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这一次是赌对了啊...独孤凤看着柳无情的眼光此刻也是发生了改变,似乎在看着一个可以任意雕琢的瑰宝一般。

  那灰衣男子看到铁塔在地上吐血的悲惨情景,顿时也清醒了几分,想要站点便宜的想法此刻也抛到了九霄云外:草,老子怎么这么背?随便泡个妞都能碰上凝神境的怪物?而且还是这么年轻的凝神怪物?他今天出门可是看了黄历的啊,唉,看来黄历得买本最新版的了!

  酷匠网首d/发0。

  想到自己的黄历还是00年的,程灰越发肯定了自己今天碰上柳无情肯定是因为版本太老的原因,骂了声晦气,然后扶起铁塔便想走,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冷冷的声音;“我让你们走了么?”

  听到这个声音,铁塔跟程灰两人心头猛地一颤,不过程灰转念一想便又吊了起来:老子程家总部就在这叶城,老子还怕你个小瘪三不成?

  想到这儿,那程灰豁然转身,然后刁刁地直视着柳无情的眼睛,大刺刺地道;“老子想走就走,怎么?还想请老子喝咖啡啊?”

  柳无情闻言不怒反笑,道:“行啊,你要是敢喝,我就敢请!”

  那铁塔听到柳无情的话本来便已经受了内伤的他此刻更是一口老血喷出来,然后听到程灰的话顿时吓得面无血色,转过头来在程灰耳朵上低声道;“少爷,这个小子有古怪,咱们不能跟他硬扛,等回去让家族查清他的底细咱们再好好合计合计,如果电子实在硬的话咱还是死了泡妞的心吧,反正这世界上只要有钱还怕没妞泡么?”

  程灰正望眼欲穿地看着柳无情身后的美人,此刻听到铁塔的话也不禁清醒了一分,再看到铁塔身上刚吐的黑血,顿时也是有些脱力,喃喃道;“那怎么办,他、他现在不让我们走啊?”

  听到程灰心生退意,那铁塔庆幸的同时也是有些垂头丧气,咬了咬牙说道;“如果他想要咱赔偿点什么的话咱就尽量答应他吧,反正以他这样的实力,恐怕背景也会极其恐怖,能不得罪尽量不得罪啊少爷!”

  听到铁塔的话,程灰想了想还是郑重地点了点头:泡妞可以但是得有老二,钱多可以得有命花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想到这儿,程灰也没了刚才的乖戾之气,反而是一脸谄媚地对柳无情说道:“大哥,林大哥,我错了,兄弟刚刚太对不住您了,竟然打您马子的主意,兄弟自己打脸,您看给您解气,您就饶了我吧!”

  程灰说着还真的甩手朝着脸上打了起来,那力度虽然说并不是多么气壮山河,但是也是甩的掷地有声,看的柳无情直直点头,边看边说打得好。

  程灰虽然说谄媚打自己的脸,但是他的手也不是铁打的,甩了一会便累得甩不起来了,但是看着柳无情那饶有兴趣的脸却生怕自己一停,柳无情再挠他,因此只好苦着个脸对柳无情道;“大哥,我错了,我甩不动了,您看够了没,我停下吧?”

  柳无情听到程灰的话,笑脸猛的一僵,程灰瞥见后不禁一阵毛骨悚然,手上虽然酸的要死,但是却不知道哪儿来的一股力量,甩动的更加卖力了!

  而柳无情笑脸僵硬之后嘴角便是狂躁地抽动起来,一边抽动还一边大笑着说道;“哈哈哈,你个煞笔,我又没说让你抽,你不想抽就不抽呗?”

  听到柳无情的话,程灰也是愣了一下,然后便是狂喜地放下抽得都有些肿了的双手,愣愣地看着柳无情,等着他的训话。

  看到程灰的样子,柳无情不禁有些唏嘘:他知道程灰能够像现在这样对待他完全是因为刚刚他所表现出来的强横的实力,如果柳无情没有得到那煤髓,或者没有跟那书灵接触,他也就不会用那煤髓炼体,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能够达到凝神二层境界的水平,而现在躺在地上跪地求饶的可能也就变成了他!

  实力啊...还是实力的原因!柳无情没有任何一个时刻像现在这样渴望变强!

  想到自己还要保护家人,还要查出那佣兵团隐藏的秘密,以及那隐藏家族对他的威胁,柳无情不禁握紧了双手,他知道,自己是应该努力地提升实力的时候了!

  想到这儿,柳无情也就没有了追究程灰的兴趣,挥了挥手说道:“好了,你拿出一千万来吧,现在,立刻,马上。不然你会立刻,马上被揍成猪头,然后被扔到一个不知名的臭水沟里...”

  柳无情说完之后也不给他们选择的机会,直接是返身坐在卡座上,跟独孤凤继续聊天。

  独孤凤虽然有一句没一句地跟他聊天,但是心中的震撼却是无以附加的:那不可一世的程家竟然就这么服软了?而且还是赤裸裸的打脸?

