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莫的话转移了洛天的目光,向下方看去时,只见罗坤三人在群众迅速避让的宽道上风光临至。

阿莫这时看了眼洛天,旋即又将目光对准下方步千夜,继而郑重说道:“怎么样?对付他有几成把握?”

洛天头也不回地淡淡说道:“没动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况且来此夺剑兵的也不仅是我们,且先看着吧。”

阿莫认可的点点头,在下方,有很多慕名而来的散修,这些散修虽不归任何宗门,但也不是谁都可以瞧不起的,而且相较于他们,阿莫心里倒是挺羡慕的,至少,他们能够随心所欲,畅享自由不是。

就在阿莫暗想之后,步千夜却猛然回首抬头,目光所及处,正是他们的位置。

“这家伙,感知当真敏锐至极!”见其投来的目光,阿莫一脸心悸道。

洛天没有说话,但眼眸却眯成了一条线,与步千夜的目光刹那交锋!

感受到洛天毫不避讳的目光,步千夜嘴角微掀,透露出浓浓的不削,更是在哑语中赤.裸·裸的蔑视洛天二人。

“他在说什么?”阿莫看到步千夜嘴动了几下,但却没有看出他说了些什么。

“他在说,我们待会一定会死的很惨。”洛天提眉说道,心里也着实有些盛怒,这步千夜当真是太过狂妄,简直与姜云如出一辙,不过洛天相信,他绝没有姜云的实力,但凡事总有万一,为了更了解他,也只能暂且让他猖狂一会。

“狂妄至极,要不我先替你去会会他?”阿莫狂怒不已,怒到要出手的地步。

洛天淡淡一笑,“不着急,自有人会去跟他交手,毕竟这等顶尖宝兵,可不是那么容易遇到的,再说了,他能狂一时,还能狂一世吗?放心吧,这口恶气,我会出的。”

话落,率先走下酒楼,阿莫看着洛天离开的背影,心里一阵迷糊,听他这意思,似乎对战步千夜有着极大的自信,只是这自信到底来源于什么?

忽然,脑海中想起洛天施展的那一招,以一己之力震动城墙的强大劲气,当时所见,着实惊住了他,那时他便以为这就是洛天最强大的底牌,可这等底牌固然强横,但以他之前对步千夜的了解,似乎凭此还不能够败他,能够仅以凌厉之势震退他,此人又怎会简单?依他估计,步千夜的剑势或者身势达到了一种恐怖的境地。

所谓势大如宏,就可见步千夜绝不简单,仅凭那招强大的劲气,似乎还远远不够啊!

“我倒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你究竟还隐藏着什么?”阿莫念此陡然感叹一声,随而摇摇头紧跟走下酒楼。

“各位,洪大师说了,此次夺兵,不论枪刀剑,有能者居之,下面,就看各位的能力了,想要夺兵者,请上台吧!”一名宽袍中年男子对在场所有人作了作辑,随而将夺兵事宜简单的叙述之后便走了下去。

随着此人话落,不论是参夺者,还是围观看热闹的人,都迸发出同样的期待之色。

洛天此刻却皱了皱眉,好奇的看了眼那宣示的人道:“这洪大师是何许人也?”

阿莫想了想道:“洪大师本名洪越,大师二字乃是人们对他锻兵造诣的尊称,此次的三兵枪刀剑皆是他的杰作,现在明白了吗?”

洛天点了点头,忽然有些疑惑道:“明白是明白,可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阿莫闻此陡然笑道:“呵呵!别说你,我一开始也觉得奇怪,自己辛辛苦苦打造的宝兵就这么拱手让人,是不是太不当回事了?”

洛天感同身受的点点头,阿莫说中了他的疑惑。

“不过看似如此,如果你知道他的来历就不会这么想了。”阿莫紧跟神秘道。

“来历?”洛天甚是好奇。

“没错,这洪越的来历其实说起来也很矛盾,这天域大陆可以说无人不知,但又无人得知。”

“此话怎讲?”阿莫之言让得洛天很是不解,也的确如他所说,矛盾点太深了。

阿莫看了眼台后的兵阁,随而轻声道:“你知道天行会吗?”

“天行会?”洛天竭力沉思,片刻,猛然瞪大眼眸,“莫不是一年公布一次天行榜的后台天行会?”

