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3章 东莱酒吧

  李凤秀跑到医生面前,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衣袖,问道:“医生,我家老柳的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危险?”

  医生看了李凤秀一眼,安慰似的说道:“还好及时送了过来,我们也很快的进行了手术……他的脸上和身上有不少皮外伤,当然我们已经进行了清洗和包扎,不过他有脑震荡,这个就比较严重了,所以需要在医院多修养一段时间。”

  “脑震荡?”刘凤秀大惊,“他怎么会有脑震荡?”

  “你们不知道?”医生诧异的说道:“他的后脑勺破了一个大洞,应该是靠在了桌角或者是被某种尖锐的重物击倒引起的,从他身上的伤势来看,他是跟人打架引起的……”

  “哦对了,送他来的人交了两千块预留款,不过这还不够,所以你们还需要准备一些钱,具体多少你问前台,不过估计得好几万……”说着,摇了摇头,走了。

  “几万?”李凤秀脸色一变,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家里本来就紧张,再加上前些年她老风湿犯了废了好大一笔钱,根本没余下什么存款,别说几万,就连几千都拿不出来。

  李凤秀眼泪婆娑,颤抖着手握着柳侯坤的胳膊,“老柳,你可千万别有事啊。我知道你一直惦记着儿子,虽然你平时不说话,可我知道你一直没有放弃找他……不过现在,你看,我们的儿子无情,他回来了。他就在这里,你千万别有事啊……”

  孟萌萌眼睛有些红,捂住了嘴说不出话来。

  柳无情咬着牙,呼吸变得粗重。

  没一会儿,两个警察走了进来。在听到消息看到柳侯坤情况的时候,心慌意乱的李凤秀没忘记报警,刚才就有两个警察过来了解情况,现在可能是有了一些消息。

  “警察同志,事情怎么样了?”看到警察过来,李凤秀连忙问道。

  进来的两个警察穿着制服,一个有些高瘦,一个则显得有些矮胖,看到病房中站着的孟萌萌眼睛一亮,态度也有些和善了起来,高瘦的警察出声说道:“不好意思,打扰病人休息了,可是我们公务在身,实在没有办法。”

  “没事没事,只要能严惩坏人就行了,可惜我家老柳现在还昏迷着不能录口供……”李凤秀连忙摆手,站在后面的孟萌萌也开口问道:“坏人抓到了没有,是谁动的手。”

  柳无情也露出倾听的神色。

  闻言两个警察顿时都有些为难了,最后还是那矮胖的警察回答道,“事情有点麻烦,我们派人到东莱酒吧查案取证,现场干干净净,那里的人也一致认定是柳先生自己摔倒撞在了桌子上,所以……”

  人就躺在这里,是什么伤他们作为警察经验丰富自然清楚,可东莱酒吧有背景,做事干脆有经验,没有证据他们也不能拿对方怎么样。

  还有句话他们没说,就算柳侯坤清醒过来指认凶手,没有其他证据,这件事情最后还是会不了了之……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李凤秀失声道。

  “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孟萌萌也气呼呼的说道。

  “这个……现在只能等柳先生清醒过来,然后依靠他的口供抓人了,只是……我还是跟你们说实话吧,证据不足,就算柳先生一口咬定了凶手,对方也完全有理由开脱,所以只能是你们能提供其他证据,或者东莱酒吧的人改口供,不然,很难办……”

  李凤秀一下子丧了气,脸上满是无奈和茫然,良久才面无表情的说道:“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们告诉我这些。”

  等到两个警察离开,孟萌萌还是气不过,气呼呼的说道:“这个混蛋太可恶了,难道以为这样做犯的事情就没人追究了吗?那酒吧里的人也很可恨,助纣为虐,迟早有人会收拾他们的……”

  “只能等老柳早点醒来了。”李凤秀对那些人也是恨极,可看着躺在床上的柳侯坤,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了起来。

  “是谁把爸送过来的吗?”柳无情突然问道。

  “你喜叔。”李凤秀说道:“他以前也是印刷厂的员工,还在职工宿舍住过,后来下岗了就搬出去了。”他和柳无情的老爸一样,都是东莱酒吧的扫地员。

  “无情哥哥,你是想……”

  “我去找他。”柳无情直接说道:“小鼻涕,我妈这边你先帮忙看一下,我去去就来。”

  柳无情说着,也没管母亲的呼叫,直接走出了病房。

  他心里压抑着怒火,他怕自己的表情显露出来,吓到了母亲。但是他是真的怒了,欢天喜地的回到家,还没来得及坐下就听闻这样的噩耗……他的脾气向来不好,他的怒火需要人承受。

