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因如此,独孤凤在柳无情的眼里成了戏耍的代名词,因为独孤凤经常是有事没事便找他去独孤家族陪她各种出席宴会,而他需要做的仅仅是给他当个跟班,然后在她身边做一些保护工作。

  在佣兵团里一向是清高气傲的柳无情哪儿受过这等委屈?没过半年他便是自己从佣兵团里带了将近二十个人出来,虽说后来又回去了四五个,但是最终还是剩下十五个亲如兄弟一般的哥们,当然,还有一个姐们。

  他们十五个人都是以柳无情为首,而且这次出走也是完全因为柳无情的缘故,因此成立的狼牙佣兵团也是唯柳无情马首是瞻。

  当柳无情自己闪电般地创立了狼牙佣兵团并且建立了自己的佣兵团基地之后,独孤凤这才收到相关情报,但是那时候再想找到柳无情已经晚了,最终只好打消收服他的念头,而狼牙佣兵团自从创立之后便是一直不待见独孤家族的人,因此独孤凤从那以后便几乎很少能见到柳无情一面。

  正因如此,独孤凤才为柳无情此次独自离开狼牙佣兵团而感到诧异:难道他不怕自己再派人手把他“请”到家里做客么?记得他以前可是很怕这个啊?

  B酷匠●网z√正%v版p首发|}

  不过情报来源非常可靠,而且独孤凤甚至还收到了狼牙佣兵团暗影也同时到达叶城的事,这才感到事情好像不仅仅是表面上看到的这么简单,因此这才有了独孤凤的叶城一行。

  其实独孤凤来叶城并不是简单为了来看望柳无情这么幼稚,想到自己来找柳无情的目的,独孤凤不禁收起了脸上的慵懒与妩媚,认真地对柳无情说道:“想必你也能感觉到了,有人正在将手伸向你们佣兵团啊。”

  听到独孤凤的话,柳无情原本嬉笑的脸庞顿时变得有些郑重起来,沉默半响,然后便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不过你怎么知道的?”

  独孤凤听到柳无情这有些怀疑的话,顿时又气又笑地道:“怎么,就允许你们这不到二十人的小小佣兵团能够搜集情报,我们偌大的独孤家族就没有个眼线之类的人物?”

  听到独孤凤的话,柳无情这才恍然:原本柳无情听到独孤凤的话,第一反应便是这独孤凤肯定知道某些针对他们佣兵团的事情或者人物,但是现在听她的这番话好像并不是这样,而是她通过自己的渠道看到了自己现在的窘境。

  想到这儿,柳无情不禁有些苦笑道:“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也别卖关子了,咱们现在也算是盟友,你就跟我说说你所知道的情况,我们商量商量该怎么做。”

  独孤凤闻言,晒然一笑道:“这可是你说的,我们是盟友了,以后我们独孤家族有什么事情你可要帮衬着点啊?”独孤凤虽说自认为现在独孤家族暗中的势力绝对超乎柳无情的想像,但是柳无情的潜在实力以及其增值的潜力更是让她甚至独孤家族那些老怪物们感到震撼,因此独孤凤并没有因为家族强横而有任何傲气,反而是站在了一个平等的高度跟柳无情进行对话。

  听到独孤凤的话,柳无情不禁有些咂舌:这不可一世的凤凰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和气了?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道:“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你先说说这眼前的事,你的意思是?”

  独孤凤闻言,似乎想到了什么,回忆了一阵这才说道;“据我们的情报,目前在华东到东北平原一带有一个新兴的势力,其势力兴起的速度极为诡异,虽说刚刚成立不过三四年的时间,但是就是这三四年的时间它已经从原本的一个三流城市的二流势力一跃发展到跨域多省的综合顶尖势力,当然,他的势力完全是黑暗下的,拿不上台面的,但是我们对之却不得不防,”

  说道这儿,独孤凤眼神也是有些奇异地看着柳无情,然后继续说道,“因为,这个势力好像是专门针对一些大家族以及佣兵团!”

  听到独孤凤的话,柳无情不禁有些摸不着头脑地问道:“什么意思?针对大家族以及佣兵团?谁是他的首领?为什么他会这么猖狂?”

  听到柳无情这么问,独孤凤也是一头雾水,不过她还是继续说道;“我也只是转述事实,我所说的都是我们独孤家族埋藏极深的眼线所得知,而那些明面上的眼线,唉,现在基本上是死的死逃的逃,没有一个能够再起作用的了。”

  “据眼线报,仅仅去年一年的时间,东北平原一代便有着将近十个大型家族被整体灭亡,当然,这种灭亡表面上仅仅是家族经济破产,但是实际上却并不是这么简单。从我们得到的更古老的数据来看,在这一批十个大型家族被灭亡的三年前,同样有一批被经济毁灭的家族,而现在这些家族的族人似乎已经完全消失匿迹了!”

  听到独孤凤的话,柳无情不禁心中一震:“这怎么可能?谁有这么大的势力?那怎么办?我们总不能解散吧,哼,我倒要看看这幕后主使到底是谁!”