阿莫闻此有些意外,随而笑道:“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不过你说的不错,这天行榜也正出自天行会之手,这天行会的消息无人可比,但他们似乎都免费的广布天下,就好似天域大陆的仆工,任劳任怨,但虽是如此,却也无人敢惹天行会的人。”

“这是为何?难道其实力让人畏惧?”洛天猜想道。

“你想的没错,虽然我也没见过,不过总有耳闻,我曾听吴老说过,曾有一名武尊强者惹怒了天行会的人,最后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而且这还没完,那武尊的残体更是被挂在了九玄山顶,以警世人!”

“武尊!”此等强者洛天无法想象其实力有多高,如果按照实力等级排名来看,那可是趋近巅峰强者的通天人物,但就是此等人物却也落得个这么惨的下场,由此可见,这所谓的天行会不仅实力恐怖,就是这手段也着实骇人。

“怕了?”见洛天脸色突变,阿莫调笑道:“怕也正常,我当时还不如你呢,不过话说也奇怪,天行会名头摄人,但几乎没人知道它的总坛在何处?就像飘荡的云,有种捕风捉影的感觉,但不管怎么说,这天行会怕是天域大陆里最神秘的组织了。”

就在阿莫话落之际,高台上,忽有一人飞身而上,此人宽肩粗腰,肌肉层次分明,从外相看,的确很唬人,而在其背后还背着一把三环大刀。

“我乃高健,刀修一名,谁敢来送死?”唬人大汉冲着台下一吼,震得大多数人一脸胆怯,甚至有好几个对刀兵有念想的刀修都打起了退堂鼓,不是他们想放弃,而是因为高健除了外相唬人之外,其外在还迸发着一股显露于外的刀势,能修出刀势,且不论高低,此人定不简单?再者,他的修为竟高达武者八级,场下有此修为者显然不是很多,而这也是他们胆怯的最大因故。

“哼!”见场下一时陷入沉寂,高健忽然有些自得,不过他并未看向罗坤,不是他不削一顾,而是他知道,以罗坤的身份与实力肯定不会这么早出手,所以,他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如此作为。

可就在他得意之际,一名挣扎好久的七级武者刀修终于按捺不住地越上台中,随而对其抱了抱拳,“鄙人赵方,请赐教!”

高健眼眸微眯,待察觉出其修为这才不削一笑,“哼!赐教就免了,赐揍还差不多!”

这露骨的蔑视让得赵方脸色当场涨红,随而紧握长刀怒色道:“别以为你修为比我高,我就会怕你,不怕告诉你,这刀兵就算我得不到,你也休想得到。”

怒声刚落,其手中长刀猛然挥出,一道一丈巅峰刀气破风而去。

看着迅疾逼来的一丈巅峰刀气,高健忽然不削嗤笑,“这便是你挑战我的底气?实在是不自量力。”

不削之际,刀势紧跟聚拢右臂,霎时凝合修为单掌一握,继而怒拳轰向逼来的刀气。

“砰~”

一拳轰破,炸响一片,待气流散尽,众人面色惊愕,那赵方更是不可思议的张大了嘴。

“你,你竟然融合了刀势!”

良久,赵方陡然惊呼,以刀势融身,这不仅仅可以加强本身实力,更能体现出高健对于刀道的掌控与天赋能力。

“有意思!”台下的罗坤嘴角微扬,眼色像是见到了猎物一样有些微末兴奋。

“他的刀道天赋不错,可惜了!”洛天看了眼高健,又看了眼罗坤,随而惋惜道,对他而言,能够将刀势融身的人,其天赋必然不错,只可惜他无法闯过罗坤这一关,虽然与罗坤没有交过手,但其体外散发的大势却远远不是高健所能相比的,再者,一个出自宗门,一个是散修,不论资源还是修炼环境都不可相比,也因此奠定了他们之间胜败的结果。

虽是如此,但高健却不在乎这些,只要他挺到与罗坤对决之时,他便有着一丝希望,哪怕希望再渺小,他也比很多人强不是,就算夺不得刀兵,能够与大名鼎鼎的武宗刀痴一战,他也算不枉此行了。

“现在后悔了吗?”看着此刻脸色惊讶的赵方,高健忽然冷笑,届时拔出身后佩刀,高举道:“后悔也不迟,就让我一刀送你下台。”

“啊!”

赵方讶然之时,只见二丈初级刀气猛地怒斩而下,届时带起一阵强劲气流,赵方此刻直觉全身被契机锁定,内心更是被恐惧笼罩,在惊悚瞬间,其身被一道凌厉刀气重重的击飞下台,其体表更是惨不忍睹,上身竟衣物破碎,铜色皮肤外,一刀触目惊心的刀痕印在其中。

至此,赵方惨败,场下也是一片寂静!

片刻后,震慑的吼声再度响起,“还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