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生气,所以打算先打你一顿出气再说。”柳无情说道,然后又冲了上去。

  看到自己父亲躺在病床上晕迷不醒的样子,柳无情心中就涌现出了无穷的桀气,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自然是先将罪魁祸首胖揍一再说。

  “洪力,还记得我吗?”这时徐铮从厕所里出来,看着如死狗一般的洪力,笑着说道。

  “徐爷?”洪力睁开有些红肿的眼睛,惊讶的看着徐铮,有些惶恐的说道:“徐爷,您怎么有空到我这个小地方坐坐?”这时候他都忘记了自己刚被挨打的事情。

  徐铮亲热的将他扶了起来,然后笑呵呵指着满目狼藉的酒吧,说道:“我砸的。”

  顿时,洪力知道了,事情无法善了了。

  “你们想怎么样?”洪力认命道。

  有徐爷撑腰,别说砸他的店,就算整个拆了,他叔叔也不会帮说一个字。别看他叔叔是公安局长,可站在这个男人面前,指不定比他还要不堪。所以他也彻底绝了用其他手段讨回公道的想法。

  #更☆D新(B最{7快上Z酷匠`网,!

  就像徐铮之前说的一样,有些人,招惹不起。

  “无情老大,你说吧,怎么处置他。”徐铮略显恭敬的对柳无情说道。

  老……老大……

  所有人长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看向柳无情。

  这个人,这个穿着普通,原本只是他们酒吧扫地员的儿子的年轻人,是徐铮的老大?

  徐铮是什么人?那可是敢独自一人北上,打下大大江山的存在。在外号称徐老虎,道上不管是谁,都会敬称一句徐爷的存在。在叶城,他的话有时候甚至比市委书记的话都还要管用。

  这样的人,竟然叫这个年轻人——老大?

  “首先,我喜欢你们酒吧的工作人员去警察局修改口供,把打人的事情事情经过说清楚。然后,带上钱去跟我爸赔礼道歉。”柳无情直接说道。

  柳无情看起来粗鲁,其实非常细心,在医院的时候当医生提出还要交医疗费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了母亲的表情,知道家里有难处。

  他并不缺钱,口袋里还揣着一张瑞士银行的至尊金卡,里面至少几亿美元。

  不过这次他是偷偷跑回来的,那帮兄弟都不知道,如果动了那里面的钱,他们肯定知道他跑回国内了,势必也要跟过来,到时候惹上什么事就不好了,所以才提出赔钱。

  当然,打伤了人,赔钱是必然的,不仅要赔钱还要道歉。这是最基本的品德,有些人丢失了这样的品德,那么他就让对方记起来捡起来。

  “好,我马上照办。”洪力连连点头,快声说道。他叔叔是警察局的局长,就算被认定打了人,只要罚点钱就能出来,甚至根本不会有人来处理,至于赔偿道歉,给点钱说几句话而已,走风闯雨这么多年,什么事没经历过,只是损失一点钱而已,他还真不在意。

  “最后……”

  “最后?”洪力抬起了头,心中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最后,我爸现在还躺在医院没有清醒过来,作为儿子,我不能接受打他的人还四肢健全的在外面逍遥快活,这会让别人说我不孝,尽管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孝顺的儿子,可我不想再让他听到那些风言风语,所以,我要打断你的一条胳膊,当然,如果你喜欢做轮椅的话,我会选择打断你的一条腿。”

  “不,不……不要……”也不知道哪里迸发出来的力气,洪力连忙向着身后跑去。

  只是他的速度再快,能有柳无情的速度快?只见他很快就追上了洪力,伸手一抓一扭,直接拿住了洪力的胳膊,然后高举拳头。用力对着他的手肘狠狠地砸了下去。

  咔嚓!

  洪力的胳膊呈一个奇怪的姿势,扭了过去。

  彻底断了!

  所有人,心中一片冰寒。

  ……

  “何必呢。”徐铮轻声说道:“本来你打了他的人砸了他的店,在让他赔礼道歉,已经算是讨回了公道,可你现在再将他的胳膊打断,事情就不死不休了。”

  “人是有惯性的,如果这次被他这么轻松解决,那么下次在遇到这样的事情他还会去做,只有让他记住了,他才会明白,有些底线,是永远不能犯的。”柳无情坚定的说道。

  徐铮心中一禀,柳无情这话,似乎有点警告的意思。

  “小徐,今天谢了。”柳无情看了徐铮一眼,说道。

  “老大,你这不是打我脸吗?你能想起我,我才感觉荣幸呢。”徐铮摆手道。

  柳无情点头,说道:“好,那我就不说谢了,今天还有事,改天找你喝茶。”