  柳无情有些说不出的愤怒:敌人强大他不怕,他也可以变强,敌人有背景,他不怕,他可以成为那样的背景,但是当他根本摸不着对方的影子的时候,便是柳无情最为讨厌的时候,因为这会让他觉得有力没处使,打拳像是打在了棉花上。

  看着柳无情愤怒的样子,独孤凤也是颇有同感,不过她倒是没有柳无情那么没头脑地慌乱,反而若有所思地道:“对方的底细,我倒是知道一些...”

  听到独孤凤的话,柳无情不禁面露喜色道:“说啊,别吞吞吐吐的。”

  然而当他刚刚问出这话的时候便觉得气氛有些不对,然后便是看到独孤凤俏脸上布满了无比的凝重道:“对方很有可能便是那不世出的隐世家族...”

  “嘶!”听道独孤凤的话,柳无情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隐世家族...他这是第二次听到这个名词,而第一次则是从他的师傅,那个叫逍遥子的怪人口中说出。

  他至今还记得当初逍遥子吐出这四个字的时候脸上所浮现出的深深的忌惮与凝重之意,柳无情从那深邃的眼睛中似乎看到了极端恐怖的事物,然后当柳无情再问那关于隐世家族的事情时,那逍遥子便是绝口不提。

  而时隔多年,当柳无情再次听到这个他师傅忌讳极深的词汇的时候,柳无情也不禁从心底升起一股寒意,这寒意实在是从心底发出,连他自己都无法压制,即使他现在已经是凝神境一层,由此可见这东西对他震撼之大。

  “即使是隐世家族又能怎样?不管对方有多么强大,我们也要有着百分之百的自信,如果我们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那这对方眼里,我们更会变得不堪一击!”柳无情挣扎了半晌,眼神终于恢复了清明,说出这样一番鼓舞人心的话。

  “那具体的我们要怎样做呢?”独孤凤听了柳无情的话,虽然也是觉得心情振奋,但是内心却仍然被苦恼所占据:虽说目前他们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这隐藏势力的手段正是毒这此处。

  他并不是让你直接暴毙而亡,而是先对你的经济基础进行腐蚀,等到你最终没有了庞大的经济底蕴来支撑你那强悍的雇佣兵体系为你守护家族的时候,那时候才是你这个家族真正灭亡的时候。

  看着独孤凤的眼神,柳无情不禁苦笑道:“经济战你要招揽经济型人才啊,我只是一个打手,充其量算是一个全能型的人才,但是这种技术活,咳咳,我不行,活不好。”

  听到柳无情最后三个字,独孤凤眼神有些闪烁,不过很快便恢复正常,抿了口咖啡道:“好了好了,今天我也是刚刚才进入叶城,对于这边的情况还不很了解,所以这些事先行放下,等到时机成熟我们再处理这些事情吧。”

  柳无情闻言也是微微点头,独孤凤刚刚进城,他柳无情何尝不是刚刚回到叶城没几天呢?

  那炼体用的煤髓对于柳无情的神识修炼有着异常的滋补作用,柳无情也是想着趁着这几天在家专心修炼,而等到那位煤球大哥将更加大量的煤髓送来,他这边稍显紧张的资源又能支持数日。

  想到独孤凤所说的那隐藏家族,柳无情的双手不禁渐渐握紧,然后又缓缓地松开:现在的他,提升实力才是硬道理!

  心结解开,柳无情端起面前的咖啡细细品尝,却是忽然觉得入口的苦咖啡竟然也是没有了第一口的苦味,反而是有些甜甜的感觉,这让柳无情不禁有些欣喜:看来自己决定专心修炼倒是对的。

  一旁的独孤凤看到柳无情面带喜色的样子,忍俊不禁地哈哈笑了出来,笑得柳无情不禁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想问又不敢问她,生怕她说出什么让自己大跌眼镜事来,这一憋竟然直接憋得老脸通红!

  看到柳无情这由红转青的老脸,独孤凤再也忍不住一脸的笑意,断断续续地对柳无情说了些什么,柳无情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等独孤凤说完之后扶着纤细的腰肢娇喘连连的时候柳无情才回过味来,一脸震惊地看着手中的咖啡杯——怪不得这杯子里的咖啡怎么感觉变甜了...原来还真是加糖了啊...独孤凤跟柳无情两人此刻正在一边品着咖啡一边拿着同一本杂志靠在一起胡乱翻看,忽然一声呵斥的声音传入两人的耳际,柳无情倒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而独孤凤却是听出来了些不一样的地方——这声音似乎是独大的?

  此刻,独孤凤两人的包厢外,两名身着凤字黑衣的中年人正护在包厢门前,气势汹汹地怒视着对面一脸戾气的两人,其中身后那名身着灰色西装的男人似乎是前面那个铁塔大汉的主子,虽然身材上比那铁塔大汉矮小了不止一点半点,但是他身上这股戾气却是前面那铁塔大汉再来十个也是拍马也赶不上的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