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噹~”

三丈刀气与三道光影碰撞一刻,刀气直接反弹回剑身,叶云面色突变,刀身传来的巨大震荡之力直接让他把握不住,刀身也在一瞬脱手而出,紧接着,在众人震撼的目光中甩落在地。

“天呐!这么庞大的刀气居然直接弹了回来,小侯爷还真是了不得!”刀身落地之时,人群中响起一道惊呼。

“是啊!若小侯爷参加夺兵,只怕武宗的人也是没有机会了。”另一道感叹紧随而起。

“三段身势,他果然变得更强了!”罗坤紧紧注视着傲然挺立的姜云,眼眸中闪过一抹浓浓的忌惮,目光微移,看着那把甩洛在地的长刀,其心里也是暗自捏了把汗,就叶云刚才发出的刀气,如果换做他可做不到姜云这般云轻风淡,并且还会十分吃力,因为他的底牌正是二段巅峰刀势,虽比叶云刀气低了一些,但将刀势归拢与剑气中还是能与之拼一拼,但胜负可就难以猜测了。

“他便是小侯爷?”看着姜云的背影,洛天不由想起郡主赵紫薇的恳求,先不论答应与否,就算与他一战他也不敢说有任何把握。

毕竟身势总体来说算是较为难修的一种,这其中需要与己身精气神相融合方能悟出身势,随着融合程度越深,身势的段数将会越高,当然,洛天有着自信能够悟出身势,只是现在的他还没有时间来感悟,眼下重要的还是以剑兵为主。

“神气什么?若不是我剑修堂中的剑修塔倒塌过一次,使得其中蕴意淡化许多,不然,我一只手就能废了他。”阿莫忽然不削道,但语气中的不甘倒是十分鲜明。

洛天听此好奇心甚重,在没有进入剑修堂的时候便听闻剑修塔重修过一次,但那时的剑修堂却选择了闭山,这其中原因一开始是不解的,但现在阿莫之言倒是解开了他心中的疑惑,原来是剑修塔的蕴意淡化了,导致他们对剑道的感悟越来越低,从而导致其实力增幅很慢,如果这样还出山与人比较,恐怕只会引起讥笑吧!

“看来以后得进去看一看,看看剑修塔到底如何?”洛天暗自想道,而在这时,姜云的嘲讽之音忽而响起。

“我说过,有我在你没有半点机会,而且你也感受到了我的强大是你无法超越的,除非你能击碎我的身势,不然,你永远只能活在我的阴影下。”

叶云面色涨红,握刀之手依然震荡犹存,看着姜云嘲讽的脸色,当下冷色道:“你的实力的确比我高,但我是刀修阁的人,你这般侮辱就不怕我刀修阁的报复吗?”

“报复?呵呵!“姜云毫不在乎的讥讽道:“这一天迟早要来,你们刀修阁应该早有醒悟,剑修堂的闭山就注定了沧州是你我两派的斗争之始,但一山不容二虎,沧州真正的霸主只能是我武宗。”

“你是武宗的人?”姜云此言让得叶云明白了过来。

“不错,我乃武宗姜云是也!”

“姜云?”刀修阁一名弟子忽然深思,片刻后陡然瞪大了瞳眸,“你,你就是以刀术称霸武宗实力榜第一名的姜云!”

随着他这声惊呼响起,在场所有人都大惊失色,更多的还是夸张般的吃惊。

“姜云?武宗第一?还是以刀术称霸?那吴勇应该不是其对手,如果战胜他……”洛天暗自想着,心里对于姜云有了一丝战意,此战意正是因为吴勇而激发,如果战平或者败他,那么对于吴勇将不用再猜忌,可若是打不过,那他面对吴勇可就要谨慎一点了,这不是他故意夸大吴勇的实力,而是那日刀痕充斥的强烈刀势着实惊人,令他至今记忆犹新。

“不管如何,找个机会试他一试,心里也能有点底。”

就在洛天暗自想定时,叶云却陡然不甘道:“原来你是武宗的人,怪不得毫不惧我刀修阁,我更没想到你会是武宗第一人,输给你也没什么不光彩,但你给我记住,总有一天,我会超越你,将你踩在我的脚下。”

“呵!这话我听的多了,但很可惜,他们都未能如愿,你……也不列外!”

