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话何意?”洛天不解的看向阿莫,而阿莫却嘴角微扯道:“没什么意思,就是来了一个刀道高手,看到那个左脸纹有刀纹的人了吗?”

洛天顺势看去,在武宗三人里,果真见到一名脸部纹有刀纹的男子,此人看上去二十左右,个头拔尖,体型还算健硕,样貌虽谈不上英俊,但也属于耐看型,只是脸上的刀纹为其增添一抹凶杀的戾气。

见此,洛天不由联想到吴勇,当下试探性的问道:“他是谁?可是吴勇?”

阿莫摇了摇头,“吴勇我不知道,但此人刀道天赋丝毫不弱于刀修阁的弟子,而且他还有一个称号,大家都叫他刀痴!也因此,其外在名气比很多高手还要大。”

听到此,洛天有些失望,两次与武宗弟子碰面,却一次也没有见到吴勇,心里面多多少少有些失落,不过也快了,他相信,友谊比武大会,吴勇一定会出现。

“好了,咱们赶紧过去吧!多少年了,我剑修堂也该正名了。”阿莫说着率先走了过去,洛天看了会也紧跟而去。

一座三米高的擂台上,摆放着三座器架,每座器架都被黑布遮盖着,台下无论参与者还是围观者都目放精彩之色,可见这遮盖之物定然不同凡响。

“云师兄,这在场能够与你争夺刀兵的也只有武宗的罗坤了,这一次,我们应该是胜券在握了!”刀修阁的一名弟子,扫视一圈最终落在那刀纹男子身上,继而轻声低语道。

叶云看了眼罗坤,眼眸微眯,眸底深处更是闪现着一抹郑重之色,随而沉声道:“换做旁人或许能够胜券在握,可要是罗坤,结果就不好说了。”

那名弟子听此忽而不削道:“云师兄太多虑了,他刀道天赋高不假,但修习之地岂能与我刀修阁相论,再说了,云师兄不是激发了三丈刀气了吗?此招一发,我想那罗坤必败无疑。”

不论刀气还是剑气,都分丈数,所为一寸长一寸强,丈数叠加越多,威力越大,至高为九丈!

而其后的刀(剑)势,形,意,都有更深层次的等级分明,但唯一可以打破原则的就是,哪个层次先突破高级领域,便能逆转战局,这一点,就和越级战斗一般,不过一切都要看个人的领悟力与对真气的操控力。

突破三丈刀气,可谓是叶云目前最大的底牌,但纵使如此,他还是有点不放心,深怕罗坤与他一样,有着不为人知的底牌。

而在另一边,一道锐利的目光折射而来,目标正是洛天这边。

“剑修者,感知很敏锐!”洛天察觉到带有挑衅意味的锐利目光,喃喃低语道。

阿莫耳聪微动,看了眼洛天继而小声问道:“发现对手了?”

洛天没有避讳,直言点头道:“嗯!看上去还不差!”

阿莫闻此有些意外,对于洛天他也算是有些了解,为人低调却暗藏锋芒,对于敌手更是从不轻视,但也不会高看到让自己退缩的地步,但不管怎样,能够被其夸赞,想来其敌手应该是位不俗的剑修者,起码比他强就是。

“看样子你找到对手了!”武宗那边,罗坤神色淡然的说了一句。

步千夜咧嘴一笑,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道:“找是找到了,还是两个,就怕不能让我尽兴。”

罗坤听此也跟着笑道:“呵!你还真是不知足,轻轻松松拿到剑兵,岂不舒服。”罗坤此言包含了对步千夜剑道的肯定。

步千夜忽然瞥了眼叶云,继而嗤笑道:“怎么?你是怕不是叶云的对手,从而拿不到刀兵,所以就对我产生羡慕?”

