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高健再次震吼,台下众人不禁一颤,可就在短暂的沉寂之后,又有一人越上高台。

来者修为突出,仔细一探竟发现也是八级武者,他身形虽消瘦,但体表却透露着无形的凌厉气息,仿若出鞘的利刀,让人见之心寒。

“钱龙,请赐教!”钱龙拔出背刀,凌厉气息变得更加凝实,让人有种心悸的冲击感。

“不错!”罗坤淡淡的说了一句。

步千夜闻此来了兴致,“他的赢面很大吗?”

罗坤扯了扯嘴角,继而不咸不淡的低声道:“赢面大不大,可不是一句不错就能换来的,那高健不简单,钱龙对他而言应该算是第一个劲敌吧!”

步千夜眉头微皱,看了眼罗坤淡然的表情,随而摸着下巴道:“那你说,高健算是你的劲敌吗?”

步千夜的话惹得罗坤无声讥笑,看了眼高台上的高健,随而不削道:“这在场所有人里没有一个有资格做我的劲敌,你……觉得呢?”

罗坤忽然看着步千夜,刚才的言语具有较强的蔑视性,这般蔑视绕是步千夜面对也是心里暗自不爽,可想到罗坤那变态嗜战能力,他还能说什么?

看着步千夜沉默不语的样子,罗坤肆意大笑一声,笑声中充满了狂妄的霸气。

“刀痴?”罗坤那肆无忌惮的笑声让得洛天不禁侧目,对于这个拥有刀痴称号的罗坤,他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这般感觉让他自然而然的产生一种警惕与不敢懈怠的心情。

“这家伙不简单的地方可不仅仅是他的真正实力,而是他那越战越勇,让敌手都为之无奈的嗜战之力,通俗点讲,就是这家伙能够在困境中爬起,从绝望中突破,总之很难将他击垮,这种人往往是最可怕的。”阿莫忽然说道。

“越战越勇!就算再挫败也不会倒下认输?”洛天喃喃自语,看向罗坤的眼色变得有些凝重起来,如果有天与他对战,不知道他们之间谁的毅力更强。

“总算来个可看的,可你依然不是我的对手。”这时,对峙中的高健忽然开口,对于眼前的钱龙,他并没有像藐视赵方一样藐视钱龙,而是给了个不错的评价,但也仅仅于此了。

钱龙闻言没有作答,而是令人意外露出讥讽之色,继而身形骤闪,如疾风向高健掠去。

“速度流!”

高健见此双眼微眯,但并没有因为钱龙的果断出手而显露半点慌张之色,相反,眼中的狂热更为强盛。

“速度快又如何?在我这里一点都行不通。”话落身到,一记冷寒刀光迎面斩来。

“哼!”高健冷哼之际,双拳快速攥起,随即由内而外迸发一股强盛的刀势,刀势如障,瞬间震退了那贴于面庞的长刀。

“蹬蹬蹬……”

钱龙掌心一颤,受力的同时携刀狂退,就在距离十米之时脚下猛地一跺,瞬时止住了退势,同时脸上布满了讶异之色。

“二段中级刀势!”

感受着高健体外笼罩的无形刀势,钱龙满脸的讶异惊声道。

以势退敌,高健傲气凛然的凝视着讶异一脸的钱龙,“我说过,你依然不是我的对手。”

“这家伙也不简单啊!”阿莫忽然突发感想,能够凭自己修出二段中级刀势,可见高健的刀道天赋着实不一般。

洛天点了点头,似是认同道:“的确不简单,比我的剑势还强出一分。”说着,看了眼阿莫道:“你现在明白,为何我不会轻视任何人的原因了吧,因为轻视他人就等于自掘坟墓,那可是会悔恨终生的。”

阿莫心悸的点了点头,再次看向高健,神色变为凝重,毕竟高健展现出来的实力,可比他还要强悍,一个来自剑修堂,一个独自一人自修,但这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剑修堂真的败落了,相较于刀修阁与武宗,差的还真是宛如鸿沟啊!

就在阿莫暗自想时,钱龙再次出手,只不过这一次摒弃了速度快攻,而是直接施展自己目前最强的杀招。

“一刀败不了你,算我输!”

“狂刀一斩!”

