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柳无情的话,独孤凤心里有些讶然,不过倒也没有太过吃惊:她本来就觉得柳无情不可能没有这等有实权的人脉,因此听到柳无情这样说更是验证了她心里的想法,微微一笑,独孤凤又道:“呵呵,不错,我是想要拉拢你,但是你也不要以为我们独孤家族什么样的人都去拉拢,我看好的人,自然是要能够成为我们独孤家族绝对的朋友。”

  说道这儿,独孤凤看了柳无情一眼,发现对方脸上还是没有一点波动,也不在意,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一抹从未在柳无情面前表现过的郑重浮现在她那精致的俏脸上,继续说道:“我们独孤家族并不像是你所想象的那样简单,因此我相信,如果有一天一真的到了那个层次,你会做出我们双方都满意的选择的。”

  听到独孤凤的话,柳无情不禁嗤之以鼻:当年这独孤家族连他出一次任务的佣金都要一拖再拖,这样的家族也敢说底蕴深厚?

  提到当年的那笔佣金,柳无情忽然面色有些古怪地看向独孤凤,声音都变得有些不屑地道:“喂,你们独孤家族既然这么流弊,那先把当年的那笔佣金付给我吧?十万块,不用你给利息了,我要现金。”

  柳无情想到父母在这叶城生活还需要一笔不小的生活费,而且自己日后若要变强也是要离开他们不短的时间,如果能够给他们留下一笔资金,自己也就会少一丝牵挂。

  听到柳无情竟然提到当年那件事,独孤凤古井无波的俏脸上也不禁浮现出一抹绯红,看着柳无情的美目也是显得有些不自然,不过这种不自然很快便是被她轻轻地掩饰了过去,然后便是浮现出一丝得意之色地望着柳无情的眼睛道:“我说过,我们独孤家族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家族,而且,十万块这点钱我们家族要拿出来也是动动手指头的事。”

  说到这儿,独孤凤语音一转,继续说道:“而且,我当时为什么不将那笔钱给你你心里也清楚的很,但是你却始终不愿意帮衬着我们哪怕一点点,”说到这儿,独孤凤不禁嗔怪地哼了一声,然后便是轻叹了一口气,继续道,“也罢,谁叫我们独孤家倒霉呢,看上了你这么一个不能为己所用的宝贝呢,那笔钱我翻十倍给你,算是交个朋友了,不能拒绝!”

  独孤凤最后话音一转,竟是直接将柳无情拒绝的话给生生堵死。

  闻言,柳无情脸上不禁抽搐了一下:这世道,连给钱都给得这么横,这世界上,恐怕也就面前这个女人能办到了。

  不过柳无情倒是没说什么:刚刚他说不让给利息其实就是多余的话,有钱不要是傻子啊?而且还是面前这个追了自己四五年的女人的钱!柳无情现在恨不得把这女人的身家全都转移到他身上才开心!

  看到柳无情并没有拒绝她的话,独孤凤眼中狡黠之色一闪而过,然后便是挥了挥手,然后身后的一名侍卫便是上前递过一张白金方卡,独孤凤接过来又递向柳无情。

  柳无情见状也只得伸过手去接,只是这样一来不可避免地摸到了那白皙的玉手,让他不由地心中一动。

  独孤凤亲自递给柳无情金卡其实是故意的,她故意在递过金卡的时候装作拿不稳的柔弱样子,这样两个人的手便自然而然地碰到一起,而她这么做为的就是挑逗一下柳无情,反正她知道柳无情在佣兵团这几年除了跟那个他们团里唯一的女汉子有过工作上的接触,似乎并没有见他接触过其他女人,是个地地道道的处男。

  虽然,她也是处女一枚,待字闺中。

  挑逗了一下柳无情之后,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暧昧了许多,自然也是变得不那么紧张了,柳无情神色也是有些和缓了下来,独孤凤看了看窗外的风景,不禁有些娇嗔地问柳无情道:“我们不会就这么着在这信科路兜圈吧?不去哪儿喝一杯?”

  柳无情闻言也是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然后便是猛然想起上午跟柳叶一起去的那家来一杯旁正好有家他喜欢的咖啡厅,对独孤凤说道:“那我们去咖啡厅坐坐吧,正好提提神,中午不睡觉这精神都有些不振了。”

  听到柳无情的话,独孤凤转向车子前方看向那后视镜中的司机那略带凌厉的眼睛,冲着司机点了点头,司机顿时会意,按下了导航功能键,不一会路虎便停在了一家最近的咖啡厅旁。

  咖啡厅中的某卡座,柳无情跟独孤凤像一对情侣一般坐在一起,两人手中各自端着一杯沁着浓香的咖啡,侍者正在给独孤凤一勺勺地加糖。

  “我喜欢喝咖啡的时候加好多好多的糖,不过我加糖都要加最香的,而不是随随便便什么糖都要加。”独孤凤看着侍者不断往杯里加糖的汤勺,若无其事地笑着对坐在一旁的柳无情说道。

