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柳无情堂而皇之地从小雅身上搜刮了一遍之后,身份证没有掏出来,却顺手带出了她的钱包,而钱包里正好有一个学生证一样的东西从里边掉了出来。

  看到掉在地上的学生证,柳无情顺手从地上捡了起来,随眼看了一下,然后便瞪大了牛眼看着怀中的可人!

  原来这女生竟然是他正要去寻找的小雅!

  看来这三年来小雅确实是变化了不少,从最初的素颜变成了现在的妖娆美人。

  柳无情从酒吧门口刚看到她出来的时候只是随手帮了一下忙,虽然柳无情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但是对于美女却除外,因为当年,在他对美女不屑一顾的时候,是一个美女救他于水火之中,但是最终美女却没有索求他的回报,只是让他对以后见到的美女好一些。

  而正是由于那个美女的出现,才导致了柳无情对美女独有的偏爱,每当看到清纯可人的美女的时候柳无情冷漠的眼神中总是会浮现出一丝温纯。

  况且当时柳无情也没做什么,只是随手帮了个忙而已,入果不是二黑看他抱着小雅不爽上来找他的事的话,他也不会对二黑那一帮人出手,说不定当时柳无情将美女放到一个宾馆里救拍拍屁股走人了呢!

  不过现在不行了,柳无情既然知道了面前的可人就是小雅,他自然是不能一走了之,而且也不用急着走了,先等小雅醒了再说,毕竟小雅以后还是要在大兴生活,如果不给她把大兴的烂摊子解决的话他也不安心。

  柳无情将小雅的学生证重新放到钱包里之后便将钱包放回了小雅的口袋,然后又在其他的口袋里找了两遍都没有找到身份证,顿时有些泄气。

  小倩见柳无情没找到身份证她比他还着急,见他找了半天没找到顿时就想跟他说别找了,就算你找不到我也照样让你进去快活,却听这时柳无情却突然大声一叫——咦?

  Y_酷P,匠Z网首U*发!x

  柳无情摸了小雅屁股后边老大会没有找到身份证,又抹了抹小雅的小腹位置的口袋,却是都没有找到,正有些泄气地想要放弃的时候,却突然借着宾馆柜台上的灯光看到小雅胸口处有一个银光闪闪的东西!

  看到这个东西,柳无情顿时想到平时跟毒玫瑰在一起的时候经常看到她往硕大的胸脯里塞什么东西,而且那东西对于她似乎还很重要的样子。

  想起毒玫瑰,柳无情似乎又想起了在雇佣兵团里的生活,他们兵团成员最初鼎盛时期一共有十五个人,后来做了几年任务之后,现在只剩下他们七个兄弟还有毒玫瑰这一个女英雄。

  当然,从一开始他们队就只有毒玫瑰这一个丫头,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们会宠着她,恰恰相反,每次有危险到令人发指的地步的任务横空出世的时候,她都会像是疯狂一样地跟柳无情要任务。

  然而作为一个合格的佣兵团成员,一切行动都要听从团长的指挥,毒玫瑰也不例外:柳无情知道她虽然工作的激情极其旺盛,但是她的实力确实有限,虽然她跟个女拼命三郎一般,但是不得不说女人就是女人。

  在这力量的巅峰层次,男人还是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即使是让毒玫瑰发挥出全盛的水平,在剩下的柳无情七个男人中的男人中她也只能战胜其中的三位。

  不过作为一个女性来说她已经很了不起了,当这个佣兵团刚刚开始组建的时候,毒玫瑰便向柳无情要求做一些比较棘手的任务,第一次的时候柳无情也是对她有所轻视,但是她用实力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她让柳无情在队里随便找两个兄弟跟她比试,结果两战全胜。

  因为跟她事先的承诺,柳无情将那个任务给了她,当然她也做的非常出色。

  但是随着佣兵团任务完成量越来越多,明里暗里跟他们作对的人也急剧增多,后来又是一次棘手的任务,柳无情将它交给了毒玫瑰之后却差点害了她,幸亏当时小队成员及时赶到救了她一命。

  从那以后柳无情只好多派给她一些简单的任务,而毒玫瑰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从那以后便变得消沉起来。

  一阵冷风吹过,将柳无情从怀念与追忆中唤醒过来,柳无情又看到小雅胸口处的闪光,顿时忍不住好奇的心情将手伸了进去,期间自然是不可避免地碰触到了小雅的柔软,不由心中一荡。

  不舍得从小雅胸部抽回,柳无情手中已经多了一个银光闪闪的东西,柳无情不动声色地将那个小东西放到了口袋里,然后便抱着小雅准备往外走。

  那小倩一看柳无情一句话不说便急冲冲地往外走,顿时急得小脸一口气红到了脖子根,脱口而出道:“慢着!”

