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铮走到柳无情身边坐下,问道:“怎么回事?砸哪家店?”

  “这家。”柳无情说道。

  “东莱酒吧?洪力的店?”徐铮问道:“我听说洪力以前是恶狼帮的头号打手,人脉很广,而且我还知道他是现在临港公安分局局长的侄子,砸了他的店会有点麻烦。”

  “你惹不起?”柳无情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徐铮脸一沉,当场就将手中的啤酒扔在了地上。

  卡擦!

  啤酒瓶子摔得粉碎,里面的啤酒随之飞溅出来,酵成了白花花的一片。

  刺耳的声音立即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注意力,他们全部将目光望向了这边,看看这里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干什么。为什么乱砸东西?”徐铮刚一出现就被服务员注意到了,其中一个连忙跑过来,大声说道。

  “乱砸东西?”徐铮冷笑:“你们敢卖我假酒,我为什么不敢乱砸东西?”

  说完,脚一抬,就将一个椅子踢飞。

  “怎么是假酒呢?怎么可能是假酒?”服务员激动的争辩着,要说红酒里掺水什么的还有可能说是假酒,可是啤酒,他们犯得着掺假吗?

  “我说是假酒就是假酒,你们是在质疑我的品位吗?”徐铮说着,“砸了,把这里都给我砸了。”

  既然都说是砸店了,他又怎么可能没带人来。

  在他身后,立即有五六个人跳了出来,拿起椅子就开始乱砸起来。

  哗……

  周围无数人惊呆了,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劲爆的事情。一些胆小的急忙抛开,当然也有胆大的稳坐钓鱼台,静待事件的发展。

  这六个人可以说是训练有素,只砸店,不砸人。只要看到碍眼的,就是一通打砸。

  他们其实都是徐铮的保镖,特种部队出身,打人都轻轻松松,砸店更是效率惊人,所以,很快的,整个酒吧就变得一片狼藉。

  突然,有一个保镖注意到了吧台方向,那里有两个服务员守在那里,柜台上挂了许多名酒。

  一米五高的柜台对于他们来说很轻松就能越过,他只是一撑桌子就跳了过去,然后扬起椅子。狠狠地砸了过去。

  哗啦啦一片,伴随着服务员的尖叫声,那后面柜子里的各种高档洋酒砰砰砰的破碎了开来,砸在了地上,一片片白色的酒气水花飞溅,呛人的酒味布满整个柜台。

  “住手。你们干什么?”经理连忙跑了过来,满脸含煞。

  几个人理也不理,看到什么砸什么,一楼砸完了开始砸二楼vip包厢,很有一种不把这间酒吧全部砸的稀巴烂不罢休的意思。

  经理也知道这些人不会理会自己,将目光移到了柳无情的方向。

  注意到柳无情身边的中年人,她心中一禀。

  什么人配什么衣着,暴发户永远理解不了贵族的低调的奢华。这人虽然看起来穿着普通,可细看之下身上装扮却没有一样是简单的。

  从面貌上中年人显然不如柳无情阳光帅气吸引人,可论装扮,两人差距天差地别。

  显然,这人是来给柳无情撑场面的。

  心中一沉,本以为只是一个没什么本事的莽货小子,没想到这么疯狂。不过她身为酒吧经理,知道和气才能生财,虽然心中气愤,可还是满脸笑容的走了过来,说道:“这位先生你好,我是酒吧经理金秀秀,不知道您怎么称呼?……生气伤身,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我向你道歉,您大人有大量……”

  “你们卖假酒。”徐铮说道。看也不看对方手中的名片。

  “可……可能是因为放的久了,有些变味了吧,我们这里有一瓶八二年的拉菲,您见多识广,要不帮我们鉴定鉴定?”金秀秀看了地下破碎的啤酒玻璃一眼,没有分辩,因为她知道那样会让客人没有面子,会让对方不好下台,她能做到这个位置,自然有着过人的手段,不会轻易得罪客人,更何况是一个明显身份不凡的客人。

  当然,她也不会承认自己卖的是假酒,所以她说是因为放置的时间久了的原因,这样双方都能接受,各人给对方一个台阶,接下来就好说话了。

  徐铮将目光看向柳无情,柳无情冷笑摇头。刀口舔血,他什么没尝过?更何况他不喜欢红酒那味儿。

  “您大人有大量……”顿时,金秀秀知道了,真正能做主的不是徐铮,而是那个之前他看不起的小子,柳无情。

  “我没大量。”柳无情摆了摆手,“这件事情跟我没关系,我可阻止不了他们,你们可别冤枉一个好人。”

  金秀秀的笑脸僵住了,尴尬的说道:“您说笑了,我们……”

  “我从不说笑,我看你还是叫你老板过来吧,不然等店被砸光了,我真难保证他们会不会将这里给拆了……不过也真是,你们这里是不是贼窝啊,怎么成天有人在这里闹事打架。”柳无情无奈的叹口气。

  金秀秀顿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成天打架?还不是你在闹事。

  至于阻止?刚才也不是没有服务员看场子的人去阻止,可还没动手就被他们甩飞,看战斗力凶猛无比,几个人连靠近他们都不能,怎么阻止?

