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柳无情,是柳侯坤的儿子,我有点事想要问下你。”当柳无情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明显有些惊讶,不过在听到柳无情的自我介绍的时候,他的脸色立即就变了,小心的望向左右,然后才拉着他躲在了一个角落。

  “你就是老柳的儿子?你怎么来了?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他神色明显有些紧张,好像在顾忌着什么。

  m_最新r!章ps节U上Qs酷J{匠,网g2

  “我爸是被谁打的?”站在酒吧角落,柳无情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喜叔有些无奈,摇了摇头,说道:“你还是别问了,算了吧,咱们惹不起的?”

  “对方背景很大?连酒吧老板都管不了?”

  “哪里是管不了,其实你爸就是……”喜叔突然住了嘴,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差点说漏了嘴。

  “其实就是什么?”柳无情盯着他的眼睛。

  “我不知道,你还是别问了。”喜叔拼命摇头,说道:“你还是回去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我也还有事,先走了。”

  “其实我爸就是酒吧老板打的,对吗?”柳无情喊道。

  喜叔脚步有一丝停顿,然后头也不回,快步离开了。

  柳无情站在原地冷笑,那笑容就像寒冬里冷风,刮肉刺骨。

  对于喜叔的态度柳无情一点都不奇怪,能做扫地员工作的人生活肯定艰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说对方有钱有势,稍有得罪不仅自己的工作要丢,还有可能引起一些麻烦,所以他不愿意将自己撘进来,也是正常的,再说自己父亲跟他只是同事,真说起来算不了多熟。

  在现今社会,能为陌生人出头的,又有几个呢?扶起倒地老人反被栽赃敲诈的还少吗?人家能帮忙把他老爸送过来并且交上两千块钱医疗费,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好在柳无情一番话,总算得到了一些线索,将打人的人给诈了出来。

  “一瓶啤酒。”柳无情自然不会走,直接坐在一个卡座上,对走过来的服务员说道。

  服务员很快就拿了一瓶啤酒过来,柳无情给了他钱,然后装作不在意的说道:“今天这里有人被打了?”

  “这种地方,几乎每天都有人被打,有什么好奇怪的?”服务员不以为然的说道。

  “好吧,我换一个说法。”柳无情耸了耸肩,说道:“你老板今天又打人了?”柳无情盯着服务员的眼睛,分析其中的变化。

  服务员脸色一变,警惕的看着柳无情:“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去把你老板叫过来,或者在这里说得上话的,让他跟我谈,我想他会知道我在说什么的。”柳无情看了服务员一眼,自顾的喝着酒,没有再多说什么。

  已经到地方了,他不信找不到人。

  服务员一愣,然后像看傻瓜一样看了柳无情一眼,转身离开了。

  五分钟后,老板没等到,反而等来了一群混混摸样的打手。

  “你是柳老头的儿子?”为首一个大汉对柳无情问道。

  “兵哥,就是他,刚才就是他打的我,抢了我的钱,我跟他说是跟您混混的,他一点面子不给还说……还说兵哥算什么东西……”正在这时,一个脸上有些红肿的青年伸手指着柳无情,大声的说道。

  闻言,周围的人脸色就是一变,看向柳无情的眼神更加不善了起来。

  那兵哥刚开始还有些不以为意,闻言脸色一变,直接说道:“把他给我拎出去。”

  然后那之前被柳无情狠揍的青年就走上前来,伸手就要拽住柳无情的头发把他拖出去。

  有兵哥在这里,他不信柳无情还敢对他怎么样,所以有恃无恐。

  柳无情眼一抬,一只手直接抡了过去。

  “叭!”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柳无情直接把这个家伙抽的转了两个圈,这才慢条斯理的站了起来,说道:“我最讨厌说谎的人了,当着我的面还敢说谎,你真有勇气。”

  那个青年被柳无情一下子打的有些发蒙,直到感觉到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这才清醒了过来,心里一怒,马上骂了起来,“草泥马,兄弟们一起上……”这时候他还没忘鼓动其他混混,一起对柳无情出手。

  其余几个小混混也顾不得原本想要将柳无情带出去的打算,不用招呼,全向着柳无情扑来,打群架向来是他们最擅长的事情了。

  只可惜他们这一次是撞在了铁板上了,柳无情可不是他们平时碰到的那种一咋呼就腿软的角色。只见柳无情移开了挡在旁边的椅子,然后两手一张,如虎入羊群,拳打脚踢,前后才十几秒钟的时间,这五六个混混,就已经全部躺在了地上。