  那小倩由于喊得急了些,所以语气中有些不可置疑的意思,让柳无情身形顿时一愣。

  柳无情以为那小倩看到了那个银光小东西,知道它的来源想要独吞,顿时看她的目光也变得阴冷了许多:“什么事?”

  那小倩话说出口便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感受到柳无情那越发阴冷的目光,顿时有些尴尬地说道:“那个,我们这儿可以不用身份证的,呵呵。”

  柳无情本来还以为又是一宗见钱眼开的情节,没想到那小倩竟然说出这番话来,顿时有些无语,不过脸上那阴冷的目光却是烟消云散了,但是对于她们不收身份证却是有些怀疑她的用意。

  但是柳无情此刻确实是找不到一家不要身份证又像这里一样正规的,至少是看上去正规的,所以愣神了一会柳无情便在小倩欣喜的目光中点了点头:“恩,给偶们开房吧,这是订金,先压一千块给你。”

  小倩本来为了看柳无情上那小妖精都恨不得倒贴他钱,现在看到他给钱了也不好拂他的意,只好接了过来。

  开好房之后小倩为了保险还亲自送二人到了房间门口,并且亲自为他们开了房,最终还是在柳无情的要求下才三步一回头地走向门口,临出门前还不想关门,却听到柳无情一声严厉的呵斥,这才放下了小心思,委屈地关上了门。

  走出门之后小倩还特别跑到了楼下以防柳无情开门防范她偷听,可笑的是她却不知道他正在摆弄着手中的银色小球。

  小倩之所以跑到楼下是因为她知道柳无情跟那小妖精身上都穿着衣服,要进入正题还要老长时间,而看那男人的样子也肯定能撑不短的时间,所以她想着等时间差不多了她再上去偷听。

  过了差不多五分钟,小倩偷偷地从一楼上来了,紧趴在柳无情二人所在的211房间,此刻柳无情白弄了银色小球未果,便将小球放在了床头柜上,看向了一旁的小雅。

  柳无情知道蒙汗药的威力,小雅既然睡着了一时半会肯定醒不过来,所以便打算借着这个机会用药液来炼化一下身体,反正这房间里也有一个大大的浴盆,虽然是一个铁的,看样子像是临时放在这里的盆,不过化蝶似乎并没有说不能用铁盆修炼。

  那位神秘的高人给了他极度的震撼,让他深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也极大地刺激了他进步的决心,所以现在一有机会他便想着用煤髓修炼,因为他知道,只有将身体基础强化到无可附加的时候,那时候再修炼各种技巧性的武技内力神马的才会如鱼得水。

  因为浴室的空间太小,放不下那个盆,所以那个浴盆便一直被放在客厅里,而柳无情看到小雅一直没醒,便安慰自己道:没事的,她不会醒的。

  柳无情想着用客厅里的电水壶取来浴室里的水来烧,打开浴室的门之后才发现原来浴室里洗浴用水竟然是分开的,一边是清凉的自来水,而另一边,我靠,怎么都冒泡了?这是要开的节奏?

  柳无情往前迈了一步正要仔细看看那热水的情况,却突然被一个硬硬的却不很重的东西给绊到,好在他本身反应能力很强,一抬脚便稳住了,定睛一看原来那竟然是一个简易抽水泵,一个开口连着沸水,另一个出口通向外边的大盆。

  柳无情试探着扯了扯那水泵的管子,我去还真够长!