  而且听那铁塔男子的话,好像这柳无情都已经到达凝神境界了?这还是人么?别说常人了,就算是他们家族的那些长老们也没有几个达到凝神境界的,甚至说她们家族的老祖也才凝神五层境!

  想到这儿,独孤凤看向柳无情的眼神不禁有了些许的星星,其中甚至还夹杂着些许的春意,跟柳无情说起话来也是有意无意地显露出天生的媚意。

  那程灰听到柳无情不跟他们追究的话顿时大喜,然而紧接着听到那个数目便是一脸死了爹的样子,不过他们也没法,柳无情根本没有给他们辨别的机会,程灰虽然有些不忿,但是还是老老实实地给家里打了电话:毕竟有钱也不如有命好啊,而且给家里打个电话最多交了钱回家挨一顿批,然后再继续生龙活虎地泡妞花钱,家里的那些钱反正不是自己挣的,自己掏出来给这林大哥也算是结交朋友了!

  如果程灰的老爹知道这逆子花了自家的钱一点都不心疼还继续向着泡妞的话不知道他是会吐血还是会吐血,还是一怒之下把他扔在这儿不管了。

  不过还好,程灰虽然心里想的比较恶劣,但是他还是知道分寸的,自己意淫一下可以,但是不能让老东西听见了,想要让他掏钱必须得跟他说好听的,因此他说要钱的时候也撒了个谎:“老爹啊,那个今天结交了个朋友,据说跟隐世家族都有关系的,不过他们最近资金周转不开啊,你给个一千万卡过来呗?”

  那程灰的老爹程要一听这话顿时喜得直蹦: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终于肯叫他一声爹了?而且还知道结交朋友了?行啊,看来这几天出去没白混,嗯这钱一定得给,他不是说了吗?结交的可是隐私家族的子弟,一千万能够交好一个隐世家族,不多,呵呵,不多!

  想到这儿,程要连忙答应了程灰的话,记下了程灰所说的地址,然后便差人拿了一张一千万的卡送了过去。

  程灰连哄带骗地终于听到老爹同意把卡送来了,而且听声音老爹还挺高兴的样子,心里不由暗喜:以后想要钱就这么办了,看来老子是因祸得福啊?哈哈。听到老爹把电话挂了,他也放下手机,谄媚地看着柳无情道;“大哥,您继续喝咖啡,我老爹派来的人很快便把卡送来!”

  而那边柳无情正跟独孤凤聊的正欢,听到程灰的话也没在意,依旧喝着他们的咖啡。

  程灰看到柳无情他们并没有搭理他的样子反而心里更加欢喜:看来这林大哥说话真算数,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跟他混也不错,毕竟跟着有前途的老大混才有前途:程灰看到柳无情跟独孤凤聊的这么开心顿时觉得如果他能够跟着柳无情混的话他也能找到这样的妞,竟然都生出了跟着他混的想法。

  很快,程家派来的送卡的手下也到了,看到程灰坐在门口的地板上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他们家少爷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要是让老祖知道了不有他们好看?

  再一转脸,乖乖,连铁塔大哥都吐血了,而且还吐的满地都是,这是谁这么生猛?

  不过想到老爷交给他的任务只是来送卡,因此他战战兢兢地将卡递到程灰的手中便浑身哆嗦着退出了包厢。

  程灰拿到卡之后便一脸谄媚地走向柳无情,双手递上那卡片。柳无情神识本来就已经锁定了整个包厢百米之内,因而当那个小弟送卡进来的时候他便已经发现,于是随手结果那卡,扫视了一眼便微微点了点头,连话都不跟程灰说一句便继续跟独孤凤聊天。

  看到柳无情这一副不吊他的样子,程灰那想要拜码头的心思也是收了一点,心里暗道可惜了,今天不是时候,还是过两天查查老大的联系方式神马的,或者再来个偶遇,下次趁着老大不泡妞有时间吊他的时候再拜吧。

  想到这儿,那程灰再次抬头看了看柳无情一眼,然后便弯了弯腰转身扶起铁塔走出了包厢。

  柳无情虽然并没有特别关注那程灰的动静,但是因为他现在已经放出了神识,百米之内都能一览无余,因此程灰走了他也是知道。跟独孤凤再次聊了一会,然后便想要起身告辞,毕竟他想要增强实力还是要依靠勤奋的炼体,而不是在这儿泡妞。

  看到柳无情想要走了,独孤凤顿时有些舍不得,不过她好歹也是一家之主,知道柳无情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因此并没有不懂事地挽留,当然,她也知道如果她挽留的话他应该也会留下来陪她,只不过这样的挽留就像是还人情:柳无情本来就不欠她什么,如果她强行挽留的次数多了,柳无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从她身边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