  这一下的动作真的是太快了,周围的人还没来得及兴奋,只感觉一眨眼的功夫,整个斗殴就已经结束了,而且躺下来的,反而是那几个看起来很凶很残牛x哄哄的混混们。

  什么兵哥,什么人多,在柳无情的面前,完全不够看。

  柳无情脸色很冷很冰,自有一股冷酷的味道。他直接走到了自己的座位,拿起啤酒灌了一口。然后走到了那个服务员身前,之前这几个混混就是他带过来的,此时也一直站在不远处看着。不过现在应该是被吓住了,站在那儿不敢动。

  “大……大哥……我……我……”那服务员脸色煞白,浑身颤抖。

  “我不喜欢不听话的人。”说着,对着他脸上拍了过去,直接将他给拍飞。

  这一下动作够狠,那服务员横向飞了足足两米,狠狠地砸在了一边的桌子上,桌子上的啤酒吃食全部撒在地上,哗啦啦作响。

  “住手!”酒吧的经理脸含煞气的跑了出来,对着动手的柳无情大喊道。“你是什么人,你想干什么?”

  “我是柳侯坤的儿子。”柳无情看着这个经理,说道:“我想让你们去警察局,帮我作证是你们老板打了我爸。”

  “先生,你是学生吧。”经理是一个少妇,三十岁左右,身材凹凸有致,容貌也是中上之姿,但是却有一股难以形容的魅惑风情。

  只有学生,才会这么幼稚的吧。

  她再次打量了柳无情一眼,长长的头发,古里古怪的衣服,就连鞋子……好吧,她认不出那是什么牌子,像是某种兽皮直接缝制的,给人一种,怎么说呢,粗暴,没错,就是粗暴的感觉。

  这倒真不怎么像学生,反倒更像是寻常店里混迹的小混混。

  “不是。”柳无情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也不要猜测我到底是什么身份,我不觉得今天这事会跟我的身份有什么关系。”

  “听姐姐一句劝,这事就算了吧。我们老板--你惹不起,”女人笑着说道。

  “惹不起也要惹,他打得是我爸。”

  柳无情知道,自己的身份这酒吧的人肯定知道,自己来了他们肯定通过喜叔问清楚了自己的情况。就算老板打了人不在意,可下面的人,为了获得他的赏识,肯定会奋力帮他解决麻烦。

  现在自己能打他们奈何不了自己所以这位经理才会出面,如果自己不能打,当场就会被他们拖到某个小巷子里一顿胖揍,站着进来横着出去。

  经理的眼睛眯了起来,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那对不起了,这事我们不能答应。我们要实事求是,不能因为你一句话就无缘无故去冤枉一个好人。”

  “一个好人?”柳无情冷笑:“有人亲眼看到你们老板打了我爸。”

  “那你叫他去警察局作证啊,来我们这里干什么?”经理讥讽道:“你爸被打我们理解,可这里是公共场所,可不是让你发酒疯的地方……”

  柳无情气乐了。自己真是太善良了,以为他们都是普通人没必要像以前对待敌人一样狠辣,没想到,他还是低估了有些人的底线。

  他记得从前有人对他说过,现在是法治社会,很多事情能做但不能被人看见。刚开始他对这句话还没太理解,直到这酒吧老板都没有出面就将事情撇清,他才真正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能做但不能被人看见,就算被看见了只要没有证据就能当做没有发生,这还真是--

  柳无情脸色一沉,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小徐,过来帮我砸一家店。”

  电话另一头的人脸色一窒,他都四十好几的人了,被一个明显是年轻人称呼为小徐,心里就有些不快……不过当他一看到号码,立即一个机灵,马上答应了下来。

  离家六年,柳无情偶然和一伙雇佣兵有了牵扯,然后稀里糊涂的就加入了进去,几年下来,在一帮生死兄弟的推荐下,他倒反而成了头。而这个‘小徐’,几年前在边境走私贵金属,要不是遇到他,早死了。

  柳无情知道他也是叶城人,想来能干走私的都不是普通人,这才让他过来帮个小忙。

  当徐铮赶到的时候,柳无情已经再喝第二瓶啤酒了。而在一旁有两个服务员死死地盯着他,好像生怕他做什么出格的事似得,他知道他们是受了那个女人的指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