罗坤看了眼叶云,随即冷笑道:“拿不拿得到,还得上台见高低,他虽从修刀圣地而出,可以我对刀道的理解,可一点不惧他。”

步千夜没有反驳,而是相信的说道:“你这话我是一点意见都没有,不过万事小心,可别阴沟里翻了船,别到时刀痴的名声被人耻笑。”

“小心的该是你,你若阴沟翻了船,你怕是真的要被人耻笑了,别忘了,你可是武宗内排名第二的剑道高手,与你相比,我倒是没什么压力。”

听完罗坤的话,步千夜还真就认真了一丝,所谓名气大责任越重,若是真如罗坤所言,那他只会成为武宗其他人的笑柄,这是他最不愿看到的。

“哼!”当下冷哼一声,无形凌厉之势化成一条直线逼向阿莫,对他而言,洛天这种低修为的人直接无视掉。

快速逼来的凌厉之势让得阿莫有些措手不及,不过还是反应了过来,可就在激发凌厉之势一刻,其身竟不自主的往后直退,洛天眉头微皱,随而快速的一把抓住他,阿莫这才停止了退势。

“怎么样?没事吧?”洛天关心道。

阿莫摇了摇头,看向步千夜的目光多了些凝重,“此人不简单,你要小心点。”

洛天没有回答,因为对他而言,就没有轻视的心理,不过更没有退缩的胆怯。

洛天看向步千夜,却见其对他露出不削的神色,见此,他这才明白步千夜为何选择阿莫作为攻击对象,原来是他的低修为让人看不起了,不过这样也好,对方的蔑视恰是他败势的先兆。

“快看,武侯府的小侯爷来了。”

这时,人潮中响起一声,转瞬令的所有人举目看去,罗坤此刻骤起了眉头,因为他们两个皆为武宗弟子,而小侯爷姜云恰是武宗排名第一的刀道高手。叶云虽不知其身份,但姜云身上的刀之气息依然逃不过他的感知,当下也紧跟皱起了眉头。

“他竟然来了!”这时,步千夜很是意外道,不过随而就释然起来,“也对,这是他的地盘,来也正常,不过可惜的是,你的机会怕是没有了。”

罗坤眉头紧皱,他倒是忘了这里是姜云的地盘,现在想起来的确有些不甘,如果说对上叶云让他不会产生负担心理,那么对上姜云可就不同了,因为他们早前就打过一次,最终以惨败收场,虽然过去了一年,但他心里依然抹不去那日的惨败回忆,重要的原因还是他太强了!

年仅十八,便修出了身势,刀气也激发了两丈半,刀势更是达到了一段巅峰,这还是一年前的综合实力,而现在怕是更强了,如果三种都再次突破,那么,他此次的争夺将一点把握都没有。

“你们是刀修阁的人?”就在罗坤面色难堪之时,姜云陡然来到叶云等人身前,随而打量着几人道。

“是又如何?你是谁?”叶云傲然道,尤其察觉到其言语中的挑衅,傲气更是凸显万分。

“我?呵呵!”姜云忽然讥笑,“我是谁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我顺便奉劝你一句,赶紧回去吧!免得丢了刀修阁的脸。”

“你说什么?”叶云生怒道,作为刀修阁有名的刀道天才,何时被人如此轻蔑过?

“我说你拿不到刀兵,因为,有我在,你没有丝毫胜算,这样够清楚了吗?”姜云语气盛人道,不削意味十分凝重。

“是吗?那待会台上见真章吧!”

“不必了,现在就可以,因为,在我眼里,你连上争夺台的资格都没有!”

“狂妄!”叶云大怒,直接拔出佩刀,当即施展出最强底牌三丈刀气,也由此可见,姜云触怒了他的底线。

“一刀败你!”

声落刀气出,众人见此面色大骇,极速退让间却讶然见到,姜云岿然不动,并且脸上毫无惧色。

“这家伙,难道……”

就在罗坤诧异间,三丈刀气已然逼近,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刻,姜云的身体猛然一震,一股令人震惊无比的身势瞬时激发而出,三道重叠光影快速冲出体外。

刹那间与三丈刀气相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