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就是,你能不能,先稍微,离远一点……”孟萌萌用小手轻轻的推开了柳无情一点,然后伸出青葱般白皙的手指,往两人接触的地方指了指,面色如霞。

  “咳咳--”柳无情往下一看,登时老脸一红,只见自己的小兄弟昂然挺立,露出狰狞的一面,正狠狠地隔着衣服顶在孟萌萌的腰间,偶然跳动,带动着衣服也跟着滑动了起来。

  连忙一撅屁股,让得自己那有些怒放的小兄弟离开了那片柔软。

  “还有什么事?”见孟萌萌此时还是面有难色,柳无情关切的问道。

  “那个什么,能不能,把手也放下…我能站得住。”孟萌萌脸色绯红,紧咬着下边嘴唇,声音细如蚊鸣。

  现在她已经站直了身子,可屁股后面柳无情的大手还摁在上面,那悄然传过来的热力,让她浑身发软,心如鹿撞。

  “哦哦,应该的应该的,我这不是关心你嘛,怎么样,脚扭伤了没?要不要紧?”柳无忙将手离开了她的翘股,不过仿佛手中还残留着那股柔软和弹性,悄悄地攥了攥拳头,心下感叹,“长大了啊,全身都长大了啊,哪里都大了,越来越大了……”

  “没事了,我能走。”小姑娘摇了摇头,随着柳无情的手拿开,她竟然有一种失落的感觉。刚走两步,腿有一软,一直小心跟在后面的柳无情连忙扶住了她。

  这时候他没再占她便宜,扶住的是她的腰部,不过看起来两人的姿势还是有些暧昧,孟萌萌整个身子,几乎都靠在了他的身上,从后面看去,就好像两个情侣走在一起,恨不得将自己的身子整个都揉进对方的身体里面去一样。

  最=X新章¤1节M#上酷匠U网Ik

  “你脚看来是扭伤了,我来看看吧。”柳无情说着,一手直接将那电瓶车停好,然后扶着孟萌萌走到了一旁的石墩上。这种石墩是那种立体正方形的小石墩,几块叠在一起可以当凳子的,就在一旁的杨树底下,偶然有人坐在上面乘凉。

  “果然扭伤了,都有点肿了。”扶着孟萌萌坐下,柳无情小心翼翼的帮她脱了鞋,然后放在了自己的腿上,仔细的看着。

  孟萌萌的脚很白很直,一般人的脚就算再怎么保养,偶也会有些许的弯曲,可她的脚却完全不是这样,根根笔直,且如青葱一般,雪白润滑,非常养眼--这绝对是美足控的最爱。

  而在这雪白美足上的那一点红肿,看起来就显得异常显眼触目惊心了。

  “没事,只是扭到了,我帮你揉几下就好了,绝对没有后遗症,而且很快就能正常走路了。”柳无情说了一句,然后就轻轻的揉动了起来,很认真很细心。

  孟萌萌脸红红的,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突然,她目光一闪,看向了柳无情,他的衣服有些特别,看上去破破烂烂的,头发也有点长,有些蓬松,但好像并不是没有经过打理。

  孟萌萌心有点酸酸的,异常难受,“这几年,无情哥哥肯定过的很不好,也许吃都吃不饱。”想到这里,她眼睛都有些发红。

  不过就算柳无情看起来有些衣衫褴褛,可在孟萌萌离他这么近,却没有闻到什么酸味臭味。相反,在他的身上,好像有一种奇怪的芬香,非常吸引人,越是靠近,香味越是强烈,,越是闻到,越是想闻。

  不由得,孟萌萌靠的越来越近了。

  柳无情像是感觉到了孟萌萌的移动,抬起了头,笑了起来,“怎么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就像是经过了千百次的排练一样,她恰好靠近,他恰好抬头,两人的嘴唇,就是这么切合的,亲吻在了一起。

  那软软的带着对方嘴唇温热的感觉,如电光一般,闪在了两人的心头,刹那永恒。

  柳无情僵住了,孟萌萌也傻了。

  他们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么巧合的事。

  “唔,我,你……”孟萌萌眨眨眼,然后闪电般推开柳无情,整个脑袋都低了下去,双手捂着脸,好像鸵鸟一样,不敢抬起头来。

  柳无情脸也有些发红,尴尬的说道:“咳咳,那个什么,意外,这纯属意外哈……不过说真的,还真甜,哈哈……”

