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他的刀气竟如此强悍,加上我的气皇诀劲气以及新独创的拳招都败与他手,他的刀气起码在三丈巅峰!”

想到刚才的终极对决,洛天犹自笃定。

不过他虽然败了,但心里却没有一丝担忧,因为他还有一招未出,那就是气皇诀三式之一的一气动山河,此招不仅势大,还能够干扰对方攻势,如果刚才出了这一招,他敢肯定,姜云的指刀必然会受到片刻阻扰。

而这片刻的时间,他完全有机会反击,只是心里唯一在意的是,他的强大修为,刚才的对决他感知到姜云并没有出动全部修为,当然,以姜云的傲气,肯定以为仅凭武学便能败他,可姜云怎能料到,他的武学同样不弱。

除了修为上的差距,姜云给与他最大的压迫还是刀气,三丈巅峰的刀气,三气合一,威能可不止一星半点,如果用在真正的刀上,洛天无法想象其威能,叶云之前施展的三丈刀气他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要说不恐怖那是假的,又遑论三丈巅峰刀气的姜云呢?

感叹至此,洛天忽然定了定神,随而就地盘坐调养伤势,这一座便是两个时辰,天色已然近黑,但洛天却没有离开这里的想法,明天就是剑兵争夺大会,而且对于步千夜的底细也不太了解,为了以防万一,他也该提升一下自己了。

“目前我的综合实力相差不大,除却剑气一丈,剑势二段,就只剩下气皇诀第一式,以及新独创的移形换影身法和拳动山河。”洛天一一想着自己所学,可就在这时,两种来自剑修堂的武学七绝斩和傲剑凌云被他想了起来。

先不谈七绝斩,就傲剑凌云来说,这种自带双重身法与剑技的融合剑术显然因为负重太多而没有太大的提升空间,但七绝斩就不同了,这本剑术本身就是融合剑术,七式合一,和刀剑之气融合技巧大同小异。

虽是大同小异,但相比较来说,七绝斩还是有着相对可观的提升空间,但这提升的空间方法却不在原点上。

“不管了,先试他一试。”洛天忽然眸中大定,随而一个翻身而立,就地拾竹当剑使之。

竹握手中,身心宁静如水,双目缓缓闭上,体内的真气由慢到快循序渐进的运转着,就在这般立定一刻钟之时,其周身突然狂风席卷,威势惊人的同时,二段剑势紧跟爆发,剑气也一并窜至手中竹。

就在狂风如刀,竹棍抖颤之时,洛天豁然睁眼,继而对着前方不尽数的竹林猛然挥下。

“狂风绝息斩!”

凝聚了剑势,剑气,以及七式合一的七绝斩汇成的终究剑招当即挥出,霎时,一道仿佛连空间都为止震荡的犀利剑气毫无阻碍的穿过大片竹林。

同时,波及之处竟全是连根拔起,仔细观察,却骇人的发现,似有一阵如刀狂风在无情摧残着竹根,大有斩草除根覆盖式的强大威力。

此幕让得洛天为之讶然,但不久后他的心里被兴奋笼罩,就依刚才威势而言,比之玄阶为基础的一气动山河还要强大几分,而且加上犀利的剑气可谓覆盖天网之中,尽是气剑,让人无法躲避的同时,崩溃的迎接死亡的到来,此招不可谓不狠。

也成了他目前以来最强大的底牌,但有此洛天还是不满足,对于移形换影身法他又动了一些小心思,既然剑招可以加强,身法为何不可以?

“如果把剑气与提化后的真气融合一处,再加持在身法之中,会不会有着与众不同的感觉?”

洛天想到便做,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就在竭力操控两股气流融合的时候,丹田内陡然嗡地一颤,其气息竟直接跳过前中后巅峰四期,直达武者六级。

这陡然而来的变化使得洛天错愕很久,毕竟修武一途,难就难在突破之上,而所谓的突破除了外力辅助之外,更大的还是自身机缘,当然此机缘也包含了太多,不过洛天想来思去,似乎也只有一种机缘才使得他忽然突破,那就是对武学进行的改良让他产生了顿悟,虽然他也不知道何时来的顿悟,但这悄然而来的突破却让他实在想不出其他的理由。

“算了,多想无益,况且突破也是好事,又是在这空挡,对我而言如虎添翼,此番争兵我必然得手!”

除了争兵拥有很大的自信之外,对于姜云洛天心里也多了很大的信心,除了加强版的剑招之外,更多的还是修为上的提升,别看只是晋了一级,但对洛天这种武学天才来说,无疑增强了其武学各方面的威力,哪怕不动用狂风绝息斩,就刚才多融合的一招便能与其斗个旗鼓相当,如果使用真剑施展,威力恐怕会提升一个大节。

虽然姜云也会得到提升,但他也有自信不会再败与他,毕竟气皇诀的底子在那,起步点便是玄阶,如此强大功法,随着修为提升威力自然而然跟着提升,况且别忘了,他的真气可是提化过一次,比起一般人还要强横浑厚许多。

兴奋至此,洛天又将心神回转到身法上,对于力量融合的身法透彻着很大的期待。

“移形换影!”

蓦然,洛天一个跨步,其后竟不自觉的现出三道残影,再跨一步,便是六道,以此类推,那残影数目当真是想都不敢想,看根本看不了,因为看了也会让人一阵眼花,就好似出现数十个洛天一般,还是参差不齐的错落开来,这般景象简直令人讶然一脸。

除了残影数量增多之外,重叠后的推力之效是洛天最大的意外,比起之前与姜云对决的推力大了何止一倍,如果此次用上现在的推力必然能够震溃姜云的指刀。

“呼……”

收势而立的洛天,不由深呼一气,满心的疲惫油然升起,接连创新,接连施展,他不仅做到了,还做到了体力的极限,放松一刻,这才察觉到疲惫的无力之感。

接下来的时间洛天进行了恢复亏空的真气,在体力紧跟回复的时候,他这才选择了回去,看了眼天色,他相信,他要是再不回去,阿莫那小子一定会以为他背着他做些见不得人的事呢。

当下借着改良过的速度很快来到了不方醉酒楼,可就在进酒楼一刻,一道熟悉的背影与气息让他怔然的同时不免产生莫大的欣喜之色。

“张猛!”

看着那道坐于桌前,自斟自饮的熟悉身影,洛天激动的喊了出来。

正欲一饮而尽的张猛忽然酒杯一顿,随而木讷的抬起头来,当看到久等的面庞之时,他那木讷的表情转瞬化为兴奋。

“洛天!”兴奋一句,继而起身快步走了过来,随而毫不犹豫的相拥在一起,浓烈的兄弟情谊在此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我真的猜对了!”兴奋相拥之后,张猛喜笑颜开的激动道。

洛天也笑了笑,也知道他的意思,毕竟他好剑这件事在石山村不算秘密,恰好此次争兵大会有珍宝利剑出现,对于好剑的洛天来说,怎会不来呢?

激动片刻,洛天忽而疑惑道:“对了,你怎么来这儿了?”

张猛紧跟收敛笑容,随之多出了一声叹,“唉!我本不想来,但不得不来,为了兄弟,我又怎能不来呢?”

张猛的一叹,让得洛天看出了什么,当下试探道:“是关于吴勇的?”

张猛点了点头,“嗯!那小子还真的……”

张猛话未说尽,洛天忽然制止的看了眼周围,随而谨慎道:“此事待会再说,我先带你见个人,他也是我的好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