厉喝之中,人阶中级刀法紧跟发出,周遭气流紧跟爆发,在一瞬间形成强烈的气旋,继而向四周以最快的速度激散而去。

同时,一道二丈巅峰刀气裹挟着无匹之势,摄人而来。

“二丈巅峰刀气!”见此,高健不由皱眉,钱龙的刀气比起他还要强,这是他没有想到的,而且不论他的刀势还是刀气都不及他这二丈巅峰刀气,但若以为仅凭此就想打败他,有这么简单吗?

“呼……”高健陡然深呼一气,随而猛地张大瞳孔,就在这一瞬间,刀气刀势豁然凝合,其身之外突然显现出一股强大的威势,这是一种超越他己身极限的威势。

“什么!他竟然气·势融合了!”高健的变化令的钱龙惊愕不已,如果说单一的刀气或者刀势不及他的话,那么融合后的综合威力已然超越了他,这也是他为之惊愕的原因。

“哼!”高健发招之际对着钱龙不削一笑,随而怒斩而下。

“嗡~”

一刀出,高台震荡不已,气与势的融合果真强悍。

而两股刀气也在刹那相碰,这结果却是瞬间分明,只见高健融合的刀气如狂浪拍散了钱龙的刀气,继而带着余威袭向钱龙。

心里虽惊愕,但钱龙好歹心性不错,在高健刀气余威袭来之时,也是迅速回神提气,继而再次一刀挥下,这一刀用了九成力,虽然击溃了余威刀气,但自身却承受着巨大的震荡之力,同时身影狂退七八步。

这七八步看似不多,却也耗尽了他九成的真气。

看了眼高健,钱龙颓势外显道:“我输了,你的确很强,我输得心服口服。”说完,刚欲对台下走去,高健却陡然开口。

“你也不错,倘若你刀气再进一步,或许我也很难败你。”

钱龙脚下一顿,一抹苦涩笑容展现而出,继而头也不回地说道:“可我终究是败了,这把利兵虽然珍贵难遇,但你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说着,径直跳下高台,扬长而去。

高健拧眉之时,不由看向罗坤,此时此刻,他或许该出手了吧!

一念之此,心情有抹压抑之感,这是强大的对手所给与的压迫,是他无法忽视的。

“他要出手了!”洛天这时莫名说道。

“什么?”阿莫怔然,恰在这时,罗坤往前走了一步,继而抬首道:“是你自己认输,还是我将你打下高台?”

此言一出,场中立马静如水,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以显罗坤之威。

高健紧了紧手中刀,目光凝视着下方罗坤,随而凝重道:“我知道你很强,我或许也不是你的对手,但我也不会轻易屈服,想要此兵,就先打垮我,不然,我高健不会退缩一步。”

“呵!”罗坤听此冷声一笑,继而单足跺地一跃而上。

近距离的对峙让得高健眉头深皱,罗坤此刻的身形看似平常,但以他敏锐的感知却切实的感受到一种无形压迫,这不是修为上的压迫,而是大势压迫,这才是真正的刀道天才所具有的威势。

“来吧!”

纵然被压迫所摄,但高健依然挺立,不显一丝一毫之怯意。

“不错,可惜你遇到了我,所以注定你会败得很惨!”

话落身动,没有刀光,更没有任何的刀势刀气,甚至连刀都没有拔出,有的仅是强如龙的融合拳势以及人阶顶尖拳法。

看着急冲而来,甚至连刀都没有拔出的罗坤,高健突然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并且呼吸都显得有些凝滞,看着破风而来的拳头,他猛然瞪大了眼,“以拳带势,人阶顶级拳法!”

惊愕的同时,为其拳势段数感到十分的吃惊,“竟然还是二段巅峰刀势!”

惊愕之时,拳已至,高健此刻已经来不及发任何刀势刀气,但他反应迅速,连忙提运所有真气举刀格挡,并且以身代刀,迸发二段中级刀势来抵抗,可下一秒,只听噹的一声,用来抵挡的长刀豁然断裂,接着刀势砰的一声,瞬间崩溃瓦解,其身完全不受控制,被一拳击飞了去。

此幕,让得所有人目瞪口呆,再次看向高台上的罗坤,不觉其厉的暗自心惊,没想到对付刀道不俗的高健,罗坤竟然不出刀便一拳击败了他,此等战绩当真是恐怖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