  离开这个城市太久,柳无情对周围的环境一点都不熟悉。好在这个世界上有钱就能够解决很多问题,他没钱,可别人看不出来。

  所以,他又叫了一辆出租车。

  “东莱酒吧。”柳无情坐上车报出了地址。

  柳无情知道的也不多,连自己老爸是谁打了都不知道。所以他东莱酒吧他是必须去的,不管是确认还是讨回公道……

  一路无话,出租车很快就将柳无情送到了东莱酒吧门口。

  七月的天,天气闷热,恰巧旁晚下了一场雨,在东莱酒吧门口形成了一个小水洼,出租车驶过,水花飞溅,顿时一旁走过的行人被溅了一身。

  被溅了一身的是个小青年,二十来岁,穿着短裤和背心,粗壮的手臂上,清晰的纹刻着一个狼头。

  显然,他不是什么好人,

  “卧槽,司机你给我死出来。”

  )看4!正,版mX章0节%上酷~f匠6{网

  青年追上来了,用力的拍着出租车的车顶。

  “大哥,对不住了,没看清路。”司机四十多岁,面对着二十岁小青年,还是陪着小心,喊着大哥。

  “没看清路?你瞎眼了啊,兵哥知道吗?那是我大哥,只要我一招呼,立马就能喊一堆人把你车给砸了你信不信。”眼见司机连连点头一个劲的说信,青年暗喜,大模大样的走了过去,瞪着司机,“说吧,现在怎么办?我这套衣服,昨天刚买的,大几千块钱……”

  闻言,司机嘴巴发苦,知道遇上了无赖,被看上敲竹杠了,哭丧着脸说道:“大哥,我身上真没钱,要不,我让我媳妇帮你洗洗?”

  “没钱?”青年眼睛一瞪,甩手就给了司机一个耳光,骂道:“靠,你当老子是傻子啊?赶紧交出来,不然等会在你身上搜到了,嘿嘿,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了!”

  司机脸上被打的火辣辣的疼痛,心中愤怒,却不得不屈服。

  柳无情看不过眼了,用力的推开门,恰好那青年就在车门旁,砰地一声撞在了这个青年的身上,直接将他撞了个跟斗。

  “卧槽,你tm作死啊。”这一下,青年摔得有点狼狈,再加上他刚才闹腾已经有几个人在边上看着指指点点,丢脸丢大了,不由有些恼羞成怒,快步走过来直接拎住了柳无情的衣领,一用力。

  好重!

  拎不动?青年一愣,接着就感觉整个身体好似腾云驾雾一般,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剧烈的疼痛这才从后背上传来。

  “瞎眼了吗,没看到我要下车?还有,知道我这套衣服多少钱买的吗?大几十万,你看一下子就被你弄皱了,现在你看着办吧,不赔个万儿八千,别想走。”柳无情一伸腿,踩在青年的肩上,那青年拼命挣扎,却始终不能移动分毫,脸不由得涨得通红。

  角色的对比转换实在是太快了,这青年到现在都还有些发蒙。

  不过他发蒙,柳无情可不会发蒙,见他没有反应,直接拎住他的衣领,单手就把他提了起来,甩手就是两个巴掌,“听到没有,爷可没有时间跟你啰嗦,识相的话……”

  这两下巴掌终于让他有些清醒了,身子一个哆嗦,忙叫道:“大哥,是我不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的衣服我陪还不行吗,这是五百……啊是一千……全……全给您了……”

  青年本想掏出五百块钱消灾,没想到空中不好受力,加上心理太紧张了,将口袋里的钱全掏出来了,吓得又是一个哆嗦,却不敢将其他钱要回来,只是小心的看着柳无情,面色僵硬难看。

  “这还差不多。”柳无情没有客气,直接将钱接过,然后将它甩开。

  有了钱,这车费可不就有了,柳无情直接抽出一百块钱,递给了司机,笑着说道:“好了,这是车费。”

  “好,找你钱。”司机没有什么客气不客气的,见麻烦解决了,连忙飞快的找出零的,也不想在这里拉个回头客了,直接离开。

  “东莱酒吧。”

  东莱酒吧并没有因为今天发生了打人事件而停业,反而随着天色渐暗,过来喝酒聊天的人越来越多了。

  柳无情站在酒吧门口,看了看门口的招牌,推门走了进去。

  对喜叔柳无情有印象,他很容易就找到了他。对方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秃着半边脑袋,瘦的跟竹竿似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