  “你这样,那我们只好报警了!”金秀秀怒气冲冲的说道。

  “报警吧,你们卖我假酒,最好连着酒吧也一块封掉。”柳无情只是笑。顿时酒吧经理脸煞白,寒声说道:“你这是诬蔑。”

  “你这么生气干什么,砸你酒吧你就受不了了?你们做假证包庇罪犯的时候怎么不想受害者的感受?别人就活该被打受伤住院?”柳无情笑了起来,说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金秀秀固执的说道:“我们只是实话实说!”

  啪!

  柳无情直接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

  金秀秀那嫩白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道火红色的印迹,她吃惊的捂着自己的脸蛋,不可思议的看着柳无情。

  “我知道说服不了你,不过我也没打算说服,我只是想讨回一个公道,你不给,我就自己拿。”说完,柳无情也不再理会她那吃惊的表情,自顾自的的找了个完整的椅子坐了下来。

  “有些人,是你招惹不起的,就算你们老板,也惹不起。”徐铮在一旁跟着说道。这话他有感而发,可在金秀秀的理解中,招惹不起的人是他。

  “我们老板想跟你说话。”一会儿之后,金秀秀就走了过来,将手中的手机递给柳无情。显然她知道自己解决不了这边的情况,只好将事情跟老板说了。

  “让他自己过来。”柳无情不去接那手机,干脆的说道。

  直到这时候经理才知道对方不是好惹的,心里暗骂,却不得不将他的话给老板带到。

  当洪力赶到酒吧的时候,酒吧上下两层,包括vip包厢也已经全部被砸完了,顾客也走了个干净,六个保镖坐在废墟中抽烟,微微喘气。整个酒吧一通乱砸下来,就算他们训练有素,也有些累了。

  “到底怎么回事?”洪力看向经理金秀秀,肥胖的脸因为愤怒而上下抖动,凶恶的表情好似要杀人一般。

  “他们是来砸场子的。”金秀秀看了柳无情一眼,继续说道:“因为柳侯坤的事,那人是柳侯坤的儿子。”

  洪力脸色潮红,这东莱酒吧虽然不是他的全部产业,可却是他最早经营的一个酒吧,有着特殊的感情。看到自己的心血被破坏变得一片狼藉,他心中的怒气怎么压都压不住。

  他大步走向柳无情,开口就要呵骂,“我靠,知道我是……”

  酷j匠网}唯《K一/正K版"#,其他都a~是盗N版(

  咚!

  柳无情根本不给他开口的机会,直接一脚把他给踹的老远。

  在这里折腾了这么久他这个正主才出现,柳无情早就不耐烦了,哪还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金秀秀正想提醒什么,可听到老板叫骂的瞬间就泄了气,对方既然敢来找麻烦,那就肯定有所依仗,这个时候不先看清情况而是叫骂,真不理解他是怎么攒下这么大的家业的?

  而那些个服务员打手站在外围张了张嘴,却什么话都不敢说。

  “都这时候了还这么嚣张,怪不得敢公然做假证。”柳无情说着又是一腿,刚刚站起来的洪力再次被踢飞,狠狠地撞在了一个服务员的身上,连带着也一起摔倒。

  “不过惹到我算你们倒霉了,这次的事情你们一定要给我一个交代,不然,就不只是砸店那么简单了。”柳无情自言自语着,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停顿,再次飞起一脚。

  洪力还没来得及爬起,脑后边顿时撞在了一个桌子上,砰地一声,桌子横移发出难听的嘎嘎声,而他的脑袋也是一阵阵发晕,伸出手往后一摸,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

  “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这洪力不愧是打手出身,被这么打还没有晕倒过去,当然这也有柳无情刻意控制的原因。只是现在这个时候,他彻底的没了初时的底气,满脸慌乱的看着柳无情,心中无限后悔。

  要是早知道柳侯坤有这样一个煞星的儿子,他怎么敢因为一点小事拿他出气将他打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