  柳无情顿时好像明白了什么:这宾馆里的供水设施可能出现了故障,导致供水管道上来的水不能按照合适的比例混合,要么凉的要死,要么烫的掉皮,索性拆开下边供水的两个很粗的管道,再添一个浴盆让有需要的房客自己抽水。

  看来那个前台小姐不要身份证也不是没有原因,一般的房客都是来爱爱的,来到这儿肯定大多数都是要先洗澡的,而她看到他们两人这回肯定是洗不了澡了,所以将这最后一套房开给了他们。

  当然,前台小姐以为做了一件蠢事,但是这正好方便了柳无情修炼!

  柳无情连忙兴冲冲地将那抽水泵一端放到浴盆里,另一端又深深地往那热水池里插了进去,然后便摸索着找到了水泵的插头,把水泵插上了电。

  让柳无情感到惊讶的是,这水泵虽然看着比较小,但是这抽起水来一点都不慢,不大会功夫就把那半池子的水给抽光了,而这时那浴盆里也已经有了多半盆,柳无情连忙拔下了插头。

  将管子从浴盆里边拿出来之后,柳无情将水泵收到水池边上,这时候他却发现那水池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满了,顿时又有些意外地惊喜:看来如果自己在这儿待上几天也没事了,自己之要想就可以一直修炼!

  不过柳无情倒也没有得意忘形,只是微微地高兴了一阵便返回床边,因为浴盆是放在床尾的位置,所以柳无情只好顺手将脱下来的衣服放到了床尾处。

  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柳无情大声地说了一句:亲爱的,我来了!便一屁股坐到了那浴盆之中,然后从口袋中拿出一支神秘的黑色玉瓶,没错,是黑色玉瓶。

  柳无情又从里边沾了一滴药液出来滴到沸水中,没一会便肆无忌惮地狂叫起来:“嗷唔,嗷唔!”

  那小倩在柳无情的219门口贴着门听了一会之后便听到一声:“亲爱的我来了,”听这声音是那男人的,倒是没听到那小妖精的声音。

  见到这种情况,小倩不禁有些鄙视:这小妖精装的还挺像的,看那男的那么健壮肯定很厉害,她竟然还能忍住?

  十九失身?

  小倩想到这儿就有些不服气,可是她在门口听了二十多分钟却一直都是那男的在叫,那小妖精的耐力连她都佩服了。

  想到自己还要看着前台,刚刚请人家小米代班人家虽然碍于面子帮自己带一带但是也不能拿着脸皮不当皮,还是赶快回去的好,暗自朝着219号房唾了一口,小倩摇曳着婀娜的身子下了楼。

  柳无情一直在浴盆里呆了整整五个小时,眼看着天蒙蒙亮了起来,柳无情估摸着现在大约四点半左右,扭头看了看床上的小雅,眉头微微一皱:万一自己还没修炼完她就醒过来了把自己当成迷奸犯咋办啊?

  想到这儿,柳无情不禁再次看了看那迎宾小姐递过来的套套,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感情这熟妇也把自己当成迷奸犯了啊?

  昨晚上进来的时候小倩偷偷地在柜台里掏出一盒最大号的套套藏在兜里,然后趁着退出门的时候娇媚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便往桌子上重重地一放,大摇大摆地出了门。

  柳无情本来当时愣了一下便想要叫住她,结果一个不留神便被她一溜烟就跑了,根本没给他机会,柳无情不禁有些疑惑:她怎么知道我用最大号的?

  柳无情想了想,不禁感到有些无聊,再看看身下药液基本上快要吸收完毕了,便站起身来用玉瓶一收,然后跨出浴盆,一边穿衣服一边欣赏着小雅的醉态。

  现在的小雅跟三年前的真实有着千差万别,柳无情敢保证暗影回来再见到她的时候绝对也认不出来。

  三年的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这话在小雅的身上得到了最真实的体现。现在的小雅散发着一种浓郁的女人气息,这种气息,可以让男人为之颠倒乾坤,可以让女人为之嫉妒不已,这就是女神的气息。

  现在,这散发着女神气息的小雅正躺在面前的这张大床上。也不知道那迎宾小姐是不是故意为之,小雅现在的身体纵向是对着他的,也就是说——双腿在面对着他的方向。

  这样一来,原本高挑的身躯因为床宽度的问题就要有一部分露在床外,而这一部分恰恰是朝着柳无情的那双小腿,柳无情想看也看到了,不想看也看到了。

  那一双修长的大腿上正合身地穿着一双叫黑丝的性感丝袜,而那摆在大床边缘的一双诱人的大腿也分开了一个恰到好处的角度,而透过这个角度柳无情却是可以隐约地看到,那素雅的超短型迷你裙底下竟是一片诱人的丛林,正像打开了诱惑之门一般,让人忍不住不顾一切地上前去安抚一番!

