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看着眼前气息内敛的仇原,步千夜冷不丁的说了一句。

“呵!”对于步千夜包含的赞许之言,仇原无声嗤笑,随而说道:“能被武宗第二剑道天才夸赞,仇某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认真对待呢?”

步千夜嘴角微扬道:“这是你的事,不过,在我看来,败局早已定下。”

“是吗?”仇原收敛笑容道:“你就这么自信?”

步千夜摇了摇头,傲然道:“这不是自信,而是对我自己强大实力的认可,你,注定要败在我的手下。”

仇原忽然摇头失笑,只是这笑容却让人讶异的发现,其中竟蕴含着嘲讽意味。

“你太狂妄了,更是自大的没边,你以为剑道天赋不错,又出自武宗之门,就一定能够败我吗?不怕告诉你,你的速度在我眼里就是笑话。”

此言一出,台下瞬间凝固,看了这么多场比武,终于有人第一个敢当面嘲讽武宗的人,而且被嘲讽的人还是武宗第二剑道天才,这一幕,着实让人有些转不过弯。

洛天此时眯起眼睛,紧盯着台上仇原,从他的话似乎隐约猜测出,他定有不为人知的强大底牌,不然,是绝不会当众说出这番话。

而被嘲讽的步千夜,也瞬时骤起了眉头,仇原的态度让他有短暂的失神,毕竟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被人看不起,更是第一次被人当众嘲讽,这让他意外的同时,怒火中烧。

当下毫不废言,一剑挥之,“敢嘲讽我,想必你的实力一定很不错,先吃我一剑!”

“嗤啦——”

浑厚剑气当即暴射而去,磅礴威势摄人心魄。

可就在剑气临身之际,仇原突然身动,几个闪烁间,同样一剑挥下,此剑下的剑气比起步千夜的剑气更为锐利,在触碰的一霎,将其从中一分为二。

“什么!”

亲眼目睹自己的剑气被分割开来,绕是自傲与顶的步千夜也当场怔住了,被其锐利的剑气给深深的惊在当地。

“剑形!”洛天陡然惊讶道,仇原刚才如丝般的锐利剑气让他不由得联想到剑道第三境界剑形,剑形相较剑气虽然充满虚化,但却可以幻化让人为之错觉的剑身,就像拉长的剑影,看似虚实不定,但威力却真是存在,而且一旦浓缩剑形,不但能够增强剑气的威力,更能将剑气变得更为锐利。

看着台上的仇原,洛天却又有些不确定道:“不对,他刚才的剑气虽然有剑形的意境,但却十分微末,不然,可就不是分割这么简单,难道……他触摸到了剑形意境的门槛?”

之所以这么确定,主要还是仇原那虚浮不稳的气息,看其样应该是刚才的施展所造成的,如果他已经达到剑形地步,根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除非他的剑形意境还不稳固,强行浓缩剑气,虽然威力强,但对己身而言,也是有着一些弊端。

“剑形?”震惊过后,步千夜似想到了什么,转眼冷声猜测道。

仇原极力平复虚浮的气息,随而嗤笑道:“呵!发现了吗?现在,你该明白你的狂妄对我而言是有多愚蠢。”

步千夜冷色相对,继而泛起一抹阴险弧度,“你刚才施展的确有剑形味道,但我若猜的不错,应该连剑形门槛都还未稳固吧?”

仇原脸色一怔,显然步千夜的话一语道破他的实际情况,不过就算如此,对付他也足够了,“是又如何?对付你绰绰有余。”

“不,你说反了,若是仅此而已,你仍逃不过败北的下场。”

“嗯?”仇原忽皱眉头,就在其为步千夜之言感到疑惑的时候,却见步千夜周身突升一股大势,此势如长虹贯日,不住地暴涨,直到仇原脸色大变。

“三段剑势!你……怎么可能?”

