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的阳光光照在我的脸上,并且,弱小的月光让我觉得它微不足道。。。

  “你给老子跑快点!刚跑了100里就特么累了?老子要你干什么吃的!”刘锣锅在旁边训斥道,而他训斥的就是我。。。

  “你坐车上你累啊!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对他大吼道,特么的一大早让我来跑步,说是锻炼身体,锻炼个屁啊!围着宿舍跑了300多圈,我特么的也是哭了。。

  “你特么的不想活了是咋地?在加100里!”刘锣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要是有个称手的家伙,非要打我两下。

  “你特么的造反了?老子不跑了,老子要吃饭,不然我就说你是个同性恋!”

  这话一出,刘锣锅立马变了孙子“王兄要吃饭啊?好,好,吃完饭咱们上课去,不在这浪费时间了。”刘锣锅一副孙子模样,儿子口气的跟我说道,这让我的怒火倒是消了不少。

  还别说,这学院的伙食还真不错,有酒有肉,不过这酒有点怪。

  “酒不错吧,这可是用人眼,猪肝,桔梗,川贝,天山雪莲配置而成,无需冷藏也没有防腐剂,是居家旅。。”

  “你再说一遍是用什么做的?”我打断了刘锣锅的话,说道。

  “啊,这个是用人眼,猪。。我去尼玛,你吐我一脸干什么?”刘锣锅的表情顿时从一个推销员变成一个强盗脸。

  “你特么的给我拿这么恶心的酒喝,你就是活该!”我不屑的说道。然后大口大口的吃饭刘锣锅也没说什么,擦了擦脸上的水,也继续吃饭了,有时候我觉得刘锣锅特好脾气,但也是一个见风使舵的孙子。。。

  “大家好。”

  “一共特么我一个人,还大家好,你是来逗我的么?”说着,我捂着肚子,前仰后合的笑着,根本没把锅老师放在眼里“你特么的。。。好,今天的作业是把马克思主义和本草纲目抄抄100遍,今天中午交,下课!”说完,我敬爱的郭老师走下了讲台,留下了孤独的我在教室里坐着。。

  “什么??”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可1秒钟之后。。

  “刘孙子!你是不是属犊子的!尼玛!”我的喊声,响彻了整个教学楼,所有班级的老师都向我的班看去,同时,都说了这样一句话“得罪锅老师者,会成为马克思主义的拥护者和医学家。。”

  就这样,我急中生智的去买了四本书,不说也知道是什么,然后一页页扯下来,在第一张放一张乱写的纸就交了上去(学生党的福利!!),刘锣锅也没说什么,就继续给我上课了。

  他这节课先给我讲了学院的由来。

  “话说在100年以后,由喜羊羊和灰太郎统治的世界里!我们的狼王与喜羊羊和灰太狼进行生死对决,最后法力过猛导至1000多人穿越,而这些人,都拥有了超能力,而你,却拥有着最牛腩的天赐。”刘锣锅老师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好似山下蓝芽短浸溪一般给我讲着这深奥的故事。

  “好了,王同学,我讲完了,你有什么感受?”锅老师看着我,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三个字。。。懵。懵。懵。”我无奈的回答道。

  “好吧,你就记住你很厉害就是了。”牛腩的锅老师估计也不耐烦了,早这样不好了?对不对,你说对不对?此上是心理所想,说出去,估计让我抄史记了“下面给你说说级别,杀破狼学院分为8个级别,依次是雏狼,贪狼,暴狼,血狼,疾狼,月狼,影狼和狼王,又分为三部,自然,灵异,杀破,顾名思义就是三部八级,且狼王只有一个,部可以超越级,简单的说灵异部的月狼可以抗衡自然部的影狼,其他的同理。。”刘锣锅这一说,就是一下午,我还得做笔记。。整整特么做了3个本子的笔记啊!这特么比抄本草纲目还特么累,对了,我好想没抄吧?管特么的呢?反正我大概在课上有十次以上想问候他全家的冲动。

  夜幕慢慢降临了,而我也该回宿舍看看笔记了,但,谁特么的看笔记,。

  “王林,配我吃饭去,走啊。”舍友刘恩雨亲切的问候让我从暴风雨的昼夜看到了彩虹。

  “走啊!去哪吃?”我兴奋的问道。

  “血族的料理店,听说里面出了一道豆腐乳西瓜,我真想去尝尝。”刘恩雨眼中透露出兴奋的目光,好像一个饿了三天人看见食物的样子,没办法,我只好陪他去吃传说中的黑暗料理了。。。

  吃完饭,我们又去玩了一会枪,就是模拟枪战的呢种,都拿的是三八步枪,而且身上还绑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他们说是感应器,可我也不懂。管他呢,能玩就好!

  玩着玩着,就特么到了1点了,我买了一些比较正常的啤酒!准备把酒问青天!可哥们我实在太困,早一步把酒问床单了。

  On看`(正G&版v章/节X上酷W匠K(网

  尼玛,学院生活就特么是晴朗与阴暗的无线交替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夜想曲说:

  求撸撸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