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外五里,树林中!

“嗖!”

“嗖!”

两道身影矫健如飞,如过无人之境,飞驰而过。

霎时!前方疾驰人影陡然一个顿步!

后方人影觉此,也是准确无误保留相对的距离停了下来,但身上的狂势依旧躁动不已。

“你很有胆量!竟然不躲不避?”说话者正是小侯爷姜云,只见其缓缓地转过身来,眸光如剑,锐利异常。

后者正是洛天,只见他剑眉微蹙,真气处于待备之态,“你既然感觉到了,我若再躲,岂不是多此一举?”

“哼!”姜云冷哼一声,“话是不错,可我很好奇,你为何对我放出战意?而且这战意还不是一般的强烈,你我可曾有恩怨?”

此言刚落,洛天心头微紧,想不到释放的微末战意竟然被他感知的如此敏锐,都说感知强的刀修或者剑修,其己道天赋不会差,此番洛天是真的见识了,这姜云还真不是一般的简单。

但既然已经被察觉,也就没有隐藏的必要了。

“我对你释放战意不假,但你我毫无恩怨!”

“哦!”姜云有些意外,“那我就不明白了,没有恩怨,你我也算是第一次见面,这战意又何从而起呢?难道是想通过战败我,来成就自己?”

姜云话到末端,嘴角泛起一抹不削。

洛天却嗤笑道:“我对外在的名声没你想的那么看重,还有,你也太高看自己了。”

此言极具针对,姜云也是首现阴沉之色,“你敢看不起我?”

“看不起……又如何?”洛天唇角忽然泛起一抹挑衅意味的不削。

姜云闻此脸色更为阴沉,不过随后突然肆意大笑,“哈哈!好!很好!一个五级武者修为的垃圾,你还是第一个敢看不起我的人,也是第一个以低修为看不起我的人。”

“那么,又如何呢?”洛天反问道。

“你觉得呢?”姜云眸光突然变得异常犀利,背后手掌陡然并起剑指,目光看了眼周围冷色道:“你觉得这里如何?做你墓地应该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浓烈的杀气弥漫开来,但洛天却怡然不惧,只是一抹凝重显露在脸庞,“此地是不错,但却不是我的墓地,而且你也没那能耐杀了我。”

此言很自信,自信的让姜云眼中的杀气更为强盛,“是吗?我到要看看,你哪里来的底气。”

“咻!”

话落一瞬,一记指刀激发而来,速度奇快。

洛天眼眸紧眯,就在指刀到来之际一个闪身而过,速度同样很快,快的让人只觉其没动一般。

“咔擦!”

指刀冲破立定刹那的残影,继而划向其后一棵树干,片刻,断裂之音幽幽响起,洛天耳聪微动,便知那树干已经一分为二。

随着树干倒地,洛天的心情也跟着诧异起来,他想不到,姜云的指刀之气竟锋利如此,同时为其真气操控力感到惊骇,指刀之气固然锋利,但若对真气操控不强,也根本达不到凝聚成线的锋利之效,不过由此可以看出,姜云不仅仅是刀道天赋高,其他潜力也是十分的强大,就凭刚才这一手,武宗第一人的称号是名不虚传,毕竟其除了对真气操控力很强,他的真气掌控度和他一样都达到了以气御力的境界。

而就在洛天为其感到惊骇之时,姜云的脸上同样为其盖上一层大为意外之色,“想不到你修为如此低,武学天赋倒是高的可看,速度,反应力你都很不错,想来你也是个领悟天才,不过你若因此觉得我杀不了你,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真气猛然狂运,三段身势骤然爆发,三道光影紧跟逼出体外继而相融一处幻化成型对洛天压去。

“想以此减弱我的速度?”姜云所为让得洛天明白了其动机,不过很可惜,他洛天可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没有三两三,又岂敢找他试探?

