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兄弟?”张猛有些迷糊,同时心里为洛天的交际能力感到深深的佩服,与洛天比起来,在武宗里他似乎混得有些惨,不仅处处受人刁难,旁人还不愿与他靠近,每个人的眼神中都包含着不削,就如同他在石山村不削与陆兆丰等人一样,那时他便深刻体会到,被人瞧不起的滋味真是他么的不爽。

就在张猛暗暗感叹之时,洛天已经从掌柜那里得知了阿莫房间号,可就在打开房门一霎,不仅张猛,就连洛天都呆住了!

房间里,阿莫趴在床边,嘴角不住地流淌口水,嘴中还隐隐的传出意.淫的声音,这一幕,是人都知道,他肯定是做春梦了。

“这,这是你的兄弟?”呆愣之中,张猛忽然有些不敢确定的问道。

“好,好像是!”洛天也没有想到看起来人模人样的阿莫,居然会有这么不堪入目的一面,这让他在张猛的面前咋丢的起这个人?

“好像……”张猛有些无语,洛天也是尴尬到了极点。

“别跑,让哥哥亲一亲,听话,来呀,来嘛!”忽然,一道浪到骨子里的声音自阿莫嘴中发出,洛天与张猛不自禁的缩了缩身子,这般言语,简直让得他们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认错了,这不是我的兄弟,咱们走吧!”洛天实在受不了了,当下有些急切的往回走,可能由于太激动了直接撞到门上,随着砰地一声,陡然将意·淫中的阿莫给惊醒了过来。

“谁……”阿莫猛地抬头,嘴边哈喇子还不时地流淌,这小子也不知道是睡傻了还是怎么,也不知道擦一擦,就这么眼巴巴地望着洛天与张猛二人。

“你是谁?”看着张猛,阿莫有些疑惑,而就在其警惕之时,却看到了洛天的背影,当下利索的翻身下床,边擦口水边说道:“洛天,你小子终于回来了,害得我好等啊!”

洛天闻此尴尬至极,如果不是阿莫醒来,他肯定会扭头就走,可不巧的是,还是他弄醒的,看了眼张猛,随而打着哈哈笑道:“呵呵!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兄弟阿莫!”

“好兄弟?你刚才不是说认错人了吗?怎么现在成好兄弟了?”张猛狐疑的看着变脸的洛天。

洛天一怔,随而尴尬饶头说道:“刚才的确认错了,现在才是我的兄弟。”说完这句话,洛天的脸不由的红了,真是太他么不要脸了。

“洛天,你说的我咋听不懂啊?什么叫现在是你的兄弟,咱们不是一直都是兄弟吗?”阿莫陡然疑惑道,却不知张猛的目光更为狐疑了。

感受着张猛异样目光,洛天难为到了极点,当下一拍桌面指着阿莫道:“即刻起,没我的允许不准插话,不然,兄弟没得做。”

“又来!”阿莫无语,这是第二次被洛天‘威胁’了,不过他还真吃这一套,谁叫他这个兄弟这么牛叉呢!

看了眼闷坐一边的阿莫,洛天这才看向张猛道:“对了,你刚才说吴勇怎么了?”

提到了正事,张猛也不再纠结刚才的事,随而坐下道:“吴勇这个人不简单,可以说很不简单。”

张猛没有往细了说,但简单的两句话却概明了吴勇这个人整体实力怕是一点都不弱,不过洛天也没有感到很诧异,因为他从来就没有轻视过吴勇。

但就是不知道,吴勇与姜云的差距到底在哪儿?

皱眉间,不由问道:“对了,姜云这个人你知道吗?”

“姜云?他也是武宗的?”张猛显然不知晓。

可正因为他的不知晓,却让洛天泛起了迷糊,“你不知道?他不是武宗实力排行榜第一人吗?这么大的名气你真的一点都没听闻?”