“哼!”面对姜云此言,叶云没有说什么,只是眼眸中激射出浓烈的恨意,他将记住这个人,总有一天,他一定会超越他。

“我们走!”

刀修阁几人来去匆匆,让得围观众人暗自唏嘘不已,同时都想到了小侯爷,这个以一己之力震退刀修阁的刀道天才,着实是惊才绝艳,技惊四座!

而就在众人感叹姜云的非凡之时,姜云却陡然看向罗坤,目光深邃不泛一丝波澜,在这般注视下,罗坤却按捺不住地握住刀柄,“你变得是很强,但我罗坤从不怯战,你若想要这刀兵,就从我的身体上踏过去。”

话落,氛围一下子再度变得紧张,但对于众人来说,更多的还是期待,期待又一场的精彩对决。

然而,事情却并没有如众人所愿,只见姜云往前走了几步,在距离罗坤还有一米之时,忽然驻足道:“罗兄这般精神不亏为刀痴称号,只是有些话说的太重了,你我毕竟出自一门,我又岂能对同门师兄弟下重手呢?”

“况且我此次也并非是针对刀兵而来。”

“嗯?”姜云此言让得罗坤深感不解,不为刀兵又为何震退叶云?而且他刚才与叶云的对话中可不是现在这么表达的,明眼人都听得出,他姜云正是因为刀兵才震退叶云的,可现在这番话倒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是吗?可我为什么不敢相信呢?你看看周围人群的目光,你认为他们相信吗?”罗坤扫了一圈围观人群的脸色继而说道。

姜云眼角微瞥,继而回正目光道:“呵呵!众人信不信我可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的看法,你若信,这刀兵便是你的,你若不信,这刀兵的落处可就不太肯定了。”

此言很含糊,让人有种飘忽不定的感觉,但仔细想想,似乎是姜云变着法子让罗坤轻而易举夺得刀兵,可前提是,他必须得相信姜云,这相信二字同时也包含了暗藏的玄机。

此言虽有些模糊,但罗坤也是聪明之人,仔细斟酌之下忽然试探道:“你是想让我入你手下?”

姜云罢手笑道:“非也,而且这般也是对罗兄的侮辱不是。”

“你倒是了解我,可你的意思究竟是什么?”

姜云眼眸微动,继而近前附耳说了一通,随后罗坤面露纠结,在犹豫了一阵之后,确定道:“真的只是合作?”

姜云笃定的点点头,“只是合作,而且一旦事成,还有厚礼想送,这刀兵暂且作为定金如何?”

听此,罗坤看了眼那最右侧的器架,继而点点头,“成交!”

姜云闻此哈哈大笑,“好!只要此事一成,你我日后便是兄弟,我姜云有的必然不会忘了你,好了,在场也没人能够成为你的阻碍,我先行离开,在此恭祝罗兄夺得刀兵之喜。”

言罢,姜云在众人畏惧的目光中傲然离去,罗坤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倒得现在都感觉有些不真实。

“别想了,大庭广众,你还怕他反悔不成?”步千夜察觉其脸色,当即笑道。

罗坤听此这才放下了心,再次看向最右侧的器架,眼眸深处突放一道期待的神色。

“夺兵大会何时开始?”洛天这时忽而问道。

“明日午时!怎么了?”洛天的突然询问让得阿莫有些疑惑。

“没事,对了,落脚处找好了没?”洛天再问。

阿莫指了指对面的不方醉酒楼“就是这里,不过由于银两有限,我只定了一间房,还是最低等的客房。”

这些东西洛天毫不在乎,当即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说完忽然跟随姜云的步伐而去,阿莫不解的看着离开的洛天,当下无奈摇摇头转身走向不方醉酒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