  “随时恭候!”徐铮精神一震,忙说道。

  他知道柳无情是什么人,所以更清楚与他交好所能带来的好处,在三不管地带,这种人是最不能得罪的,而他的很多生意,就是在这样的地方进行的。

  他当然不是柳无情的小弟,柳无情救过他的命他感激,可能打下这么大的江山,他同样不是那种甘愿屈于人下的人,他有着自己的精明,有时候为了表示亲近,需要这样的名头。当兄弟他自认攀不上,所以只能当小弟。

  回到医院,就只见李凤秀趴在床沿上睡着了,而柳爸柳侯坤,此时也清醒了过来,正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妻子,脸上满怀安慰。至于孟萌萌,估计是被李凤秀说服,回去了。

  听到推门的声音,柳侯坤看到柳无情走了进来,眼中有过一闪而逝的激动。不过很快脸色一板,哼了一声,转过了头。

  “爸——”柳无情有些颤抖的喊道。

  “你还知道回来?”柳侯坤鼻子发酸,声音都有些哽咽,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他心中虽然有气,还是非常关心的说道:“这些年,你到底去哪里了?”

  柳无情沉默了一会儿,说道:“爸,不说这个了,我买了一些粥,你凑合着喝点吧。”

  柳侯坤知道儿子不想说,也不强求,只要儿子能回来,他就放心了,点了点头,然后看了趴在床沿上的老婆一眼,说道:“这些年,苦了你妈了,家里里里外外都是她在张罗,我没本事,连带着她也受苦。”

  “爸,放心吧,以后有我呢,我一定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的。”柳无情鼻子一酸,连忙说道。

  “无情,扶你妈在那边躺下,我们好好聊聊。”柳侯坤指了指对面那个床铺,说道。

  病房里有两个床铺,其中一个还没有病户住进来,所以空出了一个,柳无情点点头,忙轻柔的抱起母亲,将她放在了床上,盖上了被子。

  感觉到母亲的轻柔瘦弱,柳无情更感愧疚。这几年,他并不是没有机会回来,只是因为一堆事情,还有害怕自己在外面的仇家寻上门来,所以强忍着没有跟家人联系。这次要不是将最大的仇家,一伙国际顶级佣兵团给歼灭,他也不敢回来。

  “爸,这次回来,你们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好好安享晚年吧。”柳无情边说着边将饭盒从塑料袋里拿出来。

  “不用,我这把老骨头还干的动,可不想那么早退休,倒是你,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该找个媳妇了?这几年在外面,有没有看上的?有的话,也带过来吧……没有也没关系,我豁出去老脸了,给几个老战友老兄弟说说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家,给你说和说和。”柳侯坤年轻的时候也当过兵,而且干到了排长,只是后来受到了排挤,心灰意冷才专业回家。

  “不,不用了。”柳无情有些尴尬,女人他从来不缺,不过在外面多是捧场做戏,只为了放松,真正谈一场恋爱,还真没有。

  “怎么不用了?老大不小了,你不想结婚我还想要个孙子呢,再像你上次那样一走六年,我受得住你妈可受不住,不管了,这事就这么说定了。我记得你德叔家有个女儿,小时候你们也见过,下次我就安排你们见面……”

  柳无情苦笑,不得不暂时应了下来。受不住老人连番唠叨,他不得不转移话题,说些以前的趣事,不知不觉间,两人的眼眶都有些发红。

  最后,还是老人受不住劳累,先睡了下去。

  柳无情走到窗口,看着外面星星闪现,深吸一口气。这次回来,除了看望父母之外,他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要做。

  第二天,柳无情醒过来的时候,意外的发现,自己身上竟然批了一件衣服,是父亲的那件军大褂,想来是父亲半夜醒来,看到自己睡着了生怕他受寒,才挣扎着爬起来将挂在床沿的那件大褂给他披上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就算受伤住院,柳侯坤还是向着自己的儿子不想他受到一丁点的伤病。

  柳无情心中温馨感动,然后向左右病床上看去,老爸老妈都还在熟睡着,并没有醒过来,他立即轻手轻脚的站起身来,将衣服挂在一旁,然后走出了病房。

  洗漱完,柳无情来到了医院食堂,买了一点早餐,然后回到了病房。

  这时候父母都已经醒了过来,母亲打了一盆水,拧了毛巾,正帮父亲清洗脸庞,看到柳无情回来,似是松了一口气,然后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