  “无情哥哥……”孟萌萌快哭了。

  “哈哈,好了好了,你腿现在没事了,站起来试试。”柳无情有些招架不住了,连忙转移话题。

  好一会儿,孟萌萌才强压下心中的羞意,站了起来。走了两步,果然完全不疼了,心中欢喜的她还轻跳了两下,也没有什么异样。

  “走吧,回家看看。”突然,柳无情脸色一变,有些紧张了起来。

  闻言,孟萌萌乖巧的点了点头,只是看向柳无情的目光,变得不同。

  孟萌萌和柳无情家一样,父母都是盛联印刷厂的老职工,不过孟萌萌家相对要好一点,他爸当时就是印刷厂的五号车间的生产队长,工资待遇相对要好一点。而柳家的家境,却糟糕的多。确切的说,是他家的情况一直都不怎么好。

  父母都是盛联印刷厂的普通职工,而他父亲也是属于那种比较老实巴交的人,一天都打不出一个屁来,升职基本无望,一家人全部的工资也才两千出头,再加上母亲的身体一直不怎么好,生病抓药,还有柳无情以前的学费,基本上一年到头都是平平淡淡的过着,别说衣食无忧,就连温饱都算勉强。

  而现在柳家的房子,还是当年父亲作为印刷厂正式工时候分配的夫妻房,一楼一底,门口两米外就是另一栋楼房,常年不见太阳。房子内部也不算宽敞,四五十平房,夫妻两人还凑合,加上柳无情,便显得拥挤了。

  “哟,萌萌啊,带男朋友来了?”当柳无情和孟萌萌走到职工楼的时候,一个邻居调笑着说道。

  “常伯,我是柳无情啊,老柳家的,您还认识我不?”这时,柳无情满脸堆笑的迎了上去,问道。

  “老柳家的小子?那个离家出走的败家玩意儿?呸!”立即,刚刚还笑容满脸的老头儿就板着脸,呸了一口,“老柳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还知道回来?”

  老头儿的年龄大,嗓门也高,话音刚落,周围很多人就走出来看个稀奇,对柳无情指指点点的,总之没什么好话。

  柳无情耸了耸肩,本以为会受到欢迎,没想到是一顿噼里啪啦的臭骂。

  外边热闹的景象显然惊动了柳无情熟悉的房间里的人,吱呀一声房门打开,在门口站着一个以见华发的女子。

  在外人面前他可以假装毫不在意,可在面对这个老人的时候,他心里脆弱的防线立即轰然崩塌。

  柳无情将近一米八的身高,一百四十多斤的汉子,‘噗’的一声跪在了地上……

  “妈,我回来了……”

  “儿子,真的是你?”李凤秀眼泪模糊,身子都有些颤抖。犹自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慌慌张张的伸出了有些枯槁的手,颤抖着要抚摸柳无情的脸庞,却好像生怕这一切都是梦境一般,犹豫着不敢靠近,那惶恐中带着的喜悦,恰是显露出李凤秀心中最真实的反应。

  等了六年,盼了六年,在即将绝望的时候,儿子回来了。

  “妈,是我,我回来了。”柳无情那常年冷漠的眼神,也在看到那记忆中熟悉的母亲的更加苍老了一些的面孔的时候,变得模糊了起来。

  流浪数载,对柳无情来说,心中最为挂念的,就是老家中永远忙碌的母亲,还有虽然沉默却脊骨如梁撑起一家天地的父亲。

  “爸呢?”柳无情抬起了头,说道。

  “你爸……”李凤秀原本喜悦的心情沉默了一下,然后脸上就露出了愁容,“你爸,他被人打了。”

  “被打?怎么回事?”柳无情心中一颤,脸色立即便沉了下来,心中涌现出一股桀气。

  儿子突然而来的吓人表情让李风秀吓了一跳,好在柳无情时刻注意着母亲的表情,脸色的桀气只是一闪而过。

  ……

  印刷厂的效益很不好,在十多年前的一次辞退风波之后,再次迎来了一次大裁员。很不幸,柳无情的父亲柳侯坤正是被裁员的人之一。

  没办法,为了家庭,柳侯坤只得找了一个为酒吧打扫卫生的工作。

  他就是在酒吧被打的,消息传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手术室里两个多小时了。

  听到柳父被打的消息后,周围的邻居都非常震惊,相约着要一起过去看望。不过最后还是被李凤秀给拦住了,然后和柳无情还有孟萌萌一起赶去了医院。

  孟萌萌是执拗要去的,两家人的关系非常好,细说起来还有点亲戚关系,是以孟萌萌提出过来,李凤秀考虑了一会儿,答应了下来。

  问清楚了急诊室的位置,他们便连忙赶了过去。恰好柳父已经做完了全身检查出来,只是此时仍然处于昏迷状态。

  看着病床上那熟悉的脸孔上密密麻麻缠绕着的纱布,还有那隐隐透露出来的血迹,李凤秀眼泪顿时流了下来。孟萌萌吓得捂住了嘴,柳无情的脸色也很难看,只是他并不怎么习惯表达感情,只是用力的握住拳头,劲力蓬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