看吴一涛这是蛊术里的虫噬。

  虽然骆玉洁详细的给我介绍了一遍,但我还是没有搞懂什么是蛊术,看来只有以后到灵异部才能学习这些东西了。

  过了会儿,骆玉洁的师傅凯旋而归,妈的,真特么的不是人啊!只见吴一涛的胳膊不知道跑哪去了,肚子上的洞被特么的水泥给封上,真不知道这位牛腩的大神哪里弄到的水泥,而切,吴一涛的头发居然被扒光,眼睛还特么被挖了一只,牙齿更不用说了,全部被拔光,比刚刚更特么的慎人,而虚无尊者则说是为了防止他二度重生,而我,也没说什么,连连道谢,说完,他就带着吴一涛离开了这,临走前还祝贺了一下我。

  他走后的2分钟,我背着满身丑味的杨博园去找郝狸狸他们,路上还问了骆玉洁关于她师傅的事,她只说她是被师傅收养的,妈的,这就有些气人了,你特么的收了个女徒弟,或者说是孙女,妈的。。。

  而骆玉洁,则骂了我句不正经,而我,则笑了笑。

  一路说笑,总算找到了刘罗锅他们,他们看见我,也非常高兴,因为看见我就代表我们赢了,刘罗锅直接问我怎么赢得,而我不经意间回答了一句“骆玉洁的禽兽老师师傅帮的我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夜想曲说:

  有些错字,见谅。

  求撸撸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