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炎炎,烈日倾泄下来的灼气,溅射在地面,干枯燥热,车流驶过,烟尘如雾。

  柳无情站在丰城火车站的出口,眼神中有些许的迷茫。

  “大变样了啊。”柳无情仰望天空,那碧蓝中带着折射出来的一种好像乌云其实并不是乌云的黑色色泽,让他有一种家乡不同天都改变了的感觉。

  离家六年了。

  嗅着家乡的空气,柳无情有些感叹。

  六年过去,家乡已经大变样了,除了火车站一如既往的人来人往,外面的建筑都有很大的改变。高楼拔地而起,原来火车站标志的大商城,也不复远日的繁华,变得门可罗雀,即近被拆迁的边缘。

  陌生的环境,让他不得不做出一个艰难的选择。

  他不认识路了。

  柳无情的穿着有些特别,是那种好似古代长袍却并不相同只是接连上下,更像是那种除了颜色和材质不同的连体牛仔。

  他的衣服同样是短袖,是那种明显经过了撕扯的改变,头发也有些长,加上一个兽皮靴子,人们只是觉得他有些奇怪很像那种行为艺术者或者本来就是特立独行的人物,倒是并没有形成围观。

  “司机,麻烦去一下东南街盛联印刷厂。”柳无情脸上露出笑容。只是他这张脸好像很久没有笑过了,倒是显得僵硬。

  司机本是一个比较健谈的人,但是看到柳无情的穿着和长发,以为他是那种外面的混头儿,特立独行,无所顾忌,在外面惹了事才回家的,所以反倒是不敢太过热情交谈,只是从镜子里小心的打量他的脸,正巧镜中折射对上了他的眼神,脑袋嗡的一声,吓得一个机灵。

  太可怕了。

  最1新DB章、节p上p酷匠n!网

  柳无情的眼神冰冷,酷寒,好像带着丝丝的杀机,隐约好像还带着一种红光,充满了煞气。

  这种眼神,司机从来没有见过,顿时就将柳无情与各种杀人狂魔凶残人物画上了等号,脑海中也立即浮现出最近广播上报道的出租车司机被杀抛尸荒野并被大卸八块的杀人案。立即一个机灵,浑身冰冷。

  “怎么了?”柳无情坐上了车,却见车子并没有开动,疑惑的看向司机。

  “没,没事。”这时候柳无情的眼神又变得平静而普通,好像之前的偶然一撇只是幻觉,司机摇了摇头,再次打量了他一眼,才发动了车。

  柳无情看着车外飞速闪过的景象,眼神惊奇而陌生。

  六年,呆在一个恍如地狱的世界,他对于这座城市的认知还停留在六年前他十九岁的时候,那时候的他对这座城市最熟悉的地方也是东南街印刷厂还有印刷厂附近的一片地区,是以这明显好似大变迁的改变,让他如同在打量一个陌生的城市一般,是带着一种探索的。

  终于,在出租车拐进一个街道的时候,他那在这酷热的天气中只要对视就能让人感觉如坠冰窟的眼神,终于抹过了一丝温意。

  对这里,他很熟悉。东南街与以前一样,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到了。”司机说道。

  柳无情打开车门下了车,从口袋掏出一张纸钱递了过去。正寻思着想待会怎么面对自己父母,就只听刺啦一声,出租车以之前绝没有达到过的速度,急速飞奔,眨眼横移一个车位。

  柳无情无语,他哪里知道自己在司机的眼中已经是穷凶极恶的存在。

  而恰在这时,一辆红色电瓶车闪过,而出租车速度太快,眼看就要相撞,电瓶车在极度慌乱之下猛地一扭龙头,车子顿时斜斜的撞了过来,位置正好是柳无情的方向。

  “啊--”

  慌乱间,电瓶车再次变向,旁边是一根电线杆柱子,砰地一声。然后就听一道尖叫声传来。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两电瓶车装上电线杆眼看就要倒下而坐在车上的一个妙龄女子也要随着惯性甩飞出去的时候,站在一旁的柳无情就闪电般的窜了过去,伸手的瞬间拉住了扶手,让即将弹起的电瓶车猛地顿住,然后另一只手挽过少女的芊细的腰肢,猛地一夹,挽入自己的怀中。

  强大的力量让的少女的腰肢紧贴柳无情的胸口,而她的胸前那两道靓丽的风景线,顿时因为惯性将柳无情的脸蛋包裹,温软相贴,那种坚挺中带着柔软的少女的胸脯的触感,瞬间让人血液喷张。

  而在柳无情的脑袋埋入那温软的的瞬间,一股处女独有的幽香,立即喷入他的口鼻,诱人沉醉。

  柳无情深吸一口气,感觉到这股香气很好闻。

  于是再吸一口气……

  然后再吸一口气……

  然后那女孩就满脸通红的叫了起来,“谢谢你,你放我下来。”