洛天的话让得张猛有些讶异,但依旧是不知晓的摇摇头。

洛天这下更不解了,如此大的名头居然不知道?难道说排行榜上没有姜云这个人?可仔细一想也不对呀!刀修阁那名弟子可还知道姜云乃武宗第一人,而张猛加入武宗却还不知晓,这之间的问题倒真是让人百思不解。

“有啥奇怪的,实力高不一定非得名气大噪,这么说吧!只要单独击败实力靠前的人就行了,一般这种人,都是不削与这种排行的,但也可见,这种人的心态极为自负。”阿莫陡然说道。

听此,洛天忽然感同身受的点点头,想起之前与姜云的对决,他便感受到了姜云强大的自负感,不过凭他的实力也的确有自负的资格。

“先别管姜云了,对于吴勇,你想怎么对付?”张猛岔开话题道。

洛天想了想道:“还能怎么对付?也只能等友谊比武大会了吧!”

张猛显然知道此事,认同之际忽然骤起眉头,“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哦!”张猛郑重的口气让得洛天很是意外,不过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放心吧,我的心态还没那么容易崩,说吧,到底什么事?”

张猛沉默片刻,忽然一脸凝重道:“吴勇他,他被副宗主收为关门弟子了。”

“收为关门弟子?这个吴勇有这么大的潜力吗?”阿莫突然好奇道。不过当看到洛天阴沉的脸色之后,便有些明白的问道:“洛天,你……不会和这个家伙有仇吧?”

不待洛天回话,张猛却接道:“何止有仇,简直是深仇大恨,算是不死不休了吧!”

张猛之言挑明了洛天与吴勇的恶劣关系,阿莫虽然很吃惊,但更多的还是担忧,“洛天,作为兄弟,我不得不劝你一句,做事要谨慎,可切莫因为一时冲动而丢了性命。”

张猛没有说话,而是看向沉默的洛天,毕竟相较于阿莫,他对洛天了解的更为透彻一点。

沉寂半晌之后,洛天忽然一拍桌面,继而眸露坚定之色,“不管如何,他必须死,哪怕是天王老子罩着他,我也非杀他不可。”

强烈杀意充斥整个房间,但阿莫却深拧起眉头,其中利害关系傻子也明白,但洛天却执意固行,这叫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决定,不过不管如何,我都会挺你到底。”张猛拍了拍胸脯道。

“喂!他犯傻也就算了,你还帮他犯傻,你们两个还有没有头脑,你们如果杀了他,那后果想过没有?到时就算剑修堂也保不住你。”阿莫很是无语的看着二人道,这不是找死的行径吗?

张猛拍了拍阿莫的肩头道:“兄弟,有些事你不了解,我也不怪你,但此事换做我也会这么做,所以,你若帮他就帮,不帮就在背后支持他吧!”

“你……唉!”看了眼张猛,阿莫无奈的坐了下来,这对没有脑子的奇葩,真是让他无言以对。

张猛这时站了起来,随而对着洛天说道:“该说的我也说了,我还得赶回去呢,不然,怕会出漏子。”

张猛刚抬脚离开,洛天却意外的看着他,“你是不是已经……”

张猛步伐微顿,继而转首笑道:“不深入敌军,怎能替你办事,放心吧,我惜命得紧,不会有事的,倒是你可得好好准备准备,不然,我做的可就白费了。”

说罢,径直离去。

直到张猛背影消失,洛天这才喃喃低语:“好兄弟,谢谢你!”

洛天明白,张猛为了他算是踏进了危险之地,这份情谊不可谓不重,心里也暗暗的将张猛的话牢记心中,在夺兵之后,他一定要再寻机缘突破,因为那时的危险是他此刻的实力无法应对的,也只有多一分实力,才能够多一份活命的机会。

转眼白昼袭来,西煌城再度进入人潮涌动之时,而今日的人潮更为庞大,不因为别的,就因为今天乃是夺兵大会的佳日。

“起来这么早?不会是紧张了吧?”身后忽然响起一声,趴在酒楼上的洛天缓缓转身,突然,脸色一怔道:“你没睡好?黑眼圈这么重?

阿莫边走边揉着惺忪的眼睛,随而与洛天站在一处,朝下看道:“还不是因为你的事,你都快要没命了,我这做兄弟的能睡得安稳吗?”

洛天闻此心里微暖,随而笑道:“你就对我这么不放心?”

阿莫摆了摆手,“我怎么放心?人家可是副宗主哎!与咱们掌门差不多的存在,你说,你要我怎么放心呢?”

洛天没有再说话,而是转过脸去看着下方道:“这事你不用掺和进来,我自己的命运自己做主。”

阿莫闻此无奈一叹,恰在这时,眼眸突然一亮,“他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