  嘶!看到这一番诱人的场景,即使以柳无情的定力也不禁有些意动。好在最终柳无情还是理智战胜了欲望,柳无情迅速地蹬上裤子,给她摆了个更好姿势之后又找来一床被单给她盖上。

  ...啊!——林小雅一觉醒来,睁开眼便看到自己在一张大床上,而且这大床很明显不是学校的学生宿舍里的床,那是?

  林小雅摸了摸身上的被单,再看看床头的浴缸,顿时联想到在学校常听室友闺蜜们提起的去宾馆开房,然后那个爱爱前都要洗澡什么的,难道我——这是在宾馆?!

  林小雅晃了晃刘海,使劲的按了下太阳穴,这才依稀记得:自己昨天晚上从情人酒吧里出来,好像刚走没几步便倒在别人的怀里,而且迷迷糊糊地似乎还被那人抱着跟一群人打了一架,然后便迷迷糊糊地被那人抱着自己来到了这里,后来的事情她就不记得了。

  林小雅红唇一启,然后白嫩的小手便一下子捂住那唇洞:难道,自己已经失身了?

  林小雅忽然想到这关键的事情,顿时吓得小脸都白了,嘴唇也惊得没有了一丝血色,索性房间内没有人看到她这惊慌失措的一幕,要知道,林小雅在学校那可真是摆足了女汉子的威风!

  不过那些女生嫉妒男生追捧的是,这林小雅版的女汉子却极其地招人喜欢,因为人家漂亮嘛。

  忽然一阵闪光略过林小雅的余光,林小雅眉头一蹙,看向那有些亮亮的小东西——咦?荧光...还是橙色的?

  林小雅因为刚睡醒,又是坐在大床上的一边,所以对另一边床头柜上的荧光小东西看得不是太清楚,便坐起身来又向前爬了爬,远远地伸出手来将那东西拿在手中,只是刚刚将那东西拿到手中她便跟触电似的将它给扔到了地上!

  因为她只看了一眼便发现那上边的几个鲜艳的大字——情趣用品,超大型TT!

  林小雅本来就有些病魇的脸庞顿时刷的一下变得雪白,明晃晃的大眼睛上也像是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不过很快她感觉事情有点不对,然后便疯了似的在身上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三四遍之后才一脸茫然地发现自己并没有失身!

  虽然没听过人事,但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

  她听说女人第一次刚刚被夺去的时候那个地方会很痛的,而且还为了这事专门去了一趟学校附近的网吧上网查了一下资料,据说女生第一次那个还会流好多好多血,但是林小雅发现这些事情在自己身上一件都没有发生。

  看到这种情况,林小雅不禁有些疑惑:难道那个想要迷奸自己的人最终良心发现了,自己走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想到自己并没有失身,林小雅顿时松了一口气。