“哼!”暗自冷哼之下,其身狂震,之后,周身更是窜起一阵剑风,偌大剑势如光晕向外扩散。

“剑势融身!”洛天此举令的姜云眉头大皱,剑势的确可以融合身体,继而释放出如身势一般的大势,可是这般要求太过苛刻,一般人没有特定的高潜力根本难以做到这一步,而且对于剑道必须有着极强的领悟力才行。

“好小子,我倒是小看你了,不对,是太小看你了,如此剑道成就,怕是剑修堂那些家伙也是比之不上,你到底是何来历?”姜云暗道,此刻对于洛天算是高看许多,而就在这时,两股大势已然触及。

“彭~”

大势相碰,豁然炸响,劲风窜流之际,身势余威依旧犹存,扑向洛天。

“唰!“

洛天一个剑指毁灭剩余身势,动作行云流水,效果令人咋舌,身势纵然只剩余威,但凭洛天的低修为能够接的如此轻松,也的确有些不可思议,毕竟还是翻手间覆灭。

洛天的展现让得姜云再次意外,不过其耐心也是彻底化无,毕竟已经出了两招,而且对于洛天还不见任何成效,对于一向自傲的姜云来说,这是莫大的耻辱。

“你很不错,但也到此为止了!”姜云陡然一个箭步冲来,指刀紧跟并拢,锐利如线的指气萦绕其中如死亡镰刀,向洛天划来。

“受死吧!”

指气如刀,霸气凛然,让人不寒而栗。

“嘶!”

指刀还未靠近,洛天便觉脸庞生疼,有种被割开的痛感,这一刻,他方才真正体会到,姜云的指刀是如何的厉害!如何的锋利异常!

但惊骇归惊骇,手下动作也是不慢,剑指紧跟祭出,二段剑势强加其中,可就在与指刀相碰一瞬,高下立判,洛天完全是被压着打,其身更是不住地往后退。

看着一直倒退不止的洛天,姜云忽而狂笑道:“呵呵!你不是速度很快吗?怎么不躲了?”

面对姜云的狂笑,洛天沉默不语,只是脸庞阴沉无比,不是他躲不开,而是他在竭力试探,试探他与姜云的差距底线到底在哪儿?

在狂退一阵之后,洛天忽而眸中一定,最后的试探终归释放而出。

“气皇诀!”

暗自低喝,庞大劲气窜入指间,顿时加大了剑指的威力,局势也开始逐渐转了过来。

“嗯?”看着缓自冒头,隐隐压过指刀的剑指,姜云不由错愕,其心底对于洛天更为讶异。

“哼!”讶异以后,不由怒哼一声,接着,一股庞大刀气加入指刀之中。

“不好!”

庞大刀气的加入,让得洛天头皮发麻,这接下来的一幕他想也不想便撤指直退。

“想跑?晚了!”洛天撤指的举动让得姜云十分不削,因为他相信,他此刻的指刀一发,洛天必死无疑,而且对于指刀的速度也是十分自信,纵使洛天速度再快,也定然躲之不过。

“死吧!”

指刀即出,姜云仿若看到洛天被分尸的下场,脸色当即露出狰狞般的狂笑。

而洛天此刻却陡然定住身影闭目而立,威力强大的指刀如风而至,如有外人在定然认为洛天是坐以待毙了,可事实是如此吗?

“移形换影!”

就在指刀近身之际,洛天双眸豁然突睁,接着,竟让人十分看不清的错落十数道残影,这十数道残影左左右右,参差不齐,让人无法辩其真假。

“影合纵力!”

一道厉喝咋响,随而便看到十数道残影重叠一处,这是洛天新领悟的以速聚力之身法,以超越人肉眼极限速度,再以极限速度回归己身,接着这股强大的回笼之力,迸发出强盛的推力,以达到力量的最大化。

“拳动山河!”

残影回笼己身一霎,气皇诀紧跟运转,独创拳招在强盛推力下猛然轰出。

这所有一切过程都在电光火石之间。

“轰~”

两股威能轰然碰撞,也同时刹那毁灭,姜云觉此一脸惊愕,待尘烟散去,已经毫无人影。

一刻钟后,西煌城城南紫竹林中。

“哇~”洛天刚稳定身影,心口陡然一阵翻痛,当即一口热血狂喷而出,其脸色紧跟煞白。

“还是败了!”喷完一口热血,洛天仰面看天,喃喃自语道,这一场最后的试探,看似旗鼓相当,熟不然,他终究还是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