仇原脸色难堪至极,步千夜的突变让他始料未及,都说大势难修,兵势更为难修,因为其中不仅需要强大的兵道天赋,更为紧要且极其苛刻的便是对兵刃的理解与融合感悟。

此刻步千夜的变化,让仇原看清了何为真正的兵道天才,况且步千夜修得还是兵道王者大势,这样一来,他那微末的剑形意境就显得有些不堪了。

看了眼当中的器架,仇原面庞抽搐不定,为了剑兵,他不惜暴露自己的底牌,如果因此还输了,他怎能心甘。

再次看向聚势的步千夜,仇原陡然牙关一紧,随而双臂一展,体内狂暴真气尽皆提运至极,手中长剑似是感受到了仇原的决心,也颤鸣不断。

这最后的一搏,不管强行浓缩的弊害,将微末的剑形意境放大到了极致,准备一招决胜。

“准备放手一搏了吗?可你仍会以失败告终!”察觉到仇原殊斗的决心,步千夜不削冷笑道,同时三段剑势尽数拢合剑身之中。

随着剑形意境极致的浓缩,仇原的脸上,乃至整个臂膀皆被暴突的青筋覆盖,此战,他也是尽了全力。

“少废话,不到最后一刻,我是不会败得。”

“落日长空!”

仇原一剑挥下,剑气所及尘烟飞扬,更有一股强盛气流震颤高台而去。

高台震颤,如山体抖动触动人心,此幕看的下方众人一脸惊骇。

“不堪一击!”面对众人为之惊骇的无匹剑气,步千夜却不削视之,其手中运量已久的三段剑势,当即裹挟着剑气怒斩而下。

“败吧!”

狂声之中,剑气如浪汹汹拍去,刹那间,两股令人发寒的剑气转瞬即撞,当即爆出一声彻天威响。

“轰!”

“咔~”

威响之中,一道让人错愕的咔咔裂音随之响起,若不是有台布遮掩,众人定会看到,这坚硬的高台上面竟现出了多道裂纹,此裂纹也见证了这两股剑气的骇然之处。

“咻!”

错愕之中,轰鸣之后,一道破风速音传来,众人抬目看去时,却见仇原瞳孔放大,瞳眸中更是被惊惧笼罩。

而在其前方烟尘之中,一道势大如山的剑气极速射来,眼看就要击中仇原,恰在这时,高台猛地一颤,那极速射来的剑气轨迹突变,最终在一栋房屋外爆破开来。

“哗!”

看着那被击出硕大深洞的房屋墙面,众人不禁心惊高呼,此等威力若是击中仇原,怕是非要他的命不可,好在剑气改变了轨迹,不然,仇原必死无疑。

“呼……”仇原此刻猛地吐了一口气,心中的惊惧缓缓地放下,刚才那剑气着实恐怖,让他切实的感受到致命的威胁,若不是轨迹突变,他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而就在仇原暗自松口气的时候,步千夜却脸色发冷的转首看向下方道:“谁?给我滚出来!”

步千夜的冷色怒吼使得下方一片惊悸,当下胆小的都一同的往后退去,那退开的速度深怕被步千夜找上一样。

就在众人退开之后,三道身影遗留当地,这三人便是罗坤,阿莫以及洛天,当然,罗坤可以忽略,毕竟他们的关系在那,那么,就只剩下洛天以及阿莫了。

“是他出的手?”看着阿莫,仇原暗自想道,而洛天却不在他的猜测之内,毕竟二者间的修为一探即知,很显然拥有七级武者气息的阿莫更值得人关注,此刻对于阿莫,仇原心里陡然升起一抹感激,可看了看步千夜,他又有心无力,毕竟他现在的状况根本就不是步千夜的对手,连其一招怕都接不下,主要还是刚才耗去了太多真气,已近亏空的地步。

“是你暗中干扰我剑气的轨迹?”步千夜同样忽视了洛天,目光紧盯阿莫质问道。

阿莫刚欲说话,洛天却往前一步,“是又如何?比起你的狠辣手段,我倒觉得一点都没做错。”

“你算什么东西?一个垃圾,也敢这么跟我说话?你想死吗?”洛天的话激怒了步千夜,同时使得步千夜对其十分的蔑视。

“呵!”面对步千夜的辱羞谩骂,洛天突然嗤笑,随而身影一跃,潇洒落台之后,凝视其道:“你又算什么东西?凭你也配威胁我?在我眼里,你连垃圾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