  这是一个教养很好的女孩,虽然是被柳无情占了便宜,可还是记得是他救了她。

  柳无情顿时变得尴尬了起来,他是一个知道进退的人,别人正确的要求他不能拒绝。所以忙放开了这个因为惊吓而僵立不动的少女,顺带的打量了她一眼,看清了她的摸样后,顿时一呆。

  这姑娘,好像有点面熟。

  “我见过你。”柳无情说道。

  “我没见过你,不过刚才谢谢你了,不然我一定会撞在电线杆上的。”女孩上下打量了柳无情一眼,丝毫没有犹豫的摇了摇头,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让满怀期待的柳无情有点小受伤,于是他带着点鼓励的神态说道:“你再想想,你应该认识我的。”

  “我不认识你,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女孩想离开了,这个人看起来虽然不像坏人,可奇奇怪怪的,还是让她有点害怕。

  “你是孟萌萌,鼻涕虫,对吧。”柳无情忙拉住了她的手,不得不揭穿事实。

  少女身材高挑,两道眉头好似画上去的一般,柳叶弯弯,非常漂亮。她面容白皙,乌黑的眼睛汪然如水。在她左边的眼角下面,有一个淡淡的好似朱砂般的红点,但这并没有影响她的美貌,反而更是添加了一份别样的诱惑。

  柳无情正是凭借着这一点,才认出已经大变了样的女孩。

  “你是?”少女愕然回头,再次打量柳无情,这个外号,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听到了。记忆中最后一次听到这个外号,还是六年前……

  “我是你的情哥哥啊。”柳无情心里激动,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柔和丰富了起来,眼神深处的那抹冷意,也被他收敛了起来,变得淡然而传神。

  “情哥哥?!”孟萌萌脸上一红,她像是极为敏感,一羞涩,不仅脸蛋就连耳垂脖子都红透了。接着她猛地睁大了眼睛,上下打量柳无情,大叫了起来,“你是无情哥哥?!”

  柳无情呵呵笑了起来,记忆中孟萌萌是那种极为大胆的小女孩儿,每次跟在他的身后都是情哥哥情哥哥的叫着,亲戚邻居说笑也犹自不理,反而叫的更欢,别人戏说以后嫁给柳无情她反倒更加高兴,看那人都变得顺眼。

  没想到几年过去,长大了的她更变得比以前羞涩了起来。

  “真的是你。你回来了?”孟萌萌犹自还有些不敢相信,上下打量着柳无情,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却还是依稀能从面孔上看到以前摸样的男人,她眼中满是惊喜的神色。

  “是的,我回来了。”柳无情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你可算回来了。”孟萌萌再次打量了柳无情一眼,带着一丝责备的说道:“这么多年不见,你都去哪里了?也不知道打个电话报个平安,我们……我们都以为……”

  “以为我被扔江里去了?”柳无情微笑,心里也却非常愧疚。

  当初他年轻气盛,学了一点功夫就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最后惹上了道上的一个老大,对方放话出来要他一条胳膊,他尽管表面上不在乎,可心里还是紧张害怕,最后还是在朋友和家人的劝说下跑了。

  这一走,就是六年。

  想到这么多年经历过的事情,他的心都有些颤动。

  “对了小鼻涕,你现在是读几年级了?”柳无情帮着她把电瓶车扶好摆正位置。电瓶车经过柳无情最后的稳定,虽然车头撞了一下,可并没有坏掉。

  “人家都高三了。”孟萌萌皱了皱秀鼻,“无情哥哥,我不跟你多说了,快回家去吧,柳伯伯这些年找你都快找疯了。”

  柳无情点了点头,就要跟她一起走进印刷厂旁边的职工楼。不过正在这时,孟萌萌突然‘哎哟’一声,向后倒去。

  柳无情手疾眼快,大手一捞,直接把她搂在了怀中。

  只不过这一下,好巧不巧的,柳无情的大手正正的附在了孟萌萌的香臀上。

  夏天人本来穿的就少,孟萌萌全身上下就一套连衣裙,薄薄的一片,柳无情的手附在上面,立时感觉到了那种惊人的弹性和柔软的触感。

  “好滑,好软……”

  心中一荡,柳无情心立时变得火热了起来。下意识的,柳无情手一捏。

  “无情哥哥…”

  孟萌萌懵了,嘤咛一声,满脸通红。

  “感觉怎么样?”柳无情关切的说道。

  这话问出来,柳无情自己也感觉自己有些无耻了,捏了人家屁股一把,还问人家什么感受,实在是,无耻啊无耻,淫荡啊淫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