  柳无情的咖啡因为不需要加糖,因此此刻已经被他端在了手里,正一口一口地抿着嘴,似乎在品味着那浓浓的苦涩之意蕴。听到独孤凤这意有所指的话,柳无情嘴上一闭,端在手中的咖啡差点溢出来,连忙将杯口轻抬,不动声色地吸光嘴边的咖啡,柳无情放下手中的杯子,瞥向身旁的独孤凤道:“别以为夸我我就会跟你混,要知道好糖有时候也不好吃,说不定就是糖精,消化不了可就是毒药。”

  独孤凤闻言却是淡淡地笑道:“呵呵,这你放心,我是来者不拒,只要这糖是好糖,我们独孤家族绝对不会浪费掉,而且我们也不一定非要是从属的关系,其实你可以跟我们家族结为盟友,反正你现在的佣兵团也要发展,而我们独孤家族也是需要像是你们佣兵团这样的势力帮衬,我们出钱,你们出力。而且,”

  m酷t,匠7网唯D一@J正(8版F,,Z@其《s他都是V#盗◇o版XN

  独孤凤话音一转,凝视着柳无情的眼睛道:“我很像跟你私底下交个朋友,这跟你是否跟我们家族结盟无关,只是我个人的想法,当然,你可以理解为我在追你。”

  柳无情听到独孤凤想要跟他交个朋友,心里不禁开始编排起来:想跟我做朋友当年还派出几乎全部护卫队堵截我?柳无情有些不以为然,不过在听到她后面一句话之后,柳无情不以为然的神情不禁变得有些古怪起来:追我?开什么玩笑?我脸上没长花吧?

  柳无情本来还以为独孤凤是真心想要跟他交个朋友,不过听了他后边的一句,顿时有些无所谓起来,戏谑地对她说道:“哦,好啊,盟友是吧?私交是吧,那行啊,以后你就派足够的人手来我家帮我照看一下我的家人吧,毕竟我这人单打独斗还好,明刀明枪也好说,但是这种看家护院的事情还是有些力不从心,这事就多多仰仗你了!”

  说完之后,柳无情还打了一个哈欠,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独孤凤看到柳无情这个样子竟然没有生气,反而是郑重地从口袋中掏出一个银白色的小东西,按下一个按钮之后柳无情便是见到一个侍卫从咖啡厅门外走进大堂,然后走向他们这边。

  那人走到独孤凤面前,然后便是听道独孤凤再次从怀中摸索出一张令牌状的东西,上面好像写了一个凤字,然后独孤凤便是将那令牌递到那名侍卫的手中,沉声郑重地吩咐道:“带着这枚令牌,去林先生的父母现在所住的小院附近购置一套同样的小院作为据点,然后在那周围二十四小时守卫,务必要确保二老的安全。”

  那侍卫双手接过独孤凤递过的令牌,听到独孤凤的吩咐之后便是沉声应了下来,然后便是转身走出了咖啡厅。

  柳无情本来正一脸无聊地喝着咖啡,猛不丁地见到独孤凤来这么一出,顿时脸上浮现出一抹愕然,好半天才怀疑地看向独孤凤的美目,失声地说道:“你是做做样子的吧?这也太假了吧?”

  听到柳无情的话,独孤凤俏脸却是仍然保持着刚才的郑重,丝毫没有一点的玩笑之意,转过俏脸,美目盯着柳无情那双犀利的眼睛,定定地道:“我有必要用这个开玩笑么?这件事我们独孤家族还能做的来。”

  听到独孤凤肯定的话语,柳无情也渐渐地收起了脸上的慵懒,瞬间转为一股郑重之色,然后便是轻轻地对面前的咖啡杯说道:“这次谢谢了。”

  听到柳无情竟然说出了感谢的话,独孤凤不禁轻轻地哼了一声说道:“哼,别假惺惺的了,你也说了,我来的目的咱们心里都跟个明镜似的,我这也是做长远投资,而且你也算是我的朋友了,我为朋友做点事不是应该的么?”

  听到独孤凤这有连珠炮似的话,柳无情也不在意,反而是将那一丝感激的话藏在了心里:他向来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独孤凤虽然追了他四五年,但是柳无情心里却并没有对这位大小姐有什么反感的意思,反而是那种长久的接触,让柳无情对待她的态度,在这一刻,伴随着深深的感激,悄然发生着转变。

  看到柳无情那突然转变的神情,独孤凤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隐隐有种感觉;她突然意识到,两人的关系,似乎从此便可以开始向着她所希望的方向发展了。

  想到一个星期之前她收到的消息说,柳无情在佣兵团里呆的好好的竟然突然返回叶城,独孤凤不禁有些奇怪:当初柳无情还没有成立狼牙佣兵团的时候,独孤凤想要找他,只需要随便在他所在的佣兵团投放一个任务,然后柳无情就是在不想也要随着她的意思完成任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