  轻松地伸了一个懒腰之后,林小雅下床蹬上床边准备好的拖鞋,起身一把拉开不远处的窗帘,却正好看到了窗外对面的情人酒吧。

  林小雅这才明白自己现在原来还在情人酒吧附近,想到情人酒吧,小雅眉头一蹙,感觉似乎忽然想到了些什么,但是好像又忘记了的样子,搞得她一阵头痛。

  知道了自己所处的位置,林小雅心中的恐慌又消退了一些,只是她现在仍然不知道到底是谁把她送到这儿的,自己又是为什么会无故晕倒。

  转过身来,小雅看到床头柜上的手机,想要打个给老哥,解锁之后却发现手机里竟然存了一个号码,心中有了猜想,快速地按下了绿键。

  很快电话打通了,电话里是个男声,听声音有着跟老哥一样肃杀的气质。

  林小雅一听是老哥的同事,顿时恍然,他们做雇佣兵的似乎都有这种气氛,可是为什么他会找到我的呢?林小雅刚刚睡了个自然醒,自然想不通这么高深的问题。

  打了个哈欠,柔美的身子顿时展现出妖娆的曲线,林小雅目光一凝,看到阳台上竟然有买好的牙膏牙刷,而且还是两套,其中一套明显已经用过了。

  抿了抿嘴,林小雅突然觉得口中有些苦,于是很不情愿地走向阳台,拿起了牙刷。

  想起刚刚听到电话里那个送自己来的男的叫什么柳无情,还是老哥的同时,呵呵,倒是挺有缘的,竟然还跟自己是本家,而且还那么巧地救下了自己,见了他一定要好好犒劳犒劳他,林小雅心道。

  想到刚才听他说他要买什么东西,要中午才回啦,林小雅放下牙刷看了看表,才九点半左右,还有好一会,感到身上穿着的衣服有些酒的味道,而且似乎还酸溜溜的,顿时打了个寒战。

  翻箱倒柜地从衣柜里找出一套女式内衣,看样子好像是新买的,看来这个无情男还是个挺有情的,林小雅心想。

  林小雅兴冲冲地奔向浴室,却苦着脸走了出来,看到床边的浴盆,她眼前一亮,想起刚刚在浴室里看到的那个抽水泵,林小雅顿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虽然林小雅知道那个叫柳无情的家伙十二点左右就要回来了,但是她这个女汉子就是有个毛病——洁癖!

  不管什么天气,什么气候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她几乎每天都要洗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澡,即使是大夏天的时候只有快要烧开的热水,亦或是大冬天的时候只有能瞬间结冰的冷水。

  所以,当林小雅看到自己还跟个原装货一样地,穿着昨晚去酒吧唱歌时候的衣服躺在床上的时候,她想到的第一件令她痛苦的事其实并不是有可能失身,而是肯定没洗澡!

  想到自己带着一身的臭汗穿着满是酒气的衣服从床上滚了一夜的床单,林小雅便浑身起疙瘩,不用柳无情教她怎么用那个抽水泵,她自己摸索了几下便向浴盆里抽起了水...十分钟后。

  如果有屌丝男不幸闯入房中便会发现,一具白花花的胴体此刻刚刚褪去最后一件遮羞的红色小内内,略微迟疑了一下便跨入了倒入了大半盆温水的浴盆,跨入的那一刻,少女下身私处那神秘的小森林随着两腿的分开而被猛地撕开了一道缝隙,一片粉嫩若隐若现...此刻,林小雅正在肆无忌惮地挥洒淋漓着如甘泉一般的温纯之水,温存的柔水让她忘记了一切的烦恼,也让她忘记了缓缓流逝的时间。

  美人如水,美人戏水。

  此刻,林小雅那雪白的胴体上两只颇具规模的波涛正伴随着其主人的揉搓显得越发动人,而其主人也因此受到感染,娇躯不住地颤抖,吐出的香兰也变得越发粗重起来...林小雅以为昨晚蒙汗药的缘故,此刻洗澡感觉非常的舒服,所以在水中流连忘返,甚至还旁若无人地抚慰起身体,咳咳,也就是传说中的自、慰起来!

  虽然林小雅是个类似于女汉子之类的女生,但是那只是她平时大大咧咧的性子,现在发现自己竟然做起了传说中最为羞耻的事情,恨不得现在立刻出现一个地洞她好钻进去,虽然这屋里没有一个人!

  林小雅此刻不知怎么的想起了听舍友讲的一个故事,说是女生在独自洗澡的时候,百分之七十的同时在唱歌,另外百分之三十则是在自、慰!

  虽然那个笑话明显是整人的,因为那个笑话后边还有一段:如果听故事的人群中有女生的话,那么你变可以趁机问那个你想整的女生:你知道她们在唱什么吗?

  一般女生都会随口答道:我又不是那个女生我怎么知道?

  然后,那个女生就会被大家呵呵了,呵呵!

  如果那个女生见到大家都笑她继续面红耳赤地辩解:我真的不知道!

  那么大家在一愣神之后便会更加大声地呵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